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何能让3000W+货车司机钱包“鼓”起来

2019-04-27 20:28:23 朱爱华 王琦暄

也许,大家普遍对“大数据应用”的理解为:助力物流产业实现各个环节信息共享和协同运作,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其实,除上述优势外,它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特效”——让3000万货车司机的钱包“鼓”起来。

如何能让3000W+货车司机钱包“鼓”起来

身先力行为货车司机发声

3月8日14时24分许,人民大会堂一层中央大厅北侧,全国人大代表、满帮集团联席总裁、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CEO罗鹏亮相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代表通道”,并就“大数据+传统产业”的发展状况答记者问。

这是罗鹏第一次走上“代表通道”,也是他第二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全国两会。这一次,罗鹏带来的建议是,提请为个体货车司机统一办理工商/税务登记及核发《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这是实实在在地为物流人发声,为货车司机摇旗呐喊。

“我想为中国的货车司机代言。如果说中国的高速公路是‘大动脉’的话,那么货车司机就是运送国民经济必需物质的‘红细胞’。他们是建设者,应为他们喝彩、点赞。”罗鹏在“代表通道”上如是说。

的确,货物运输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性行业,道路运输在货物运输业中占据主导地位。但我国道路运输行业中特殊的挂靠经营、虚开发票等现象,使得3000万货车司机饱受乱收费困扰,生存艰难,也使得物流运输业责任归属争议频发,偷税漏税乱象丛生。

对此,罗鹏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转变监管模式,允许货车司机通过无车承运人平台便捷、高效、规范地登记注册为个体工商户并向其核发《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监督其依法、独立、自主地开展经营,允许货车司机享受权利并要求其承担责任。

同时,鼓励无车承运平台规范发展,实现通过平台规管个体司机运营行为,并由无车承运人平台代货车司机(实际承运人)统一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将成为解决上述物流行业痛点、实现物流高效运行的关键。”

其实,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罗鹏的提案也是聚焦货车司机,即通过助推大型互联网物流平台,履行社会责任搭建共享公共服务平台,以此来帮助货车司机解决实际运营当中遇到的问题。如司机年审、缴纳罚款等手续依然需要在线下完成,货车司机需要空跑几十公里去交罚款,且手续所需周期较长,影响司机正常营运。

全国两会现场,罗鹏与其他代表沟通交流

罗鹏回忆道:“2018年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议案后,国家相关单位高度重视,一年来的时间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税务总局、交通运输部等单位分别就此话题组织召开多场相关座谈会,很荣幸自己能作为一员参与其中。”

他进一步强调,这种自下而上的反馈得到了一些积极的“回响”。过去一年,天津、广州、贵阳等城市已经开始先行试点,为货车司机简化办事流程。更重要的是,更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一千万级的群体,更多的政策也开始惠及他们。

“在这个过程中,我真正理解了‘全国人大代表’的含义,这不仅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责任与使命。”罗鹏满怀欣慰地说。

用大数据改善司机生活

在谈及为何如此关注货车司机这一群体时,罗鹏用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货车帮”)的名称笑着向记者解释:“这就是货车帮的初心。这里的‘帮’不是帮派,而是指帮助,帮助从事货车运输的这一个群体。”

罗鹏认为,这群物流人是国家的建设者,是美好生活的守护者,长期以来为保障和改善民生、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却常常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因为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但凡重大交通事故、超载违规等新闻的出现,货车司机必是事件的当事人。也正是如此高的风险性以及“居无定所”等各种“不靠谱”的因素,让这个群体的贷款成功率几乎为零。

如此一来,社会的获得感更是难以提升,现状也难以改变。而且,国家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大部分针对的是企业,而非个人。但在货运这一领域,超过90%的从业者均为个体司机,优惠政策常常与他们“擦身而过”。

作为货车帮的领航者以及全国人大代表,这双重责任赋予了罗鹏为3000万货车司机代言的使命。罗鹏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中国有3000万的货车司机,他们承担着中国差不多70%以上的社会总运量。

一般情况下,货车司机一年的营收大概在80万~120万元,但除去罚款、油耗、车辆耗损、保险、税收、过路过桥费等各种费用,真正到手也就10万~25万元。这就是他们夜以继日奔波的实际所得,其中还不包括事故发生带来的损害。”

罗鹏以实际案例验证了自己的观点,过去,货车司机从北方运货到贵州遵义,卸货之后司机必须开着空车从遵义到100多公里外的贵阳物流园找货。他说:“这种车货不匹配的现象在整个公路货运行业仍普遍存在,这给货车司机带来很大的成本压力。换言之,“发动机一响,没货就是亏”。

但值得庆幸的是,当下已经有不少基于大数据分析而打造的App,可以实时地帮助司机们找到所有需要的货源数据,以减少空驶的可能。尽管大数据已经开始为货车司机带来福利,但就整个物流业而言,大数据的应用才刚刚开始。

罗鹏直言:“物流业包含运输、仓储、包装、装卸、配送等诸多环节,目前已经数据化的是其中的一些封闭场景,如仓储及一些特定运输场景。但更多的物流过程没有实现数据化,就更别提物流各环节间以及与其他产业间的数据打通了。”

以货车司机的金融贷款为例,过去,货车司机难以从任何金融机构获得信用贷款,主要原因在于信息孤岛的存在以及数据衔接的不畅通。但如今,随着大数据在物流业的应用,不少企业开始通过大数据平台将货运的交易数据、行为数据、行驶数据与金融机构打通。如此一来,便可以构建风控模型,金融机构可以给货车司机发放相对低成本的信用贷款。换言之,就是真正为这个本质是小微企业的群体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而不是一味地要求其提供固定的住址、半年的银行收入流水、工资证明等一系列他们难以提供的资料。

目前,货车帮已通过大数据平台与贵阳的部分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建立起了合作关系,为货车司机打开了贷款“大门”。接下来,货车帮还将进一步推进此项贷款类型进入普惠金融范畴,这将进一步减轻该群体的生活压力。

推动物流业数据化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对于未来,通过物流大数据的发展来更深层次地改善货车司机群体的生活,罗鹏信心满满。

这种信心与他过去的履职不无关系,他介绍:“在2014年进入货车帮之前的15年里,我一直从事的都是信息化工作,其中有10年是在做银行信息化方面的业务。但当银行在该方面越来越健全与完善时,制造业、物流业等传统行业的信息化却还普遍落后。”

3月9日下午,记者在全国两会代表驻地——国谊宾馆贵宾楼采访罗鹏

彼时的罗鹏认为,制造业的信息化发展空间更大,于是他选择去了贵阳一家知名制造业企业担任高管,并大力推广企业信息化的发展。在一次的机缘巧合下,他看到了与制造业发展密切联动的物流业—一个信息化更为落后的行业。至此,他与物流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罗鹏就职货车帮这5年多的时间里,他见过不少由于信息难互联、数据难共享等原因造成资源浪费、效率低下的案例。

这不仅让在供应链条上的千万人难以挣到钱,也影响着物流成本的有效降低。“我们不能再简单粗暴地通过降低运费来降低物流成本,而是应该向管理要效益,向数据要价值。”罗鹏坦言。

物流业是“第三利润源泉”,而大数据便是挖掘这一价值,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一大利器。罗鹏强调,“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要素不应以最终的增长速度为唯一参考指标,而应聚焦行业的核心问题是否得以解决,行业的核心价值是否得以释放。而且高质量发展就意味着要使得物流各环节的效率得以提升,尤其是要通过大数据等高新技术提高广大基层的效率。”

但当下,在物流数据化的过程中仍遇到不少阻碍,罗鹏认为这需要政府从中协调,大力支持的同时还应鼓励相关单位开放部分数据资源,这才能让多方形成合力,共同推动物流数据化。货车帮作为参与者,也将积极行动起来。

在谈及接下来货车帮会如何布局大数据战略以服务广大货车司机时,罗鹏从3个方面谈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货车帮将会通过合作的方式、开放的措施获取更多数据,如与国家信息中心合作共享货车司机运行的数据,与工商部门合作共享货运企业或个体司机异常经营状况数据等。

其次,货车帮会基于货车司机营运场景来思考大数据的运用范畴,因为大数据不应仅服务于企业,更应成为改善基层生活环境的助力。

最后,货车帮会不遗余力地推动物流业的数据化,并着力构建大数据公共服务产品,就如2018年货车帮发布多次行业大数据报告(集中在鲜花、大闸蟹、西瓜等领域),以为物流企业洽谈合作、开拓市场提供可靠的依据。

“我一直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大数据会促使传统产业发生改变,无论是传统物流产业还是传统制造业,必须是大数据能够真正帮助到传统产业的基层从业者、劳动者。

他们真正从大数据的旁观者变成使用者、受益者之后,生产效率一定能得到提高,整个传统产业的升级也就指日可待。”罗鹏在采访的最后总结道。

在对罗鹏的采访中,能强烈地感受到他迫切想改善货车司机生活的决心,也能看到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为货车司机呐喊的责任心。

所以,当他站在“代表通道”上掷地有声地阐述“大数据+传统产业”产生裂变效果时,只为让更多的人关注货车司机这一群体,让他们的钱包真正“鼓”起来。

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