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图过期走进"断头路"

2009-09-03 09:54:00 雨過↓天晴
卡车之家
雨過↓天晴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带着过期的地图册到重庆送货,昨天6点30分左右,四川司机蒋师傅在朝天门大桥北桥头驾车开上匝道时,根本没有想到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道路的尽头,并不是货车的目的地,而是一个在建工地。2小时后,蒋师傅冰冷的身体被消防抬出。

地图过期走进'断头路'

大货车由右边车道驶入断头路

地图过期走进'断头路'

昨日,江北五里店,大货车撞在泥堆上车头严重变形

地图过期走进'断头路'

消防队员现场施救

●  货车失控冲进工地

    昨日6点30分,车牌号为川F81409的大货车驶出五童路收费站,司机蒋师傅和副驾驶袁师傅打电话找同行问路。他们的目的地是江北海尔路。    “车子继续前进,我瞄了一眼,好像看到了‘海尔路’的字样。”袁师傅说,货车开到朝天门长江大桥桥头,他俩才意识到走错路了。“不应该过大桥的,地图上没有这座朝天门大桥呀?赶快转回去吧。”慌张之下,蒋师傅驾车开上了北桥头的一处匝道,希望能绕道返回。

    匝道口上的路牌被两张白纸遮盖,“不清楚(匝道)通向哪里,但既然路口没有禁行标志,我当时就想应该能走。”货车在行驶了约100米后,到达一处转弯。

    车子刚一过转弯,袁师傅就远远地看到,道路尽头被一块蓝色铁板和石头挡住,再往前就是一片在建工地。

    “错了!又走错了!调头回去。”袁师傅嘟囔着,蒋师傅紧张起来,“刹……刹车失灵了!”他喊道。货车疾速向着坡下冲去。

    正在南方上格林小区外晨练的宋老汉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他跑过来时发现,大货车已闯进工地,将外围铁板冲开,车头迎面撞到一块大石头上,而在惯性的作用下,货厢里的货物一起向前倾倒,夹击之下,整个驾驶室被压得变了形。

●  携带地图已过期

    在工地休息的民工们,跑过去将车上的货掀下来,以打开变形的车门。袁师傅从副驾驶座上爬了出来,仅小腿部受轻伤。由于巨石顶在车头的驾驶室位置,蒋师傅被死死地夹住,身受重伤。

    “给我点水……”最初,蒋师傅还有一点意识,向民工和宋老汉要水喝。

    可10分钟后,民工们用杯子接来自来水,往驾驶室里递时,蒋师傅的手再也没动过。

    7点左右,江北城消防中队赶来,取出破拆工具,开始救援。

    7点15分,记者在现场看到,车上载的是10多件玻璃纤维原料,每件1056公斤,而货车的准载为4.99吨,超载毋庸置疑。车头凹陷很严重,工地原本设置的铁板被撞到了五六米外。

    记者捡起落在地上的《中国司机地图册》,翻到80多页时看到,重庆城市地图上,只有主城区的位置图,刚好没有海尔路这一路段,而上面所印的也是在建的“王家沱大桥”,并不是“朝天门大桥”。

    而在2003年,原王家沱长江大桥更名为红岩长江大桥,2004年,红岩长江大桥又更名为朝天门长江大桥。但地图册的出版时间为2008年1月。难怪来自四川德阳的袁师傅和蒋师傅要迷糊。

    8点50分,消防将车头完全拆开,抬出了蒋师傅,但他因伤势过重,已经死亡。

    消防发现,司机在驾驶室里时,双腿弯曲,站在座位上,身体向前,只有背部和手臂受伤。“可能他想跳车,但没有成功。受了很重的内伤。”

●  时常有车“误入歧途”

    就在消防完成救援,将蒋师傅的遗体抬出时,又有一辆车从朝天门大桥桥头方向开下来。这是一辆车牌为渝A开头的银色越野车,司机见前方无路,还出了车祸,于是调头原路返回。“路口没有标志呀,怎么路还没修好就通了?”

    车祸发生在南方上格林小区的背后,小区的保安和居民介绍,夜晚经常能听到车辆经过的声音。“是走错路的社会车辆,工地上的车从不往这里过。”

    记者随后在朝天门大桥北桥头看到,通往江北嘴的在建匝道路口并没有任何禁行标志,只是路牌被白纸遮盖。

    目前,车祸原因仍在调查中。

●  3大原因 司机走上断头路 

    朝天门大桥的主桥由城投公司管理,桥头立交及匝道属市市政设施管理局管理。昨天,市市政设施管理局技术科科长霍芝强等,查看了事发地点。

    匝道入口处没有警示禁入的标志,只是写着“江北城”的路标被纸蒙住了。

    霍芝强说,道路禁行标志的设立,需要交警部门同意并设立。

    可这条路的入口的地上,画着一个“进入”的箭头标记,这辆大货车的驾驶员,也许就是看着这个标记进入这条路的。

    进入路口50米远,可以看到地上有散落的条石,条石明显是用来拦路的,但这些条石却被人为打开了一个口子,从这个口子开车轻松就能继续下行了,开了口子的拦路石显然未能拦住这辆货车奔向鬼门关。

    霍芝强说,这些条石,并非市市政设施管理局摆设的,至于为何有开口,他们更不清楚。

    “拦路石”前方50米有个L型的弯,而后就是一条200米左右的下坡直路了。

    路的尽头有排拦路石,这排拦路石太矮,未能阻止驾驶员奔向生命的尽头。路尽头的拦路石,也不是市政部门设立的。

    霍芝强说,不知道施工方是否需要从这个路口运送施工材料,因此并未封闭路口。如果驾驶员够清醒,200米的距离应该是能够判断出前方没有路了的。将在这里增设栏杆,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  3次机会 司机可幸免于难

    匝道路口的路牌上,通行方向被白纸遮盖,如果当时蒋师傅能警觉,也许不会“误入歧途”。可能是因为他对重庆的道路情况不熟悉,当时发现走错路后,急于找路返回,因此对路牌上的异常状况并没有在意。

    距离匝道路口50米远处散落的条石,虽然被人为打开了一个口子,但注意到这个异常状况,蒋师傅也许会“迷途知返”。袁师傅称,由于货车车头较高,而且当时他们急于找路,因此根本没注意到路边的条石。

    袁师傅和蒋师傅在距匝道尽头约100米处时,就已发现问题,他们本有机会、也有时间跳车逃生,但他们以为可以让货车停下,可由于货车太重,而且速度较快,再加上刹车失灵,当他们意识到危险时,已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