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司机“流浪”高速15天 怕被举报到处藏 现终于洗上热水澡

2020-02-10 16:38:08 王春

近日,一篇文章记录了浙江温州陈先生受疫情影响,在外流浪15天的“囧途”故事。2月9日,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他已经回到了温州市,现在在永嘉县的隔离点隔离。

司机“流浪”高速15天 怕被举报到处藏 现终于洗上热水澡

怕被举报避开人群住在车上

陈先生的老家在安徽,身份证住址在四川,现租住在温州,从事餐饮行业。因为去年做生意亏了钱,有家却不敢回,开车到江西上饶的朋友家过年,准备年后返回,却因为疫情的影响,在外流浪了15天才得以回到温州。

2月9日,是陈先生住进隔离点的第一天,他的生活却不能平静。一方面是因为还不上信用卡接到了催款电话,一方面是那篇文章使他在网上火了,不少朋友询问他情况,各地的媒体也给他电话,还有人表示,想把他的经历拍成微电影。

陈先生在温州做餐饮生意,以往过年忙,也是错开春节时间才回家。去年做生意亏了很多钱,过年前,他觉得回家没有颜面,有江西上饶的朋友对他说,“反正你开车过来也就几个小时,来我这里过年吧。”

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当时觉得疫情并不严重,开车到上饶时已是晚上8点多,因为觉得不好意思打扰朋友,又找不到身份证以为没带,就买了一床棉被在车里睡了一晚。后来,他和朋友见面后很愉快,晚上准备找附近的酒店住下,他发现酒店门前停着一辆车牌号为湖北的车。

当时,武汉已封城,湖北多个城市的城市区域公共交通停运。陈先生从网上看到,温州情况似乎也不太好,他害怕被感染,就暂时不准备回温州。

因为酒店门前有湖北车辆,陈先生也不敢住那家酒店了,但除此之外,最近的酒店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他听说朋友的村子也开始封村了,牌照是温州和武汉的车不允许进村,为了不给朋友添麻烦,他就继续住在车里,“我当时以为疫情就那么几天,在这里等到初六再回温州,将就一下就能过去。”

他就这样住在了车上。最开始的几天,他还能在街上吃到炒米粉、馄饨和烧烤。流浪第三天时,他去店里吃饭,老板告诉他下次别再去买了,他说自己没病,老板让他不要说话,他只好打包好食物回到车上吃。

在这之后,热水对陈先生而言都成了奢侈品,他只能吃方便面、喝冰冷的矿泉水,吃到口腔溃疡,“我活了38年,以前吃的泡面加起来都是个位数,今年吃了太多泡面。”

因为是外地车牌,他被人举报了,警察过来让他出示身份证件,他又在车垫下找到了身份证,警察劝他赶紧离开上饶。陈先生将车开到一个半山坡上的教堂旁,那里人迹罕至。

白天,陈先生会在山野中散步,但是到了晚上,他只敢待在车里,“当时,我一个人坐在车上,车玻璃起了水雾,一开灯,车上会出现反光,自己的反光就会吓到自己,总觉得外面有人看我,窗户都不敢开,用被子蒙着头,连出去上厕所都不敢。”

被送离上饶滞留在服务区

2月4日,有人敲车窗让他下车,叫他下车的人是当地的村干部,村干部让他回温州。

后来,他还遇到一个上山的人,这个路人之前也在温州乐清生活过,看到陈先生的车牌觉得很亲切。路人得知他吃方便面吃到口腔溃疡,就建议,疫情一时半会结束不了,让他去超市买点电磁炉、电饭煲做饭。

傍晚,陈先生开车去超市买了电饭煲和一些食材,带的换洗衣服也穿脏了,他又买了一套衣物。在付钱的时候,警察过来了,警察带他去了当地的卫生院,经检查他的身体一切正常,他得到了一份健康证明,还把他送到了上饶高速口。

虽然有了健康证明,陈先生还是担心自己无法回到乐清。2月4日,乐清发布紧急通告,自18时起,全市所有动车站、高速公路、国省道等对外交通一律暂时关闭;乡镇(街道)之间、村(社区)之间所有通道一律暂时禁行(除标本送检、医疗急救、防疫物资及人员运送、指挥调度、民生物资运输等5类车辆外),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有朋友向陈先生建议,“你先找个服务区停下,看看以后有什么政策。”

陈先生自己也犯愁。他很想回安徽老家,但是他欠着债,没有颜面回家,他的车是温州牌照,也回不去;也想回四川老婆那里,四川那么远,就算开回去了,还是可能因为外地牌照的原因进不去;现在居住的乐清也回不去了。

高速路上,他很难再看到第二辆车,经过好几个服务区,都没有超市,直到开到江西三清山服务区,终于看到一家超市。他想在服务区住下,问服务区经理可不可以住宿,得到回复是“没有”。

他问服务区开店的老板能不能花80元每天借用一个插座,以方便用电饭锅煮饭,老板以不敢接近陌生人为由拒绝了他。在服务区,陈先生的充电宝也被人拿走了。

陈先生又向一个清洁工阿姨求助,阿姨说老板不让,等阿姨走后,阿姨的老伴对他说:“我带你去。”这位老大哥讲着当地的方言,陈先生不怎么能听懂,老大哥把他带到了工作间,还想送给陈先生他自己买的蔬菜,陈先生没有收。

司机“流浪”高速15天 怕被举报到处藏 现终于洗上热水澡

陈先生小勺喝粥

陈先生说,他从小娇生惯养不会做饭、做家务。这是他第一次用电饭锅做饭,将米放到锅内2小时后,他发现还是生的,经过仔细研究,才将保温键按至煮饭键。粥煮好了,但是没有勺子,他只能端着锅喝,又弄脏了衣服。第二天,陈先生去超市买勺子,没有,他只好买八宝粥,可是八宝粥附带的勺子也只有他的拇指大小。

陈先生初四的时候去理发店洗了一次头,这么多天来一直没有洗澡,换下来的衣服也脏了,老大哥带他到了洗衣房。夜里,他偷偷把衣服放进洗衣机洗,结果天下大雨,衣服掉在了地上,只好拿回去重洗。他又去超市买了一把伞,那把伞很小,他还是用伞想把衣服罩着,衣服又被风刮到了地上,他又拿回去重洗,将衣服挂在了休息室内,只能等衣服阴干。

2月7日,陈先生发了一条朋友圈,并配文称:“今天晚上老大哥给我从食堂里打了一条鱼,估计是他自己的那份,他没吃给我了。因为一个人应该不会给两条鱼,感谢感谢。”

司机“流浪”高速15天 怕被举报到处藏 现终于洗上热水澡

陈先生的朋友圈

已回到温州还会回去看老大哥

2月7日,陈先生的一个朋友将他的经历写成文章发到网上,他成了红人。8日零点,他也发了一条朋友圈,还说“我口罩戴那么严实,怎么还知道是我呢?”

这一夜,他也是睡不着觉。想着这一年他的生意损失惨重,借的信用卡没钱还,还收到了催债的威胁电话。再者,陈先生看到新闻,之前经国务院同意,将2020年春节假期收费公路免收7座(含)以下小型客车通行费截止时间延长至2020年2月8日24时。如果没有赶在高速免费通行结束之前下高速,他可能会被要求缴纳超时费,他已经欠着钱,不敢久留。

2月8日早上,陈先生准备离开,找老大哥告别,老大哥不在,他只能托老大哥的同事转告,他走了,还会回来看老大哥。

1581299404148746.jpg

陈先生将车开至温州七里港高速路口,路被封了,工作人员让他去乐清北高速路口试试,他又开车开到乐清北高速路口,也封了。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低血糖,他的头开始晕,心跳速度也变快,他将车停在高速入口,吃了几块雪饼。

有朋友告诉他温州东高速口已经恢复,他赶到后,测出的体温正常,拿出之前的健康证明,终于通过了。下了高速,他在经历第二个卡口时又被交警拦住劝他返回。他向交警讲诉了这些天的经历,并表示自己身体状况不好,心跳加速。一个交警给了他泡面和橘子,晚上10点多,他终于吃上了热餐。

经过交警的沟通,陈先生暂时回不了乐清,先在永嘉县的隔离点隔离,需要交一定的费用。2月8日晚11点过,他被送到了隔离点,在外流浪15天,他终于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身上轻了好几斤。

2月9日,陈先生发给红星新闻记者一份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发布的《浙江省疫情防控责任令(第2号)》文件,这份《责任令》指出,在防控新冠肺炎的过程中,部分地方出现无理由擅自升级管控措施,甚至采用层层加码的简单化管理手段,必须切实加以制止。原则上不得限制普通居民正常出行。在妥善采取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各地要尽量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带来的不良影响。陈先生认为,一些地方在防控疫情的同时,应该更人性化一点。

2月9日,陈先生的电话就没有断过,不断有朋友和媒体跟他联系,还有人联系他,说想把流浪的这15天的经历拍成微电影。这些都不是他最在意的,因为一直被催债,心跳速度仍旧没有恢复,他不好意思问朋友借钱,正在隔离房里发着愁。(作者:王春、陈卿媛)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武汉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