返回

访新疆国际运输车(下)

2009-06-27 10:31:00 贺超

●  老MAN车主 马萨耶夫

    不一会,旁边那台老MANF90的车主马萨耶夫也来了。努尔兰告诉他记者的身份后,马萨耶夫也表现的十分热情,看着他拿出了一套工具,换上了一套满身油污的衣服。拿着一个新尾灯记者跟随其后走到了挂车后面,正在更换的时候,马萨耶夫指着那新尾灯用中文说了句:这个不好。

访新疆国际运输车(下)
 
装早期进口驾驶室的德龙在其中一点也不逊色

    听着他很别扭的说出这句话本想笑的记者笑不起来,因为这个尾灯是中国造的。仔细一看,尾灯中间的那个灯座是坏的,问起马萨耶夫这个灯多少钱和你们那边配件比价格如何,马萨耶夫说,这个灯壳要了我30元人民币,在哈萨克斯坦一个德国造的挂车尾灯也差不多这个价钱,但是质量不知道比这个好多少倍。这个被路上的飞石砸坏了,为了自己和他人的行车安全,我才把他换上的。

    想起国外很多地方报道中国货这不好那不好,也并非捏造出来的,的确因为厂家的偷工减料造成很多了外国人对一小部分中国产品的评价为劣质、低档。但是大部分的中国产品比如中国产的真空胎对于哈萨克斯坦的朋友们来说是价廉物美的。

访新疆国际运输车(下)
 
本人与DAF 95XF

    同样问及他对中国人的印象时,“老马”说,到中国后大家都很和善,有时候找不到路问路的时候,人们也很热情。跑了好几年中国都没遇见过烦心事。所以我现在长期跑中国了。

    谈到他这台老MANF9022。372全挂运输车,“老马”说,我这台车是从欧洲买过来的旧的,在我手里都跑了6年了。大毛病没有,小毛病天天出现,在我们国家维修站点比较少。在中国修起来也不便宜,我就自己动手修,有时候一修就是半天时间,已经很习惯了,现在我也练出来了,基本去MAN的维修站当技师没问题了,说到这“老马”大笑起来。这让记者看到了哈萨克斯坦国际运输车司机开朗、随和的心态。

    无意中“老马”提起了他想换台新车,在继续换欧洲2手车还是买中国新车的时候,他举棋不定,因为他有几个朋友都买了中国重汽产的豪运牵引车。车用起来还可以,价格也比较合适。但是配置上不如欧洲的2手牵引车好,现在欧洲淘汰下来的车都是3年-5年车,好多都是欧3排放大马力的新款车了,单桥牵引车都有500多马力的,这点很吸引“老马”,在哈萨克斯坦买一辆2手欧洲卡车与买一个中国造的新车价格差的并不是很多。

访新疆国际运输车(下)
 
老马正在给挂车换尾灯

    中国车驾驶室空间小,马力小,配置比较低端很多跑国际运输的车主都不肯购买,只有长期跑中国线的会考虑购买。所以中国卡车如何更好的走向国际,这个只有各厂家不断的对产品的性能品质进行提升才行。

    在离“老马”车不远的地方,停着一台右大灯被取掉的哈萨克斯坦牌照VOLVOFH12运输车,两个比较年轻的司机围着一个大灯“研究”着。这两位就是谢廖沙兄弟,他们是亲兄弟,都不到30岁,跑国际运输车也有3年了,最早跟父亲跑,现在父亲在家修理又他们两个跑。父子车和兄弟车都可谓是黄金搭档啊,上阵都不离亲兄弟。

    小谢廖沙告诉记者,他们车上的右大灯也是被前面的飞石打烂的,新大灯是从VOLVO中国配件商那里买的,维修工时比较贵,所以自己动手。这样省钱不说,还有乐趣,能帮助自己更了解车辆的构造,以后遇见相同的问题就更轻车熟路了。至于飞石打大灯的问题,他说,经常遇见这种情况,很多车都给大灯前装了沙网,防止石头直接撞击大灯玻璃面罩,看来我们也得装了。看着他们忙的不可开交,记者就没再去打搅他们两兄弟了。

访新疆国际运输车(下)
 
整洁的工具

●  一切缘自T.I.R

    现在世界上众多地区已经实行区域经济一体化,慢慢的废除了已经显得快要过时的TIR协议,但是TIR运输所体现出来的勇敢、顽强、勇于冒险的精神会在卡车司机身上永存。跟哈萨克斯坦的司机接触后,记者发现他们比中国的卡车司机要乐观很多,快乐很多。可能是因为文化差异,也可能是因为心态问题,记者在国内接触过很多卡车司机,问10个人有8个都表示卡车司机这个职业很难干,很难熬,觉得跑车就是煎熬。

    低廉的运价,高额的罚款,拥堵的车辆,职业不受人尊敬,等等因素,都在困扰的中国的卡车司机们。如何才能做到在快乐中生活工作,这除了需要国家加强对卡车司机的保护政策外,也需要卡车司机们能有个良好的心态。安全驾驶、礼让行驶,路会越有越宽,抵制超限超载,除了保护自身安全外也能规范运输市场,从而使运价“和谐”发展。

访新疆国际运输车(下)
 
谢廖沙兄弟在修车灯

    物流是国家的动脉,是承载经济的车轮,而公路货物运输的车轮全都控制在卡车司机的手中。我想只有不断的提升卡车司机们的生存空间和行业环境,才能让国家的运输命脉更加顺畅。希望TIR精神永远传承下去,每一位卡车司机都是闯荡世界的“牛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