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之家
有卡车的地方 就有卡车之家
立即打开
返回

卡车司机帮我解除困境

2009-07-16 14:45:00 雨過↓天晴
卡车之家
雨過↓天晴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那是1989年的四月天,住在洛杉矶的妹妹为她刚满月的二女儿请满月酒。我独自带着三岁多的大女儿从亚利桑那州的土桑市开车去探望她。从土桑市上十号州际公路经凤凰城到洛杉矶,大约七到八小时的车程。过了凤凰城,一路是荒无人烟的沙漠,并要攀过落矶山脉南端的山峰,开长途总要担几分凶险。
  
  那时外子在加州圣荷西工作,我独自带着女儿住在土桑。满月酒定在周六晚上,星期五我提早下班,对老板及保姆撒谎说要带女儿打预防针,从保姆家接了女儿,就直接上了高速公路,看看腕表还不到三点,心中窃喜。曾向朋友及同事提过要开车去洛杉矶,众人纷纷劝阻,所以我偷偷地上路,省得大家担心。

卡车司机帮我解除困境

打开卡车之家看图省50%流量

  十号公路在亚利桑那州境内人车稀少,一马平川之下非常好开,飞车赶到两州交界处,眼看着就要翻山越岭,我下高速公路到边界小城加油。加完油,进店会完帐,一眼睥见我的车后已排了几辆车等着加油,正想赶紧去把车开走,抱在手上的女儿忽指着零售架上的炸薯片闹着要吃,我抓起一包薯片回头再去付帐,这一耽搁走回车旁时,车后已是一列车队。我对耽误了这么多人的时间深感愧疚,那时总有些移民情结,不愿让老外觉得我们中国人不识大体。赶忙把女儿塞进她的娃娃车座,便火速驶离。
  
  车子开始爬坡,高速公路的右边是连绵的山壁,左边是深崖峡谷,我仰看天色尚早,只要翻过这片大山,一路放马洛杉矶,估计十点多就可赶到妹妹家。正满心欢喜今日一切顺利,忽见女儿自娃娃车座中爬出弓起身子捣蛋,我奇怪娃娃车座的安全扣是怎么松开来的,猛想起刚才在匆忙之间根本没为她扣安全带。我喝斥女儿坐好,伸手就去帮她扣安全带,没想到车子在六十英哩的车速之下顿时失控,斜里往内线道冲去,眼看就要撞上山壁,我使尽平生力气回转方向盘企图稳住车身,谁知车子不听使唤竟如离弦之箭,往左边悬崖飞去,电光石火中煞车也踩不住,眼看着就要摔落万丈深渊,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母女就要命丧于此,万念俱灰中我大叫了一声“阿弥陀佛”,说也奇怪我感觉忽然有一股力量将车子提了起来,神智错乱间,车子竟然停住了,随即听到“哇”的一声大哭,这才看到女儿一屁股坐在前座的脚垫上,我忙下车将她抱了出来,小丫头摸着屁股叫痛,我检视她全身上下并没有瘀青,问她怎么摔下来的,她说像溜滑梯一样滑下去的,好在只摔痛了屁股,我暗叫好险。再一看车子的景况,不由吓出一身冷汗,车子卡在路旁的铁条栅栏上,左前轮半悬空中,车头撞得稀烂,油啊水呀流了一地。原来这一段山坡路每隔百来呎,就设有一小段栅栏,我若开快一秒或开慢半秒错过栅栏,就会飞到悬崖之下了,生死只差在一线之间。
  
  我抱着女儿站在车旁,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此地穷山荒谷,求救无门,也不知巡逻警车会不会打此处经过?忽然想起曾看过一部恐怖片叫《隔山有眼》,一家人的车子在荒漠中抛锚,全家被山贼所害,倘若出现什么车匪路霸,我母女俩岂不比葬身悬崖下还要悲惨?心惊胆战中只能合掌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女儿平日听我念多了也合起小掌随着我念。诵念圣号确实能让人壮胆,我安定下来,思想起高速公路上每隔段距离便设有黄色的紧急电话盒,不如循来路去找;再说我加完油后只开了十几英哩,假如安步当车下山,四、五个钟头左右当可走回小城去打尖,记得加油站旁即有家汽车旅馆,洛杉矶是去不成了,次日只好搭灰狗巴士回土桑。胡思乱想中忽见两辆十轮大卡车相继停在内线道的山壁旁,各自走下一位司机来,我不知来的是侠是盗,不禁全身毛骨悚然。两位司机快步奔来异口同声问道:“你需要帮忙吗?”
  
  两人问了我出事经过,就不约而同地去检查我的车子。原来他两人并不是一路的,他们从不同地方来,将往不同地方去。他们商议要如何帮助我,讨论几句后,便分别回到卡车上拿下工具,掰开栅栏横条,锯断我车前被卡住的部分bumper,合力将我的车子拖出,两人搞得灰头土脸满头大汗,然后对我说车子只是撞破水箱及油缸,但仍然还有半箱水半缸油,好在引擎没有损坏,应该可以安全开回山下小城。
  
  他们虽然如此这般地为我盘算,却又不敢轻易让我把车开走,两人皱着眉头讨论若水与油继续漏,开到半路出问题可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护送我下山,确定我住进旅馆,弄清楚如何坐巴士回土桑,一副送佛该送到西天才对。他二人还未商量出结果,救星出现了,来了一辆警车走下两位警察。两位卡车司机争先恐后向警察报告我的困境,尤其我还抱着个三岁的女儿实在可怜。警察作了记录,告诉我车子可以留在原地,通知保险公司来处理,他们可以送我去投宿。警察作笔录时,两位卡车司机紧张地齐向警察求情,请警察先生千万不要开我罚单。警察解释笔录主要是留作向保险公司争取理赔的根据,他两人才放心。这时女儿也已不惊不哭,竟然跟另一位警察玩起捉迷藏来。
  
  作完笔录,警察嘱咐两位司机安心上路,他俩人又对警察千哀求万叮咛务必好好照顾我们母女才挥手告别,认识他们不过一个时辰,竟对我们这般关怀,没想到世上竟有这般纯朴又好心之人,我对他俩真有说不出的感激,一面千恩万谢,一面祝他们幸运。
  
  两辆卡车刚开走,又有一辆小车停下来表示要帮忙,车上是一对年轻的墨西哥裔夫妻。警察得知他们去洛杉矶,便改变主意请他们顺道送我们,两人爽然答应,将我们的行李搬到他们车上。挥别警察,天色已暗,想我们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竟然还能安全地往妹妹家去,真是何其地幸运!我对那对墨西哥夫妇说,我愿付一路上的油钱,俩人憨笑不语。到了加油站我抢着付钱,他们竟制止说,收了我的钱就不算真正帮我,这是什么逻辑?付油费不过是我一点感激之心,可俩人坚持不受。
  
  我用加油站的公用电话联络上妹夫,约好在高速公路出口等候。子夜一点左右,妹夫载着四岁的大女儿来接我们,女儿与小表姊热情拥抱,小脑袋中尚不曾认识死里逃生这词汇。我指着不远处开放二十四小时的丹尼斯餐厅对墨西哥夫妇说很想与他们共进消夜,但小丫头们可能撑不住,只能请客却没法一同去了,两人听着有理才收了我二十五元。
  
  流年偷换,二十年来此身虽在堪惊。人世多少意外悲剧都只在千钧一发间,我是何等地幸运能逃过一劫,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当初车子幸运卡在栅栏上,若非佛力,也必定是感应。如今女儿早已亭亭玉立,大学毕业后顺利找到理想工作。那两位卡车司机不过与我陌路相逢,却费尽力气帮我,他们如果知道我当晚终究去成了洛杉矶一定会很高兴。和善的警察,憨厚的墨西哥夫妇,也都好似寻声救苦的观世音菩萨。人海茫茫,不知他们今在何处,纵使相逢也不识,想要报恩也难。我一生受过许多的过往群众之恩,却往往无缘以报,所以只要能有机会助人,我都愿尽力为之。也仅能以下济三途苦的方式来上报四重恩。

点击阅读全文
加油站
打开APP,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APP,看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评论

前往卡车之家APP查看评论

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