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位女卡车司机的自述:高速免费了 但运费也降了一半

2020-03-16 10:56:28 天下网商

1米68的身高,站在13米高栏车边,给人强烈的视觉反差,女卡车司机这个标签,让张丹身上充满着神秘又飒爽的气息。

一位女卡车司机的自述:高速免费了 但运费也降了一半

张丹和她的卡车

无论是从全球的范围还是从历史的脉络来看,卡车司机都是一个男性化的传统蓝领工作。中国有3000万卡车司机,但是女性卡车司机的比例浮动于1%~5%。

张丹就是这不到5%的女卡车司机之一。

开车8年,黑龙江姑娘张丹把卡车开到了全国60个城市,也圆了自己的布达拉宫之梦。作为一名女卡车司机,被质疑是常态,心酸事也一大把,但是她也记得那些特别感动和温暖的故事。

因为疫情,在过年这个全年里唯一能回家的日子,张丹却被困广东茂名。因为疫情,和很多卡车司机一样,她坚守着岗位,也忍耐着市场带来变化。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等机构联合推出的一份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显示,卡车司机是一个最大的债务工作群体,83.7%的车款都不是卡车司机自己的存款,其中向银行贷款和向家人朋友借款的比例为72.2%。

如今,他们还好吗?这位同样身负高额贷款的女司机会如何走出困境?以下是她的故事。

“男司机都不敢拉这样的货,但我敢”

我是一名来自黑龙江的80后女卡车司机,叫张丹,现在开着一辆13米的高栏车。我们当地开卡车的比较多,还记得,小时候,我站在比我高很多很多的驾驶舱前,仰望着这个大家伙,就觉得特别帅气,觉得喜欢,但没想到有一天我却拥有了它,成为一名以此为生的卡车司机。

在开卡车前,我在机场有着一份安稳的工作。我和前夫因车结缘,婚后共同运营一辆卡车讨生活,婚姻给我带来一些无奈,但也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爱上了开车。

离婚之后,为了生存,我决定继续卡车司机生涯,自己养车,那时候没有任何积蓄,靠着朋友们帮衬,你5000元我一万元的,凑钱买了自己的第一辆卡车,到今年,我已经前前后后养了5辆卡车。

而且,几年的磨练,也让我学会了怎么找货,知道了宁夏什么时候下西瓜了、新疆什么时候产葡萄了,现在也学会了通过运满满这些互联网平台找货。

一位女卡车司机的自述:高速免费了 但运费也降了一半

我胆子大,还拉过几年大件。所谓大件,就是超长超重的货物,比如风力发电设备。我主要从山东一带拉到西北一带,由于每到了一个地方都要办超限证,2000多公里的路大概要走半个月。

有一次,我还在路上遇到过“巨无霸”。那是一辆有上百个轮子的货车,两个车头拽着,并且后面跟着车队,有救援的、有维修的、有拉备胎的……我跟师傅们唠,说因为难走,1000多公路里的路要走两三个月,过收费站也过不了,得临时拆除,然后再建。很多男货车司机都不敢拉这样的货,但是我敢,算算能挣钱,我就拉。

从2012年至今,已经整整8年。

2017年,我买了现在开的13米高栏卡车,加上银行贷款,一共73万元。我雇了一名司机和我轮流开车,每个月除了要还1.5万元的银行贷款,还要支付司机的1万多元工资。因为还贷的压力,我不敢让卡车停下来,常年在外,三年里只回了4次家。

车多货少,运费降了一半

今年过年,我依然没有回家。

平时我主要跑广东、福建华南一带。1月17号的时候,我准备过年回家的,当时是从福建拉了一车青菜到虎门市场,打算卖完就从海南或者广东起步,找一车价格高一点的货回东北。

那时候已经已经有一些关于疫情的消息了。还记得,第一次听说疫情的时候,我脑袋一嗡,立马想到我每个月的贷款,每月司机的工资,光运营费用就得3万一个月,一停车可了不得。可是我再一想,如果勉强继续跑车,雇的司机一旦出啥事儿,我可担不起责任。

一位女卡车司机的自述:高速免费了 但运费也降了一半

很多时候,张丹需要自己装卸货物

等1月23号我到达茂名后,疫情已经严重起来了。更严重的是,因为疫情缘故运费掉了不少,而且武汉、河南、湖北这些地方高速都封了,广东这边很多货都不要外地车拉货,情况越来越糟,回东北已经不合适了,我就干脆没回,在茂名的停车场过的年。

幸好遇到了3个认识的卡友,我们4辆车、8个人一起过的年。你买点年货、我买点年货,大年三十包饺子、做菜。这个年,就是在车上做饭,喝水只有矿泉水,连脸也顾不得洗。

被困在茂名的日子很无聊,但我心里很着急,我的车贷每个月都要还,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要挣到1000元,停车就意味没有收入。

到了1月30号,我实在呆不住了,那时候车已经停了一个礼拜没有收入了,身上背着贷款我着急啊。我就从满帮平台上找了一车从广西合浦到浙江台州的冬瓜。当时台州疫情也比较严重,我到达台州之后,那边为了双方安全,让我们卸货的时候也不要下车。

虽然出车了,但是疫情之下寸步难行,口罩是别人送的,去每个地方都要开证明、检测,哪怕去菜市场买菜也要。

还记得到了还款日了,我手上都是货主给的现金运费,还全都是10块、20块的,不要说100元的,连50元的都少。银行因为疫情暂停营业没法存钱,而我的微信上也没有钱,幸好我用现金跟别的司机换了网银上的钱,在最后一刻把贷款还上了,差点把我给急懵了。

一位女卡车司机的自述:高速免费了 但运费也降了一半

张丹拍的路上遇到别的卡车

因为疫情的原因,我最近都在附近干短途,拉饮料什么的,现在看来短途收入也还不错。不过等到疫情过了,我还是想跑长途。

现在疫情的情况已经好转,货运市场的情况就是车多货少,加上2月17日后,高速免费后,货主们刻意压价,导致货运价格一下子跳水,最少降了一半的费用。像我的车,年前价格高的时候,500公里能给6000块钱,现在500公里,给1800-2000元。

事实上我拉一趟200公里的高速,全程的高速费用可能也只要1000块钱左右,但是现在运费降价已经超过了免除高速的优惠。

因为现在行情不好,我也经常是干一趟活就休息三四天。

未来想组一个车队

我盘算了一下,开车这八九年,全国大部分地方我都去过了,数了数城市,有57个。
我相信很多人心里都有一个西藏梦,我也有。为了去看布达拉宫,我在2018年专门配货去了趟西藏。但是说实话,这趟旅程会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太危险了。

我当时从成都拉的零担,一路上经过了汶川、阿坝、达日久治、花石峡、香日德、格尔木等,路很难走,老悬了。当时,车到了五道堵车了,堵了整整一天。

到了格尔木我开始有了高原反应。我当时雇的司机有经验,提前备了几瓶氧气,我吸了氧才缓解了一些。到了唐古拉山,我说想下去看看风景,司机说,“你下车可慢慢的,别回头,一回头就要晕。”我当时想给卡友们直播,都没有信号,我自己也很不舒服。后来好不容易跑到拉萨了,司机就开始发烧、肺炎,还流鼻血。

一位女卡车司机的自述:高速免费了 但运费也降了一半

在布达拉宫前的留影

所幸的是,司机吸了一晚上氧气后情况就好转了,后来我们还去了布达拉宫转了转。
作为一名女司机,我有时候寻思一下自己的付出,也是挺心酸的。

记得有一次,我一个人把13米车的高栏卸下来,然后又整个再装上,这真是男人干的活儿。还记得有一次,在海南,我当时雇的副驾把我一个人撂下走了。周围的卡友知道我的情况后都在帮我想主意,其中有一位沈阳卡友,带着两个驾驶员,说可以请其中一位跟我回东北,我当时就特别感动。

其实作为一名女司机,在路上还是挺受大家照应的,这一点让我感觉很温暖。有一次我拉水果,碰上大雨天,把货浇得挺厉害的,我心里犯嘀咕,寻思给人家货主赔一点,结果货主跟我说,“我卖的是里面的货,不卖箱子,没事。”

还有一年冬天,我从海南拉西瓜到北京。那年正好南方气温低,下雪,到了湖南的时候堵车了,我就给货主打电话,我说对不起啊,堵车了,把西瓜冻了怎么办,货主电话里就跟我说:“我看新闻,知道下雪了,知道你路上肯定不好走,你还能飞过来啊?不要担心货了,安全第一。”我安全到达之后,那位女货主一下子就把我抱住了,我真是感觉太温暖了。

开货车很辛苦,为什么能坚持下来?还是因为咱们爱车,要是现在让我呆在办公室的工作,我可坐不住,天南海北跑惯了,想出车就出车,累了想休息一天就休息一天,自在。

现在这个车还有两三个月就还完贷款了,我打算过段时间,赚了钱就再买一辆车,如果有可能,未来我还想成立个车队。我喜欢开车,我想一直开到我开不动了为止。

高速公路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