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超载卡车司机饿死 超载整个货运行业饿死 到底该咋办?

2019-03-15 19:14:23 张诗萌

超载破坏道路,威胁行车安全,危害太多。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的交通事故中有30%-40%都与超载有关。

不超载卡车司机饿死 超载整个货运行业饿死 到底该咋办?

都知道超载有害,但是很多卡车人在大环境的裹挟下还是在超载运行,关于超载卡车人有太多的话要说,这其中充斥着血与泪。

随着国家近年来对超载的大力整治,超载入刑的呼声也是越来越多。社会大众基于一些表浅的事实,往往将超载的责任归于卡车人,这有失偏颇。对于超载顽疾,需要从货运的三个利益方进行分析治理。

货运市场主要包含货运服务提供方(车主、物流公司)和货运服务需求方(个人货主、企业货主)。超载不绝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利益的驱动。

对于货运服务提供方而言,在同等人力,运输工具的情况下,运输量越多意味着更低的成本,更低的税费,更高的收益。在利润的驱使下铤而走险去超载也就有了其内在动力。

而作为货运服务需求方,物流支出是其经营活动中的一项重要成本。降低成本是商业活动中一个永恒的话题。货运服务需求方天然就有一种压价的冲动。这作为一种外部的压力直接作用到货运服务提供方身上。

加之近年来油价、物价的上涨,各种税费及各种名目的罚款,都严重的侵蚀了货运行业的利润,低利润扭曲了市场,加重了超重的现象。出现了“越治越超”的怪现象。以上主客观的原因成为了货运市场“不得不”超的主因。

首先我国幅员辽阔,在客观上给交通管理带来了巨大的难度。这为超载留下了生存的空间。其次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与执法监督的缺失,让超载有了可趁之机。

再加上交警、路政、运管等多部门执法,权责不清交叉执法,难免会出现互相推诿,消极应对的情况。

如果把货运市场比作河流,那么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就是河流的堤坝。堤坝不固必然洪灾泛滥。

更有甚者,某些执法单位和个人,知法犯法。把处罚货运车辆当做发财致富的手段。最近频频见诸媒体的,超载“月票”“年票”事件以及交警充当超载现象保护伞事件,都揭露了这些丑恶的现象。

“花钱就可以超载”让超载可以“合法”的上路。让国家法律法规沦为摆设,助长了超载现象的发生。

货运市场的繁荣带动了货运车辆生产与销售的火爆,连年来的增长,无论是制造规模还是营业收入,车辆制造和改装厂家都是直接受益者。

国家一直以来对车辆环保性能的关注明显超过对其车辆构造方面的关注。对排放标准的要求一再升级,却很少出台法律法规规范车辆的设计与制造。

很多厂家为了迎合市场,纷纷推出“重载版”,名义上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实际上却打了法规政策的擦边球。这些车辆标明的载重量是20吨可是实际上的载重量能达到60吨。

厂家在销售环节更是将“能超重更多”当做卖点大肆宣传。一方面货运市场有着强烈的超载冲动,一方面厂家推出能够用于超载的车辆,这样两方“干柴遇烈火”,让超载在硬件上没有了制约。

厂家追求利润迎合市场没有错,刻意或者暧昧的助长超载这些不良现象的存在就不行。很多“国字辈”的车辆制造厂家,并没有履行其相应的社会义务。当然在没有法律法规的约束,空谈“道德与义务”多少有点苍白。

超载现象并不是我国独有,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有比我们更严重的比如隔壁的“印度”,也有堪称全球治超典范的“日本”。关于日本治超的方法,在此罗列几条以供参考:

1、设定车型结构标准,要求厂家在设计车辆的时候采用额定荷载设计。从运输工具进行管控,让超载没有可以利用的硬件;

2、发现超载,对司机、货运公司、货主三方一起进行顶格处罚。对货运相关参与方一起处罚,不留死角,三方联动制约杜绝超载;

3、在全国设立多个流动超载监控点。流动随机抽查超载,形成执法威慑;

4、超载所产生的罚款,直接汇入相关的银行账户。杜绝权利寻租与灰色执法;

5、超载入刑。严重超载量刑半年以上,形成强大的法律威慑。

治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