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村民放把椅子拦路收费

2009-07-15 01:20:00 呆桃奶赞
卡车之家
呆桃奶赞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村民在路中间放把椅子,所有运砂货车要想通过,一般要给10元,最少5元,不足200米竟设了6个‘收费站’!”昨日,张师傅开车从温江到大邑县董场镇祥河村一家砂场运砂石,途中竟被当地村民设卡收费6次,共交了50元的过路费。

村民放把椅子拦路收费

    另一位投诉的货车车主则称:这里6个收费站排成排,绝对是全国密度最高的收费站群!昨日中午,记者对此路段进行了调查。

● 一个司机的遭遇

    张师傅说,昨日上午,一家搅拌场让他到董场镇祥河村一家砂场拉砂石,他开车从西江河大桥右拐进入河边的一条路,往前大概行驶了2公里,路边几位村民见有车来马上起身,其中一位婆婆将屁股下的竹椅子朝路中间一放,旁边几人不停挥手,示意他停车。

    张师傅停下车后,一名中年男子说:“交费10元。”他觉得很诧异,反问对方收什么钱,男子显得很不耐烦,称“来运砂的货车都要交,不交就不准从这里过”。这时,那位婆婆索性朝路中间的椅子上一坐,并催他交费。

村民放把椅子拦路收费

    “我想他们是当地村民,人又多,我不可能强行冲过去,只好把10元交了,但对方什么凭证都没有。”张师傅交费后,车子继续往前开,但走了不到20米,竟又被椅子拦路,另一拨村民又让他交10元!张师傅不干了,大声争吵,结果旁边临时搭建的篷子里突然冲出来六七个人,其中有妇女和小孩,将他围在中间。张师傅马上掏钱“消灾”。

    随后,他的车又被拦了4次,又收了他30元,其中2次10元、2次5元。“到砂场后,问其他的司机才知道,他们都被强行收费6次。”张师傅对此非常气愤。

●  镇政府回应 近期将联合执法

    随后,记者来到董场镇政府,挂管祥河村的镇党委委员、人武部长田勇表示,村民最早设卡收费时,他们就接到了举报,他曾和派出所民警多次前去做工作,村民情绪非常激动,称砂场噪音太大,尤其到了晚上,来往货车比白天还多,让他们几乎无法睡觉,所以他们要收“噪音费”。政府曾贴公告,告知村民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但他们前脚一走,后脚村民马上又搬出凳子,继续在路上拦车。

    “前一段时间,我们联合水务局再去做工作,劝掉了其中一个收费的,但后来又多了两个。”田勇说,村民此举必须制止,近期县交通、水务、公安等部门会组成联合执法组,解决村民自设收费站问题。

●  记者坐货车暗访

    “最密收费站”,2小时入账500元

    下午2时,记者开车沿该路观察一番,发现路边果然有三五成群的村民坐着纳凉,因为没货车来,他们都围着打牌,这些“收费站”并无拦杆,全靠放椅子拦路,其中两个“收费站”规模较大,旁边专门搭设了帆布篷,篷内也有不少人正在打牌。

    由于村民十分警惕,为了证实“收费站”收费全过程,记者在大桥口坐上李师傅的运砂车。

    “那位司机(指张师傅)毫不夸张,等下你就见识了,这绝对是全国最密集的收费站。”李师傅苦笑着说,与张师傅头一回来拉砂不同,他是这里的常客,专门给周家场一家搅拌场拉砂石,每天平均要拉五六趟,每趟都要交费,一天差不多要交300多元。

    几分钟后,记者坐的货车开到距第一个“收费站”几十米时,围着打牌的村民马上活跃起来,一位婆婆把椅子朝路中间一放,可能见李师傅是熟面孔,窗外的男子还冲他微笑。停下车,李师傅从准备好的一叠零钱中抽出10元,递给那名男子,婆婆马上将椅子挪开放行;仅过了20米,另一群村民再设路卡,李师傅再抽出10元递了出去,双方连一句话都不用交流。随后,在短短200米路段,李师傅又被拦了4次,这让他非常诧异,他透露说:“前两天是5个,今天竟然又多了一个!”他和多出的那个“收费站”争执,对方称不给钱就不能过。

    记者发现,司机们所称属实,而且每次收费都不给任何凭据。随后,记者在几百米外隐蔽处蹲守2小时,到4点左右,约有10辆货车通过,这些村民已轻松入账500元。而司机称,晚上车更多,每个“收费站”一天收入随便都有几百甚至上千元。

●  一位村民的说法 砂场24小时轰鸣,收的是“噪音费”

    记者来到一家名为“奥菲克斯”的砂场,砂场员工李先生说,村民自设收费站从去年底就开始了,中间曾被查处过一次,但不久就死灰复燃,而且收费站越来越多,从1家变为2家,最近又从5家变成6家。“我们是卖家,大部分货车拉一趟赚不了多少钱,但一趟要被村民敲掉50元,很多买主都不愿来了。”李先生说。

    村民究竟收的什么费?记者辗转找到祥河村11组的一位男子。攀谈中,男子说,那些设卡收费的村民是8组和10组的,去年底砂场开到这里后,几乎每天24小时都是机器轰鸣,来往的货车激起大量扬尘,村民曾找政府部门交涉过,但没结果。最早是住路边的村民向运砂车收费,后来不靠路边的村民也加入进来,大家收的是“噪音费”和“扬尘费”。

    记者蹲守现场时,发现有两家砂场一直开着碾碎机,轰鸣如直升机,来往货车也发出巨大的噪音,但砂场派出的洒水车在不停除尘,扬尘并不严重。司机们说,“扬尘费”站不住脚,“下雨天也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