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李会生 荣获全国首届“十大最美货车司机”称号

2019-04-17 09:15:41 胡建军

首届全国“最美货车司机”事迹报告会前不久在北京举行。此次评选,是从全国超过2100万名道路货运从业人员中选出10名优秀代表。衡阳市白沙洲工业园区的湖南省中电物流有限公司驾驶员李会生光荣成为全国“十大最美货车司机”之一。

李会生 荣获全国首届“十大最美货车司机”称号

2005年,李会生为了照顾家人,舍弃了在广东已从事10多年的大货车驾驶工作,入职湖南恒大现代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湖南中电物流有限公司。

经过严格培训,司职长途大件运输。14年里,李会生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李会生成功入选,缘于他从事货车运输26年、大件运输14年来,期间还两次创造国内行业记录。

多年练就“闻、听、看、摸”

看路况、看车流、看行人、看仪表,听发动机声、听刹车声、听车外汽笛声多年来,李会生形成了良好的职业素养。尽管开长途车很枯燥、疲倦,但李会生从来不听收音机。他说:“司机必须要有规矩意识,面对突发状况必须要及时判断,一点点失误都可能是致命的。”

李会生驾驶的是公司最大的一台奔驰牵引车头,陪着他走南闯北10多年。湖南中电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雪梅说:“平时总看到会生同志提前半小时到车场对车辆进行检查、维护。哪怕车子有一点小毛病,他也要把车子修好才踏实。”

有年夏天,李会生执行任务回来后听到车子声音有点不太正常,于是顶着烈日查找问题。当时,很多同事都说,车子有问题就让修理工来弄。可他说,在公司有修理工,如果车子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抛了锚,那怎么办?忙碌一阵后,他很快就排除了车子的电路故障。

“上个月,我从衡变那边拉台变压器回公司,经过师傅办公室,他听到车子的声音后马上告诉我,车子牙箱可能出问题了。结果我们把牙箱一打开,发现二档、三档齿轮全都有问题。”驾驶员雷绍军说。

多年的行车经验,李会生积累了一套“闻(气味)听(声音)看(零件)摸(温度)”的检修车辆绝活。车辆有没有问题,甚至问题在哪里,他只要“闻、听、看、摸”几分钟,就能八九不离十地判断出车辆的故障。

李会生说:“长途运输,通常每隔3小时就要停车摸一摸车辆轮胎、轮毂是否过热,水箱是否漏水,闻一闻发动机是否有异味等,很多时候车辆发生故障,都是因为忽略了一些细节。”

两创国内大件运输行业纪录

李会生介绍,他驾驶的大件运输车有如“变形金刚”,由主车车头、挂车和牵引车车头三部分连接起来,被喻为“公路列车”。百公里油耗500多升,轮胎多达160个,70多米(相当于6辆公交车)长,是大件运输车中的加大号,光是车身自重就有40吨至100多吨,加上货物重量,有时重达500多吨。

10多年来,李会生和他的团队,就是驾着这样的庞然大物,东至“欧亚之窗”黑河,西至“世界屋脊”青藏高原,行程60多万公里,运输物件12000多吨。

2008年3月5日,李会生带领团队承担了青藏电力联网工程一台750KV主变压器的长途运输任务。从衡阳出发,采用内河水运、海运、公路运输三种方式,历时85天,行程6800多公里,才将变压器安全送达。

李会生说:“当时那台变压器,是国家重点工程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的重要设备,价值6000余万元。那块大宝贝疙瘩,碰不得、磕不得、蹭不得,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路小心翼翼护送。”

他介绍,当时最惊险的就数进入青海境内,从西宁至格尔木这段1000多公里路程。除了翻越弯多、路窄,海拔3800多米的橡皮山外,还有穿过乌兰县茶卡镇茶卡盐场专用铁路桥,引起了中央电视台和西宁等媒体的连续报道。

“当时设备总重量有500多吨,高近5米,车长70多米。短短一个月时间,我们就到达青海的橡皮山下,距目的地已不到1000公里。”李会生说,在橡皮山几名同事不程度地出现了呼吸困难等高原反应,而且牵引车头因空气稀薄动力大打折扣。更麻烦的是,当时橡皮山时不时就下雨和下雪。

周波介说:“当我从央视的跟踪报道看到,前两次车队都未能翻过橡皮山,身在衡阳的我再也坐不住了,火速赶往现场。第三次翻越橡皮山时,会生他们做好了一切准备,改用“前三后一”(3台600马力的车头拉,后面1台600马力的车头推),历时4个多小时,“公路列车”艰难到达橡皮山顶。

哪知,山顶突然下起大雪,如果不及时下到山底,很可能造成整条109国道大堵塞。此时,会生向我建议,趁着雪刚下路面还没有结冰,改用“后三前一”(后面用3台车头拖住,前面用1台车头掌控方向)下山。

李会生说:“那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经过大家的精确计算,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考虑到,相应地做出了应对方案。”

“那次,我驾驶车尾的机车,特别是橡皮山上几个近90度的大回旋弯,看得我胆战心惊。因为稍有操作不慎,后果无法估量。好在师傅凭借过硬的技术,指挥大家步调一致,才得以顺利翻越橡皮山。”虽然事情已过去了10余年,但李会生的徒弟易恒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心潮澎湃。

当“公路列车”历尽千辛万苦翻越橡皮山,行驶到乌兰县茶卡镇一座铁路桥时,又遇到了难题。该铁路桥横跨109国道,铁路桥的两侧限高护栏仅为4.95米,而李会生驾驶的“公路列车”即使将变压器放低到根限,仍然高达4.93米,如何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两厘米高度中穿过铁路桥,李会生压力山大。

最后,团队将变压器放到离地面仅1厘米,但车顶离铁路桥也仅剩1厘米。李会生凭借丰富的驾驶经验,经过1个多小时的“蠕动”,“公路列车”几乎贴着地面和桥底通过。

李会生说:“说实话,现在都不敢想那天是怎么开过去的。当时我们凝聚整个团队力量,通过对讲机指挥,几乎是一厘米一厘米地往前挪,那段20米的路比跑2000公里还费力。”

“当我们将变压器安全送达格尔木电站,受到当地最高礼遇的接待,也创造了国内海拔最高大件运输的吉尼斯纪录!”周波激动地说。

无独有偶。2010年,李会生作为主司机又承运了首台从衡阳运往新疆吐鲁番变电站单相自耦750千伏特高压变压器的任务。李会生回忆,“那台变压器重达300吨,车货总重近500吨。

途经10多个省,行程4300多公里,仅用时25天就将变压器安全送达。那个项目是新疆电力的头号重点工程,大家克服种种困难,做到人歇车不歇,几名司机轮流作业,将设备安全送达。没想到这次任务,又创造了国内大件运输史上公路运输里程最远耗时最短的纪录。”

如今,李会生逐渐退居二线,成为中电物流运输部部长,工作重心转到培训年轻司机和车队管理等工作。

卡友辛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