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章丘刚发生惨剧 时隔一天大货车依旧无视禁行标志擅闯

2019-06-03 18:05:00 张诗萌

重中型禁行标志下一辆大货呼啸而过。6月2日下午,在济南市章丘区圣井街道黄旗山二号路,一名男童不幸遭大货车倒车碾轧身亡。当周围居民依旧沉浸在悲痛之中时,6月4日仍有大货车漠视禁行标志,明目张胆擅闯禁(限)行路段。

章丘刚发生惨剧 时隔一天大货车依旧无视禁行标志擅闯

面对周围密集的小区、村庄及学校,长达约6公里的黄旗山二号路,小岔道众多,然而人行道寥寥无几,交通信号灯更是几乎为“零”,对此附近居民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尽快治理。

事发地点市民驻足沉默

一份2018年8月20日公布济南市章丘区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新增禁(限)行道路的通告中,新增交通禁(限)行道路一栏里,黄旗山二号路名列其中,并且明确规定南起黄旗山二号路与黄旗山一号路交叉路口以北至309国道路口以南,然而即便如此6月2日下午依旧在黄旗山二号路发生一起惨剧。

时隔一天后,6月4日上午在黄旗山二号路附近小区门前,不少乘凉的居民依旧私下里谈论着6月2日的惨剧,甚至个别市民路过事发现场时,看着地面上仍然未清除的血迹,时而驻足沉默,时而摇头不语,“那可怜的孩子啊,才8岁左右,父母如何承受得住。”记者在事发地点偶然间听到一位骑电动车路过市民发出的感慨。然而即便如此,仍有一辆大货在血迹旁由南往北呼啸而过。

一个半小时四辆大货闯禁区

黄旗山二号路北起经十东路,南接曹范立交,全长6公里左右,从北往南沿途经过诺贝尔城、碧桂园凤凰城、莱蒙湖等小区,以及小辛村、大、小驼沟村等,甚至还有曹范中学、章丘新城实验学校、幼儿园等,在居民眼中黄旗山二号路沿线人口众多,居民区聚集。

黄旗山二号路北口附近的道路两侧,大型小区基本集中于此,往南道路两侧出现零零散散的村落,而学校和幼儿园基本位居小区与村落之间。

记者注意到,在经十东路与黄旗山二号路交叉口,限高标志、禁止重中型车辆通行的标志以及监控十分醒目,然而在交叉口东侧一在建工地旁,两辆大货依旧停靠在路边。“的确有往南往北的大货车偷着在这条路上行驶,但数量不多,时间段基本在清晨和深夜。”

家住莱蒙湖的王先生告诉记者,原来黄旗山二号路未对大货禁行时,时常有大货在此通行。而自从2018年对该路段施行禁(限)行后,虽然大货明显减少,但个别大货仍“心有不甘”,依然明目张胆擅闯禁行路段。

“那个监控好像只拍超速的,平时交警也不来查,个别大货使用类似‘躲猫猫’的战术,白天不敢,基本在清晨6点前和深夜10点后才敢通行。”王先生告诉记者,在黄旗山二号路北口附近,有两处疑似仍在建设的楼盘,既然是工地,建筑垃圾等肯定会存在,所以势必会需要货车。

说话间,记者发现一辆10多米长且承载货物的大货从经十东路北侧,左转进入黄旗山二号路,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诺贝尔城与碧桂园凤凰城两处小区门前,这辆大货竟然选择掉头,过程中一辆骑电动车的市民从车旁驶过。“你看这么大的车,擅闯禁行标志,而且还在小区出入口前掉头,难道视禁行标志不顾吗?”王先生感叹道。

从6月4日上午10点到中午11点30分左右,短短一个半小时内,先后有4辆大型货车闯入禁(限)行路段,就此居民张先生说道:“这些货车很可恶,来回行驶车速那么快,明知禁行道路却依旧行驶,难道不怕交警查么”。

市民渴望道路得到规范治理

“这么多小区,居民这么密集,人行横道就一条,信号灯更是没有。”居民李女士说,4个大型小区坐落在黄旗山二号路北口附近,但只有诺贝尔城与碧桂园凤凰城两个门口前有人行道。“平时接送孩子,来往车辆让行的很少,而且车速都比较快。”李女士称,就在去年在黄旗山二号路上曾发生过一起车祸,一名10多岁的孩子同样不幸身亡。

记者沿黄旗山二号路北口向南行走至青旗山附近发现,该道路沿途小岔道口众多,基本通往附近村落和小区,然而信号灯及人行道寥寥无几,只有在学校和幼儿园门前才出现人行道。不过在大部分小岔道口附近,存在数量不少且明显的交通标志。“其实小区、学校、村落附近应该有信号灯、人行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车速,提醒车主。”

对居民而言,他们非常希望有关部门在对偷偷行驶的大货进行处理的同时,可以及时完善交通设施,防止交通事故的发生。

追问 为何新招接二连三,大货依旧“祸事”不断

闯红灯、逆行、鸣笛、组团呼啸而过……提起大货车,很多市民忍不住皱起眉头。正是因为大货车频频引发恶行交通事故,也被很多市民视为是“大祸车”。

最近两年来,执法部门不断出台新办法严查大货车交通违法行为,但是大货车“祸事”仍是屡见不鲜。执法部门新招频出,可是公众察觉到的效果并不明显,大货车悲剧祸事不断,原因何在?

异地用警交叉执法

冲锋枪,装甲车,外地特警、交警突然出现在凌晨济南的街头。这次行动十分保密,只有警队少数高层领导知晓。2017年3月6日凌晨,一场针对违法渣土车的战斗在济南悄悄打响。按照山东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聊城、淄博、德州三地190余名交警、特警异地作战,出现在济南大货车出没的路口。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内,济南街头便被查扣违法大货车108辆。

省公安厅牵头,调集警力异地执法整治渣土车,这只是针对济南市区“渣土车”违法行为打出的第一枪。此后,异地用警频频出现在省交警总队严查大货车的全省部署方案里。今年全省逢五逢十的统一整治中,异地用警也频频出现在各地执法一线。

然而,这么强大的集团化整治,没有减少大货车交通事故多发的态势,这让人很是不解。被纳入全年执法重点,大货车司机们为何仍顶风而上?

2018年9月11日至14日,济南交警开展平安13号行动,严查酒驾、大货车渣土车违法等。虽然交警提前通过各种平台渠道高调的公布了查处计划、时间,但4天行动中仍然有近3000起大货车渣土车被查。

在大货车司机眼中,情报为王。他们使用对讲机、微信群互通消息,甚至安排专人盯梢交警的“对策”,使得大货车查处过程交警在明处,大货车司机在暗处。记者曾多次跟随交警夜间采访大货车违法治理,发现查处之前满大街都是违规出行的大货车,一旦交警出动很快就销声匿迹。

一旦被交警查获,很多大货车十分油滑,说自己之所以闯红灯是因为没看清,或者锁上车逃跑,甚至故意破坏油路给执法部门设置障碍。去年9月13日夜间,济南市中交警大队在103省道开展零点行动过程中,遇到了一名耍滑头的大货车驾驶人。民警发现大货车涉嫌超载,在拦停该车后,大货车司机趁机下车逃离现场。过磅显示,该车超载100%以上。

电子抓拍密集上阵

去年交警部门曾经密集整治济南市区东部渣土车违法上路,并从工地源头入手出大招,使出了无人机巡查、人脸识别等诸多黑科技。一段时间以来,CBD周边新型环保渣土车的行车秩序得到了规范,提前出门闯禁区的几乎很少见到。不过,在业内俗称为“前四后八”的红色大货车,却排队组团闯禁区上路,难道这些司机不怕济南街头密密麻麻的电子抓拍?

经过分析,此类大货车车体不干净车牌也不清除,电子眼自动识别环节存在障碍。而即便是在能够清晰抓拍到车牌号的大货车,闯禁区的处罚标注依据法律规定,也仅仅是罚款200元记3分,对于大货车司机而言,并没有足够的震慑力。

为此,交警部门采用人工执法的方式,采取现场处罚的方式来打击违法,不过受制于警力的限制,无法做到每个路口地毯式执法。

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