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之家
有卡车的地方 就有卡车之家
立即打开
返回

能源大通道常年"堵塞"

2009-10-16 10:01:00 呆桃奶赞
卡车之家
呆桃奶赞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从10月8日以来,连接晋陕两省“陕煤东运”的主要通道神木(陕西)至兴县(山西)的公路连日发生长时间、大面积堵车,堵车距离长达55公里。晋陕两地的交通和交警部门全部上阵,24小时执勤疏导。

能源大通道常年'堵塞'

打开卡车之家看图省50%流量

图为山西省兴县境内公路

    10月14日上午10时,记者正在山西兴县黑峪口村的忻黑公路上。前日下午刚刚缓解的车流,现在又开始拥堵了,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当地交管部门启动了紧急预案,多管齐下疏导交通,从14日中午开始,拥堵的车辆开始减少。

    从2003年至2009年,晋陕两省之间的这条煤炭能源运输通道一直处于频繁堵车的状态,当地干部群众急切盼望彻底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看着旁边已经一昼夜没有休息的交通警察疲惫却依然忙碌的身影,记者不禁感慨:能源大通道何时不再“肠梗阻”?

●  “7年之堵”:路面破坏 事故频发

    11日,记者乘车赶往发生堵车的晋陕黄河大桥。下午18时许,记者行至忻黑线兴县恶虎滩乡沟门前村境内,不到20公里的路程走了一个小时,一辆辆卡车几乎是头尾相接驶过。临公路的农户家窗框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煤灰。

    汽车一小时只能走20公里,不是限速,而是堵车。村民每天要冒着被卡车撞的生命危险去公路对面的耕地种田。山西省忻(忻州)黑(峪口)线兴县段沿途的老百姓处在这样的状况下已经7年了。

    沟门前村村民刘小东说:“不堵车倒不正常了。从村里去兴县县城,二十分钟的路坐车经常走三四个小时,从村里去神木县110多公里,两个小时的路经常得走十几个小时”。神木县境内盘塘收费站附近的一些居民说,这里的日车流量至少几千辆,他们早已习惯了汽车的轰鸣声,晚上听不到汽车的声音反而睡不着觉了。

    山西兴县与陕西神木县隔黄河相望,兴县通往陕西的公路为忻黑线,神木通往山西的公路为神(神木)盘(盘塘)线。2003年,神木县与兴县之间的黄河大桥通车后,兴县成为中西部地区的交通枢纽和陕煤东运重要通道。神木县是全国闻名的产煤县,其煤炭资源运往河北、河南、山西、内蒙古等省(自治区),忻黑线兴县段成为主要运输通道。

    由于忻黑线路窄车多,行驶在路面上的多为大型运煤卡车,给沿线老百姓的正常生产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兴县交通部门统计,2003年忻黑线通车后至2009年,全县发生严重交通事故283起,死亡138人,其中忻黑线占198起,死亡96人。

    “忻黑公路堵车频繁,经常处于水泄不通的状态。车辆超载严重的时候,路面遭到破坏,交通事故频发。”兴县治超办胡主任说。

    记者11日晚到达两省交界地带时,堵车有所缓解,但车辆行驶时速只能达到30公里。到12日下午,在两省交管部门的疏导下,交通基本恢复正常。

    从12日19时许开始,山西兴县境内的过路车辆不断增多。13日,拥堵现象持续加重,11时左右,拥堵车辆一直从兴县恶虎滩乡延续到赵家川口煤检站,长约40公里;13时,拥堵路段已经到山西兴县与岚县交界处,长约55公里。

●  交通“短板”:站点过多 承载力差

    据兴县相关负责人介绍,13日的堵车主要是由东向西的返空车过于集中所致。为迅速消堵,兴县立即启动紧急预案:一是按预定的管护区域、路段安排路政、运政、公安交警共150余人分段分点把守,限制随意超车、插车行为,对违规行为给予罚款2000元、拘留15天的处罚;二是调配清障车1台、拖车2辆、流动巡查车30余辆,对引起堵塞的事故车和故障车快速迁离事发地点,并及时处理和清除事故车;三是调遣车辆维修工10名,配件设备车两部待命,以及时奔赴故障地点抢修,及时消堵;四是专门派遣8名宣教干警向司机解释堵车原因,以争取过往司机的谅解,维持司机情绪稳定。

    经过一天多时间的疏导,目前从兴县县城往陕西神木方向路段堵车情况已明显缓解;而相反方向的兴县县城至岚县方向道路相对拥堵,但车辆已经开始缓行。

    兴神黄河大桥旁一个小饭店的老板说,这几年堵车是断断续续发生的,从山西方向的空车返到神木方向时,堵车得到缓解,但车从神木方向装载煤炭向山西方向行驶时就极易引发堵车。

    “这几年大车太多了,有时候每天车流量五千多辆,最高时上万辆,大部分是运煤车。堵车是家常便饭,小堵几个小时,大堵一两天,几乎是天天堵。”车号为“陕K-28776”的运煤车司机赵勇对记者说,“8米宽的忻黑线只够两辆大卡车并行,要是有一辆卡车坏在路上,肯定要堵车。”

    堵塞原因是多方面的,记者驱车从兴县县城往神木县城行驶时发现,山西境内有两个站点,神木县境内有5个站点,各类站点多是造成堵车的一个原因。

    “各类收费、执法、检查站点过于密集是造成堵车的重要原因。陕西神盘公路约50公里的路段有收费站、超限检测点、煤检站等5个站点,山西忻黑线18公里内有2个站点。”山西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志川说,“为减少站点对交通的影响,山西将把兴县这两个站点整合为一个,简化程序缩短时间。”

    山西境内公路设计能力低、承载力差也是堵车的主要原因之一。陕西境内的神盘路宽12米到16米,但过了黄河大桥后,忻黑线路面陡然“缩”到8米宽,加之兴神黄河大桥区位设计不合理,陕西的大卡车行至山西境内后就像进入了“瓶颈”,马上形成拥堵。

    另外,忻黑线属政府收费二级公路,今年6月忻黑线取消收费后,不少从陕西吴堡县至山西柳林县高速公路行驶的车辆也从神木县过黄河驶向山西,加大了神盘线和忻黑线的车流量,加剧了堵车的发生。

  畅通之道:分流疏导 加快建设

    位于神府煤田区域内的神木县年产煤达8600多万吨。兴县成为神木运送煤炭到达东部、京津地区的“咽喉”。据山西、陕西境内的两家煤检站介绍,神木县煤炭大部分靠公路运输出省,其中至少有两三千万吨要从兴县公路外运。8米宽的省道竟然成为中西部地区之间的能源动脉。

    忻黑线两边的村庄多、地形复杂,由于投资有限,忻黑线没能修建高等级公路。当时设计能力是14吨以上的货车日通行量1265辆,但黄河大桥开通后达到了5000辆至8000辆,给忻黑线带来了巨大压力。

    张志川说,经济复苏使煤炭运量骤然加大。近期为解决堵车,交管人员将24小时保持疏导。同时山西将向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建议,并加强与陕西省的协调,分流神木至山西的车辆。为解决交通畅通的问题,山西省交通厅正在加紧开展忻黑线一级公路建设的前期工作,争取尽早开工。

    晋陕蒙三省(自治区)交界地带是我国煤炭资源富集地区,被称为能源“金三角”。神木县、兴县正处于这个地带。每年陕西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大量煤炭要经过山西运往东、中部地区,但由于铁路运力极其有限,高速公路通道仍显不足。

    这几个地区之间的运煤通道堵车时有发生,尤其是晋陕之间的神木至兴县、府谷至保德等一些重要煤炭运输通道堵车成为“见怪不怪”的事。9月份,山西与河北的交通枢纽娘子关段公路也曾发生30多个小时的堵车。

    山西省一些交通行业专家认为,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中、西部地区开发力度和能源需求日益加大,国家应对能源的流通和运输加强预见性,加快省际能源快速通道的建设。

    目前,山西太原到陕西佳县、山西忻州至保德、山西大同至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等省际连接高速公路正在加紧修建当中,除此之外,还应加快铁路运输通道的建设速度,已经列入规划的山西中南部煤运出省大通道兴县至山东的铁路出海大通道应尽早开工。

点击阅读全文
事故治超
打开APP,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APP,看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评论

前往卡车之家APP查看评论

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