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馒头车和米饭车别再互怼了,你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2019-06-23 04:00:00 长路漫漫
卡车之家
长路漫漫

分享给大家我的想法,让大家给与我成长的建议。

相信大家第一次听说馒头车的时候也会一头雾水,但是很快就能反应过来,这是南方卡友给北方以面食为主的卡友取的名字。自然,我们就能猜想到,米饭车就是北方卡友给南方以大米为主食的卡友起的名字。

米饭车、馒头车代表什么呢?我自己想了很久,也在网络上看了很久,也有一些自己的感触。对于南方卡友来说;馒头车在他们眼里是扰乱当地运价的车,对于北方卡友来说;米饭车是对于傲慢的南方车主的昵称!

馒头车和米饭车别再互怼了,你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今天小王就和大家聊一聊关于米饭车、馒头车之争,我也谈谈我这段时间以来的思考和疑惑,南方运价下跌真的和北方车主有关吗?

物流市场发展规律,与南北无关!

从多年前开始中国物流业的货物运输一直由散户主导,而寄生于散户身上的企业、信息部、等等机构十分复杂。也就造成多年来货物运输成本不透明化和虚高,让物流运输的相关需求企业都在思考如何降低货运成本。

这个问题也是数年来国家和企业都在做的事情,对于国家;降低物流业成本可以降低居民的必需品消费价格,变相的为老百姓剩下钱和致富。对于企业;降低货物运输成本,可以增加企业盈利,减少生产成本的支出。

馒头车和米饭车别再互怼了,你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经过这些年的多方努力,最终货物信息高度透明化,运价也从浑浊的水中浮出水面。

同时国家的关闭了很多高耗能企业、和污染性企业,开始治理柴油卡车等多种举措也刺激市场的竞争,散户为求得生存逼不得已开始竞争,而这种竞争也是最原始和有效的价格战。

馒头车和米饭车别再互怼了,你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所以,从物流业的降成本、增效益来看,运价降低是必定的,运输效益提高是必然的。

车多货少造成竞争加剧,与南北无关!

其次,我们从直观的角度来分析目前的货物运输,市场现状是处于什么阶段。我们从各地的停车场、服务区、物流园、工厂集中区域的公路边都可以发现,那就是遍地是卡车,大家都在四处寻找生意,寻找维持生计的货物。

这样一想,我们也就不难理解运价下跌的直观原因,就牵引车为例每年近百万的新车上户投入运营。让本身就处于饱和的市场,更加吃不消这顿大餐,最后蛋糕被分到盘子里的就越来越少。

车辆数目的激增,让车主的话语权彻底丢失,一单货物的运输全部重心都发生偏移。权利都掌握在物流企业、货运部、发货人的手里面,与卡车司机好像失去关联。

放空费、卸货超时的补偿、禁行罚单等等也从过去货主负责,变为由司机来负责。更有甚者,连过磅费、车辆出厂、进场缴费这些货主自己的费用,也变成司机来为他们买单。

馒头车和米饭车别再互怼了,你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这些问题的出现,我觉得和馒头车、米饭车都没有关系,最重要的就是车多货少,市场竞争造就当下环境!

恶性竞争任何不分南北,总有部分人在投机!

恶性竞争这件事情是馒头车、米饭车出现的原因,很多南方卡友认为是北方来的卡友扰乱市场。我相信肯定有一部分北方来的车有过恶性竞争,打价格战来抢夺货物运输权的。

但是,我想这并不代表所有北方卡友都是这样,南方就没有这类人的存在吗?我想恐怕无论南方还是北方,无论米饭车、馒头车都有喜欢恶性竞争的人吧!

介绍一个身边的例子,这个人是我认识的一个长辈,也算是跑车多年的老司机。他就是一个恶性竞争的典型。他以前常常跑的线路是遵义到重庆,遵义到重庆以拉氧化铝粉末为主;重庆上遵义以钢材运输为主。

他在2010年将自己的前四后八换成牵引车,在当时是我们当地这群跑前四后八里面换的第一台牵引车。换车过后他给自己的挂车装了液压棒,重庆上遵义车货总重60吨只需要交几百块过路费。

另一方面,他为了和前四后八抢货源开始压价,前四后八200一吨;他就出价190一吨;前四后八出价180一吨,他就出价170一吨。总之他的价格就是最低的,他到哪里哪里的货物就开始掉价,也算一个比较厉害的杀价能手。

馒头车和米饭车别再互怼了,你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所以,当我在网络上看见南北方互相喷的时候,我就在想恶性竞争好像不止北方车,很多南方的车也有这种行为。这样得出一个结论;恶性竞争这件事,不分南方或北方、馒头车或米饭车。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文章的结尾,我想起了曹植的七步诗,是当时曹丕要杀掉曹植的时候命他七步成诗,不然就以欺君之罪要处死他。这里面最经典的一句就是“本是同根生,先煎何太急。”

这首诗讲述豆子和豆萁本是同根生,豆萁却被用来煮熟豆子;也比喻曹植与曹丕两兄弟本是一脉,却为何落得手足相残的地步。

今天,我也想将这首诗送给南北的卡友,我们都是卡车司机何必互相为难呢?要知道无论南方、还是北方我们都属于大中国,我们都是手握方向盘,奔走四方的勇士。

无论米饭车还是馒头车,我们就当他是互相之间的一个玩笑,千万不要有其他不好的含义或指代!

好啦!今天关于米饭车、馒头车的故事就到这里吧!小王现在也是生在南方,学在北方的半碗米饭、半个馒头。(文/卡车之家特约作者:长路漫漫)

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