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疫情下的货车司机 老于演绎卡车司机版的"人在囧途"

2020-02-07 14:09:24 何磊静

“有家,暂时还不能回!高速,到出口也不能下……”老于在电话里告诉笔者。听说昆山的社区干部登门探望了守在家里的妻儿,他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疫情下的货车司机 老于演绎卡车司机版的'人在囧途'

2月5日深夜,在安徽滁州高速公路的一个服务区,货车司机老于吃完几口泡面,便又匆匆登上他的“爱车”,直奔浙江海宁。没有备用司机,一路上他不能分神。

从昆山运医疗物资赶赴武汉,再从仙桃到温州,接着从无锡运医疗设备到武汉,又从山东运蔬菜到武汉,再去常州、温州……大年初一至今,43岁的于志恒就这样在高速公路上度过了10余天。累了,在车上睡一觉;饿了,在转运场或服务区泡两碗方便面填肚子。

除夕夜,老于点开平时接活的微信联络群,发现一条信息:上海中建三局和江苏聚荣制药紧急寻求货运车辆,向武汉紧急捐送一批医药、医疗物资。群里的这个急单,过了半天却都没人接。

老于一遍遍打开手机查看那条信息,又害怕家人不同意,他就背着妻子联系到货主。了解到武汉正急缺医疗物资,他几乎没有犹豫,“先斩后奏”接受了任务。

大年初一,陪家人吃过早饭。老于偷偷地藏好身份证、驾驶证,跟妻子说:“出个门,很快就回来……”

在沪昆交界的一个货场,接驳到这批物资后,他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了10多个小时,终于抵达武汉。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在这里,所有进城物资只能在高速出口的指定地点,通过武汉来的车辆转运至目的地。自己的“苏牌”货车,一旦进了城就出不了城。

同在等待卸货的货运司机向他推荐了一个志愿者工作群。群里驰援武汉的运输需求不断更新: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建设需要的物资,隔离服、口罩、空气净化设备、医疗器材等防疫物资……几乎每一项都是当地急需外地援送的。

大年初一没回家,妻子发了火:“你还要不要儿子了!”但是老于又接了任务去浙江温州运送一批医用口罩,担心家人担忧他的安危,他没敢和妻子透露自己的真实行踪。

到达温州后,老于又加入了一个司机志愿者群,这些“人在囧途”的志愿者,从任何一个高速公路口出卡都需要送去隔离观察两周后才能回家……“索性不回家了,继续运送物资!”老于说。

昆山的社区干部了解情况后,一方面关注着老于的安危,另一方面也帮忙宽慰老于的家里人。连日来,他所在的蓬欣社区居委会和妇联相关干部走访慰问了老于家人。

“老婆一直都不理我,我心里也很难受,请社区干部转达我对妻子的歉意,我很好,只是苦一点而已。”老于说。

行业动态卡友用车武汉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