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司机自嘲在赚"短命钱"

2009-09-18 08:10:00 青春不放肆
卡车之家
青春不放肆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在上周又一起黄沙车事故后,9月13日,杭州市再次召开工程车整治专题工作会议。据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通报,截至9月10日,今年杭州市共发生涉及工程运输车道路交通死亡事故40起,造成44人死亡。

司机自嘲在赚'短命钱'

9月10日凌晨,一辆黄沙车闯进杭州下沙一家路边店

司机自嘲在赚'短命钱'

    成为马路杀手的黄沙车,为什么严抓重罚依然事故难禁绝?9月15日,记者走访了一些工程车司机和车老板――

●  有活连干不休息,自嘲在赚“短命钱”

    “没有哪个司机和老板想出事的,这也是没办法。”45岁的工程运输车(俗称黄沙车)司机汪化盛说,虽然现在出了十条规定,也许会更小心些,但他不认为他目前的工作生活方式会由此有什么大的变化。

    开了9年大货车的汪化盛,家里有一个14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去年一过元宵节,汪化盛只身一人来到杭州给孩子挣学费。后来,在老乡的介绍下,汪化盛在杭州下沙一家运输车队找到了开工程运输车的这份辛苦活,他做的还只是白班司机。

    最初,汪化盛一个月能挣到3600元,现在只有3000元左右,这和其他在工地的老乡比起来,已经很不错了。他心里很明白,老板看中的是他手里的技术,到现在,汪化盛既没有被抓过,也没有一次违规。

    汪化盛每个月的收入除去房租和日常生活费支出,剩下的钱都寄回家了。但是,挣这些钱也不容易,每天早上,他与其他驾驶员开着车到工地去排队装建筑垃圾。因为装车需要时间,为了不耽误时间,通常在凌晨两三点多就起来了。装满车就开始快跑,工作量是定死的,在正常情况下,汪化盛一天只能跑8趟,但规定要跑12趟,所以只能起早贪黑地多拉快跑。

    有几回,汪化盛晚上12点才回到家,睡到凌晨三点,又硬撑着起来去排队。

    “老板们想当然地认为,一辆车两个司机,分白班夜班轮流开车,装卸货的时候也可以休息,不会疲劳驾驶。实际上这是做不到的。”汪化盛说:“开黄沙车实在太辛苦了,赚的是短命钱。”

    但是迫于生计,只要有活干,汪化盛从来不休息。开车时困了,汪化盛就用凉水浇头、拔自己头发来让自己清醒一点。到了冬天,汪化盛就靠抽烟来提神。实在不行了,就喝浓茶,但是回家到了后半夜还是睡不着。

    在汪化盛看来,一些黄沙车出事故的原因之一,就是疲劳驾驶,但这又是他们这些司机的家常便饭。“开车时间久了,打起瞌睡来真是难受得要死。不光人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这时候还产生幻觉,碰到路上突然发生什么情况,就反应不过来了,乱中也就容易出错,把油门当刹车踩了。”

●  每天上路提着心很怕出事存侥幸

    尽管开黄沙车司机收入还比较高,目前出于安全,许多司机开始拿固定月工资,也有按跑的趟数或者运的吨数来算钱的。一般一个月有三四千的收入。但是因为太辛苦风险高,很多司机都不太愿意干。

    最大的风险就是超载。“老板让我超载、超速,我有什么办法?除非我不要这个‘饭碗’了。”从江西来杭州的黄明亮无奈地说。黄明亮和汪化盛是一个车队的,因为实在压力太大,加上这两天交警抓得紧,活又少,他就提出休息了。人是休息了,但心还放不下,每天都要车队来转转,怕自己的工作位置被人顶了。

    “老板的心理都是又想马儿不吃草,又想马儿跑得快。”黄明亮偷偷告诉记者,去承接那些明明超载的危险活儿,心理压力很大,每天提心吊胆,深怕出了事。

    黄明亮和公司签了约,如果被抓或出事故,他要承担罚款和赔偿,老板承担车子被扣的损失。罚款还好说,就当倒霉,自己白拉一趟。出事故的赔偿可要命的,公司规定按照交警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如果他与事故另一方负同等责任,他要自行承担事故损失的10%;如果他负次要责任,则要自行承担事故损失的15%;如果他负主要责任或全责,则要自行承担事故损失的20%。此外,如果开车外出发生了交通事故,事故损失在5万元以上的,他除了要承担以上的责任之外,还将被公司辞退。

    虽然这些签约看起来对司机是个严厉的约束,有利于他们提高安全意识。“但是老板还是让车子在超载啊,看起来只是把风险转移到司机那里去了。”黄明亮说。两年前,公司的一个司机就因为超载,刹车来不及,撞死了一个行人。

    事发后,根据交警的责任认定书,保险公司支付了17万元赔偿金。公司另外赔偿了18万。按规定,发生司机全责的死亡事故,司机要自行承担事故赔偿金的20%,也就是3.6万。

    “司机刚开不到一个月,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索性就逃回老家去了,再也没露面过。”黄明亮说,车一上路他时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家里还有9岁的儿子和老婆。

●  如不超载就亏本要跟交警打游击

    汪化盛的老板是下沙人,做了很多年土方生意,手下有十多辆黄沙车。记者见到这位肖老板时,他声称不超载、不按现在这样子跑,没钱赚,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工地给我们的运价是每立方米18元,我们一车一般装13立方米的土方,差不多25吨,一车约240元,除去一车160元的运输成本,能赚个80元。但是如果按照这些车本身的10吨核载量,拉一车只有96元钱,要亏64元。

    “没有一辆车不超载的,不超载就没钱赚。”肖老板肯定地说,一辆核载10吨的货车,通常要装20吨,甚至25吨。这已是行规了。“不超载亏64元,超载赚80元。车子总要装满的,没有装半车的道理。”

    肖老板的车队,多的时候,一辆车一天能跑个十一二趟,抓得严只能跑七八趟,这几天只能悠着点了。为了节省成本,原来返回都是空车,现在他联系了别的工地,回来到附近的沙场带沙子回来。这样可以减少一点损失。

    为什么价格这么低?肖老板苦着一张脸说,工程都是层层转包的,经过大老板、二老板的两三次转手,到了他们承包的车主身上利润已经很有限。如今恶性竞争现象愈演愈烈,为了争夺客户,他们的报价已经接近正常运输的成本价,低价揽活的结果,只能靠超载多拉来弥补。

    超载抓得很严,怎么办?肖老板让司机和交警玩捉迷藏,乘着中午、傍晚交警吃饭的时候,或者后半夜,多跑几趟。而且这些车子的牌照都蒙满灰尘,看不清号码,“电子眼”也无可奈何。但是超载、超速的罚单还是免不了的,肖老板说他车上就有一叠罚单:“一个月五六张罚单总有的。”

    像肖老板这样做土方的老板对交警的超载处罚一清二楚:超载一次罚200元,司机扣两分;第二次被抓住,罚300元,扣三分。司机驾驶证的12分扣完了,就得去上学习班。因此很多运输公司干脆把罚款计入运输成本,使超载成为一种常态。

    交警一次200元的处罚,利用超载还可以扳回来,不过目前肖老板他们最怕被城管执法队员抓牢。如果没有工程车准运证被抓,要处2千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车子还要被查扣。这让他们有些吃不消。

    采访中,肖老板的手机响了,白班司机问今天晚上还要不要和晚班的司机一起跑,肖老板指示:“跑,拉一车是一车。”

●  照章运输不赚钱这个“行规”需改变

    在下沙高沙站附近的一个工地上,土方老板周邦富在工地上找项目经理论理,5天前周邦富的黄沙车因为没有准运证被扣了,工地怕耽误了工程的进度,就临时把活转给了汪化盛的车队。

    周邦富一肚子火,尽管车要7天之后才能弄回来,但是到时他车回来了,活没了。

    说周邦富是土方老板,其实他也是开黄沙车的,和别人不同的是,这工程车是他和老乡合伙买的。他和雇的一个司机轮流开,一个白班一个晚班,24小时运土方。

    周邦富告诉记者,2007年4月,他和人合买了一辆载重12.5吨的货车,花了30万元,是用自家的房子抵押贷的款。他把车子挂靠在一个运输公司下面,挂靠费一年4500元。雇了一个司机,一个月给3100元工资。

    9月10日下午,他的黄沙车因为没有准运证被查扣。按程序,大概要一个多星期才能把车开回来。

    车子被扣简直要了周邦富的命,“生意做不来,各种费用还是要交的啊,司机的工资还得照给。一天就要亏五六百块钱,工地的活也没了,这次要亏大了。”周邦富不停地摇头叹气,说:“当初以为办证太麻烦,时间又太长,就想侥幸上路。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办一下。”

    周邦富这辆车一个月养路费要交4900元,一年车辆年检、保险费要3万元。跑一趟油费要80元。还有轮胎,三个月要换10个轮胎,换一个2500元。还有换刹车片,两个月就上千了。一年养这辆车,成本总要10万元。

    说起现在的行情,周邦富很无奈,前年他刚买车的时候,活还挺多的,那时候,一天毛利有1500元左右,一年也只能赚个七八万。没想到一年时间,市面上的车突然多起来了,为了抢生意,很多土方老板手里有七八台车,就愿意出低价揽活,车多,价格压低点还有的赚,像他只有一辆车,就不行了,今年抓得又严,日子难过了。

    说起黄沙车的事故和整顿,周邦富觉得自己“买车是想赚钱,又不是想做杀手。关键是现在的行规就是这样。有没有办法让我们按照规定的不超载开车有钱赚,大家就不会乱来了。”

●  治理黄沙车:除了“手术刀”,还该添“膏方”

  对黄沙车的整治,政府出台了通过路面的严查超载,在黄沙车必经之路设置过地磅,重新审核发放证件,出了事一起“连坐”等等行政手段,在短期内或许能起到一定威慑的效果,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黄沙车触及的社会问题,还是应该从提高这个行业的健康度着手。

  在两天的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个行业的生存状态才是最核心的问题。工程的层层转包,运输市场的无序和恶性竞争,让身处行业末端的黄沙车司机和车主无利可图,只能铤而走险靠超载,靠没日没夜地跑来生存,这绝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现象,也是黄沙车屡成马路杀手的真正原因。无论司机还是车主,谁也不愿意提心吊胆地赚这样的冒险钱。所以,给他们提供一个健康的竞争环境,让这个行业走出“不超载就没钱赚,只能超载来冒险”的生存怪圈,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