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货车神秘失踪 结果大跌眼镜 竟是执法人员砸窗撬锁开走的

2020-05-07 17:10:10 王经纬

头天将货车停在院子内,第二天清晨起来发现货车不翼而飞。4月26日,在宜春高安市从事运输工作的熊先生非常惊讶,几小时之前还好端端的车,怎么现场就只剩一堆玻璃碴?几经辗转,熊先生才得知,货车被高安市运输局执法人员砸窗撬锁,开到了查扣违规车辆的停车场。

货车神秘失踪 结果大跌眼镜 竟是执法人员砸窗撬锁开走的

在停车场内找到车时,车锁已被撬坏

执法为何未告知?又为何要采取暴力砸窗撬锁方式进行?日前,笔者赴高安展开调查。

事发:货车停院内,次日清晨不见了

高安市是中国物流汽运之都,货运汽车保有量、运力居全国县级市之首,享有“十万货车跑全国,有路就有高安车”的盛誉。2019年,家住太阳镇太阳村的熊先生花了55万余元,购买了一辆红色重型自卸货车,各项手续齐全,一直挂靠在一家公司,平时就在高安市当地跑运输维持生计。

熊先生告诉笔者,4月25日傍晚6时40分许,他从高安田北村拉货回家,大概50分钟后,将货车停在家对面朋友的工厂院内。26日清晨5时许,熊先生来到院内,发现车子不翼而飞,现场只留下一地玻璃碴。熊先生第一时间联系挂靠公司人员,得到的回应是公司从未挪动他的车,对此事也并不知情。货车会不会是被盗了?熊先生拨打110报了警。

出警:停车场发现货车,货还在证件丢失

经太阳派出所民警调查,熊先生的车停在高安市新街镇镇兴路旁一个停车场内,车上货物还在,但驾驶室内的行驶证、驾驶证等已不见踪影。

“车窗被砸,车锁被撬,证件丢失……货车却在一停车场内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熊先生说,从货车失踪到报案后两天里,他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拿回车辆。

4月28日上午,熊先生联系上出警民警王红刚。

“你要主动找到相关部门,想等他们(扣押货车的部门)通知你,你想多了。”王红刚说,派出所对此也没有办法,因为此事不在公安管辖范围内。当地交通运输局执法人员给出的说法是,货车之所以会出现在停车场,系扣押所为,若熊先生对交通运输局的执法有异议,可以投诉。

王红刚还透露,货车应该是被高安市交通运输局筠阳交通执法中队扣押的,具体情况要联系停车场老板了解。

调查:车被撬坏 系筠阳交通执法中队扣押

4月28日上午,笔者来到高安市新街镇镇兴路旁的停车场。

在停车场,笔者看到有近20辆货车,熊先生的货车就在其中。与其他货车不同的是,熊先生货车驾驶室侧玻璃被敲碎,撬坏的汽车零件散落在驾驶室里。

在停车场办公室,有一本小册子记录了进出车辆的情况。笔者注意到,熊先生的货车于4月26日被筠阳交通执法中队扣押,同日被扣押的还有3辆货车。

“高安市交通运输局下属的执法中队,会将查处的违法车辆停在这里,等待当事人处理完毕后才能开走。”停车场相关人士透露,停车场停放的大部分都是超载、超高等违法货车,车窗被砸开进来的也非个例。

执法中队称货车车主逃避执法

“在没有出具《违法行为通知书》或口头告知等前提下,筠阳交通执法中队竟然将货车玻璃敲碎,擅自开走。”熊先生表示,他的货车的确超载,理应受到处罚,但车辆停在厂区院内并未上路,被执法人员连夜砸窗开走,这种执法方式让人难以接受,且是否合法?

笔者来到筠阳交通执法中队。“他的(熊先生)车辆涉嫌超载,我们是在现场扣车的,执法记录仪上也有清楚显示。”筠阳交通执法中队支部书记王贤兴告诉笔者,4月25日当天是“三项联合整治小组”在开展执法,执法人员在马路上拦截熊先生的车辆时,该车并未停车接受执法,而是逃窜至太阳村一工厂院内。

他进一步表示,当时躲避执法的车共有两辆,执法人员在现场等候了两个小时,用高音喇叭喊了10分钟左右。随后,其中一辆涉事车主现身配合执法,而熊先生始终没露面。

货车为何会被砸窗强行开走?此举是否合法合规?“执法”完毕后为何没有通知车主呢?对车主这些质疑,王贤兴并未回答,只强调熊先生存在超载的违法行为。另外,他也未向笔者提供执法记录视频等。

货车神秘失踪 结果大跌眼镜 竟是执法人员砸窗撬锁开走的

货车被扣押在一停车场内

说法:货车行程可查 “逃避执法是捏造”

“4月25日晚上7时30分许,我就将货车停放在厂区院内,而后回家吃饭睡觉,逃避执法一事并不存在,完全是在捏造。”熊先生表示,他的货车装有GPS定位,可以通过相关软件查询货车的行程记录。

熊先生提供的“车旺大卡”APP行驶记录显示,货车于4月25日傍晚6时46分从高安市田北处开往太阳镇朝阳路附近,当晚7时34分到达;26日凌晨0时26分,该辆货车从太阳镇朝阳路附近出发,30分钟后到达福临新城东方向(新街镇镇兴路旁一停车场)。

执法过程中会采用非常手段 将彻查

货车行程记录为何与筠阳交通执法中队给出的说法存在较大出入?4月28日下午,笔者赶至高安市交通运输局了解情况。

“高安市是汽运大市,在路域环境整治花费了大力气,在超运超载等方面的执法过程中,存在一定的困难。”高安市交通运输局局长盛恒表示,如果执法队伍不分青红皂白暴力查扣车辆,该局一定会认真查处,并作出处理。如果是当事人在逃避执法,有时也只能请人去开锁,或者用砸开窗户开锁等方式,来打击逃避执法的行为。

进展:承认执法有瑕疵 4名执法人员被处理

截至笔者发稿时,高安市交通运输局工会主席张松林反馈说,本报介入后,该局立即展开了调查,发现熊先生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事发时是4月25日深夜,执法人员在查处货车超载过程中,发现有两辆货车为躲避处罚溜进了太阳镇,但没有看清车牌,将熊先生的货车误认为是躲避处罚的货车。而后,执法人员委托随行的“急开锁”人员开锁,将车辆开往指定停车场。

“本来没必要砸窗撬锁,他们(执法人员)请的‘急开锁’人员太不专业了。”张松林说,熊先生货车受损,该局已责令阳交通执法中队道歉,并将破损车子复原。

张松林还表示,在此次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砸窗撬锁未及时告知当事人,存在一定的瑕疵。该局研究后作出处理意见,即向车主道歉,复原受损车辆。为了规范执法,该局对参与此次执法的4名队员处以停职一周,并“回炉学法”。

针对熊先生的车存在超载的问题,该局研究决定,处罚超载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公路,维护交通安全。因熊先生违法情节较轻,以教育为主,免予处罚。

笔者手记:执法应当有据亦有度 让营商环境更有温度

高安汽运物流产业历经三十多年发展,几代人的艰辛奋斗,才实现了从草根经济到支柱产业的华丽转身。其中,大型货车显得极为重要。

治超有理,砸窗执法却不妥。依法行政的要义首先是约束权力,一切行政权力都应该限定在法律范围内,尤其不能执法犯法。在执法的每一个环节和细节中,都应依法依规、科学有序、执行有度,也应成为每一个执法者内心的“纪律底线”。那些看起来“痛快”“简洁”的执法方式,即便解决得了一时,也极易埋下重重隐患。

作为汽运大市的高安,目前汽运物流产业已具相当规模,全市汽运物流公司3600余家,货车保有量超10万辆,相关从业人员已达20万人,登记吨位超130万吨,高居全国各县(区、市)之首。

产业要发展,关键得靠人。打造最优的交通运输营商环境不是说在口头,写在字面,而是重点落在人的行动上、日常的工作中。

高安交通运输局应当根据担负的职能,重点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执法检查和投诉高效处理、服务企业群众热情周到、建设“亲、清”政商关系等,营造出“事事关系营商环境”的浓厚氛围。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行业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