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载货车如何过收费站

2009-08-17 16:28:00 敷衍怎么演
卡车之家
敷衍怎么演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长期以来,高速公路上,夜间严重超载、超限的大货车除了偷逃过路费,对高速公路路面毁损也很严重,还可能成为夜间高速公路上的隐形“杀手”。8月5日、6日,本报记者在成渝高速、内宜高速和隆纳高速三条高速公路,对超载货车进行调查,试图揭开超载屡禁难止的原因。

超载货车如何过收费站

一名男子(圈中人)正在指挥大货车“S形”驶过收费站地磅

    内宜高速 偷逃过路费一年省下好几万

    板眼一“一窝蜂”上高速

    5日晚7时许,两路记者分别从内江和宜宾出发驶上高速公路。一辆车牌号为川C11×××的重载大型货车停靠在高速公路边,司机说,他正在等后面的车一起走。当问到后面还有多少车时,司机警觉起来,追问记者要做什么。知情者介绍,他们是想等到换卡的车以便偷逃过路费。

超载货车如何过收费站

成渝、内宜、隆纳高速公路示意图制图朱濉

    记者粗略统计,从内江到自贡的30多公里路段,约有30多辆重载车辆从自贡往内江方向行驶。7点40分,记者在两个收费站外守候,发现车牌为川C45×××、川F×××50、川C×××65等七八辆重载车辆都停靠在收费站附近。7点43分,车牌号为渝A×××5挂、皖K×××0挂、渝B87×××等八辆重载车陆续进入高速公路收费站。8点33分,又有七辆重载车集中驶进高速路。

    板眼二测重带上垫钢板

    内宜高速公路宜宾至自贡的收费口,从去年开始,每天凌晨都会有很多大货车排在路边等待出站。知情人士说,他们是为了在出站称重的测重带上垫钢板,偷逃过路费。有时排队垫钢板出站的车要排好几百米长。“这些人和货车司机是一伙的,多在早上6点、晚上9点左右行动,车牌号为川C29×××的黑色北京现代车上载着钢板。有专人把钢板垫在大货车的后两排车轮下,测重带就只能测到车头重量,一辆车每次能逃两三百元过路费,一年下来就是好几万。”

    6日6点15分,暗访组分头行动、采访取证。6点18分,车牌号为川C11×××、核载16吨的红色大货车满载河沙驶向收费站,一名男子抱着钢板快速跑去,车头第一排轮胎驶过测重带后,他熟练地将钢板垫在测重带上,弯曲的钢板刚好架在测重带上,后三排轮胎驶过,避过了测重带的检测。但地磅显示的重量还是太重,因嫌过路费太高,货车司机又将车退回到离收费站二三十米远的地方等候。

    板眼三走S形绕过测重带

    6点52分,一辆黄色大货车驶向收费站。

    开到测重带前约3米处,车先向左偏,行驶不到一米后,前车轮明显向右偏,车头驶过后又向左侧偏转,车身紧贴路沿驶过。但似乎没有成功,该车又退到测重带后。一名身着橘红色T恤的男子在旁边指挥了一阵后,自己跳上车,车再次驶向收费站,最后驶出了收费站。知情者透露,超载货车S形单边驶过测重带,也是为了减轻重量,偷逃过路费。

    随后,又有好几辆运沙车以这种方法绕过测重带。收费员似乎对此都熟视无睹,任由货车来回反复,直到司机满意交费为止。

    板眼四躲过检查再猛装煤

    从宜宾高县、筠连、珙县等地运往内江、成都的煤炭,大多从内宜高速进站。5日晚8时许,内宜高速宜宾北站,却看不到一辆煤车。知情人透露,运煤车都从宜宾南站进站,那里有多个加煤点,专为超载运煤车加煤。在宜宾南站外,记者看到十多辆运煤车停在路边。一位李姓司机说,他核准载货9.9吨的车装了40多吨煤。

    但高速公路交通执法队罚款很厉害,超载一吨罚250元,他最多被罚了5000元。附近有七八个很大的堆煤场。附近居民说,从高县、筠边、兴文等地过来的煤车一般都不敢大量超载,他们把煤炭运到堆煤场后,上高速公路前就在这里装煤,核载一二十吨的车子,经常都要装四五十吨,甚至60吨以上。

    成渝高速

    检查站维修“超哥”敞开跑

    6日凌晨,成渝线暗访组前往交通部设在川渝结合部的隆昌渔箭治超站。不料,途经成渝高速隆昌服务区时却发现,原来每晚都停得满满的,现在却看不到大货车了。餐馆和小卖部老板说,“以前为了躲避渔箭治超站处罚,大货车每天都停在这里,等到凌晨三四点才离开。现在,这些大货车匆忙加完油和水就走了,有的连停都没停。”

    “超哥”们为何一反常态?省交通厅成渝综合执法三大队夜班人员介绍,渔箭收费站旁的现代化部级治超点,因设备尚未安装完毕而无法投入使用;对面的老治超点,原来专用于停靠大货车实施检查处罚的停车场,被大货车压烂,正封闭维修无法停车。成渝高速执法三大队副大队长段时旭说,只有等到一周后才能恢复使用。

    据《成渝高速交通执法三大队渔箭点行政处罚案件登记表》显示,受维修路面无法停车限制,8月1日,13辆“四超”货车受到处罚;8月2日,仅川K27199、皖M05391二辆超高、超宽货车,被罚款200元和400元;8月2日后,登记表上一片空白。

    隆纳高速

    重车太多路面压成“搓衣板”

    5日晚9点35分,南线暗访组驱车从泸州站进入隆纳高速公路向南,前往这条西南出海辅助通道隆纳高速终点站渠坝收费站。隆纳高速公路南端紧连大纳路,是古叙煤田及云南等地煤矿和其他矿石材料入川的重要通道。经过的货车主要由南向北,从渠坝收费站进入高速公路。由北向南方向的高速路上,货车几乎都是空载。

    记者到达渠坝后,在收费站外没有发现停留在大纳路上,等候驶上高速路的大型货车。但沿公路两旁分布的几十家修理店,门前几乎都堆满了报废轮胎。店老板介绍,所有从古叙煤田或云南开过来的货车都是重型货车,“最容易遭的就是轮胎。”晚12时许,暗访组沿隆纳高速公路返回泸州,发现由南向北的路面与另一面明显不同,到处都是货车重压后形成的“搓衣板”。先后有4辆大型货车从渠坝收费站进入高速公路,直接驶入成渝高速公路。暗访组在泸州站等候近一个小时,没有一辆明显超载的货车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