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交警收黑钱:是以罚代管还是另有隐情?

2019-11-22 10:25:38 工人日报

据澎湃新闻报道,近日,多名大货车车主反映自己屡次被交警收取罚款且不开具票据。记者随后进行了24小时的暗访跟拍,发现安徽砀山、河南虞城两地某些交警存在未告知违法行为直接“收黑钱”、且不开票据的行为。

交警收黑钱:是以罚代管还是另有隐情?

尽管货车司机收到的过磅单显示其并未超载,但交警也未告知有其他违法行为,而是直接收钱,短时内第二次通过还会被再次罚款。

11月20日,两地公安局均表示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目前,河南虞城回应称情况基本属实,对涉案的4名辅警予以辞退并依法拘留;交警大队大队长等8名相关责任人给予记大过等政务处分。

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多年前“公路三乱”饱受诟病,而类似的交警选择性执法、无厘头罚款、重复罚款、超载处罚不称重等情况,近年来依然在多地频现。其中,有以罚代管问题,有为完成“指标”而乱罚款乱收费问题,也有为部门利益而将乱罚款乱收费当做中饱私囊手段的问题。不仅严重扰乱交通管理秩序,削弱治超治限效果,更严重损害交通执法部门的公信力。

早在2011年,公安部就明确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切实实行罚缴分离,交警进行罚款处罚时不得收现金,罚款必须通过银行上缴国库,禁止交通协管员参与执法。

2017年9月,交通运输部和公安部曾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规范公路治超执法专项整治行动,坚决查处各类违法违规执法行为,明确了诸如“不准超出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实施行政检查和行政处罚”“不准对同一违法行为进行重复罚款”等“十不准”纪律以及“执法过程全记录”等“八项制度”。

今天,为何交警收黑钱现象仍难绝迹?是个别现象还是大面积的乱收费反弹?相关部门必须调查清楚,对此类乱象的根由及破解出路给出明确解释与说法。

不能不说,一些交通执法人员依然存在畸形的权力观。当岗位本身成了权力寻租的重要工具,执法者自以为“手握罚款权,不罚白不罚”,吃定了大多数货车车主不愿耽误时间,怕被百般刁难而“吃不了兜着走”的心理。而固定区域、固定线路、固定执法人员的做法,让一些常年跑相同路线的货车车主与收费交警“低头不见抬头见”,为了搞好关系,只能忍气吞声挨罚。

还有,相关惩戒较为轻飘,各地惩戒标准不统一,顶格处理无非就是通报批评、撤职、停职之类,“后果很有限,痛感不明显”。

此外,监管失察也需引起足够重视。当下一些职能部门依然存在“以罚代管”“养鱼执法”等思维。进一步说,交通部门对公路收费进行管理,其实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因而从长远看,推进交通领域体制机制改革,建立独立的公路收费管理部门,或许是消除“收黑钱”乱象的根本之策。

在更广泛的社会生活领域,当正常的职责履行成了敲诈勒索的筹码,当凡事都得“打点”工作人员成为潜规则,群众利益如何保障?社会风气如何向好?

交警“收黑钱”不能成为“打不死的小强”。期待相关方面能正视问题、深挖原因,彻底斩断交通执法领域“吃拿卡要”的链条,不留任何死角。

行业动态卡友辛酸路扫黑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