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事故货车修好后 汽修厂凭啥不准开走?司机滞留成都一个多月

2020-06-01 15:08:10 逯望一

一个多月前,安徽货车司机刘广文在四川省阿坝州境内发生交通事故,他通过汽车厂家,联系上成都的一家服务站,在电话中与修理厂负责人确认了走保险流程,货车修好之后可以直接开走,刘广文才将货车拖至了修理厂,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货车早已修缮完毕,但刘广文却始终没能把车开走……

事故货车修好后 汽修厂凭啥不准开走?司机滞留成都一个多月

货车车头撞向了隧道的石壁

汽修厂的拒绝:货车出事故后修缮完毕 司机打算把车开走被拒

在成都新都区龙虎村的一家小旅馆里,来自安徽的货车司机刘广文躺在床上,抽烟、看电视,旁边堆了吃剩的方便面和矿泉水。

截至5月31日,他已经在成都这间小旅馆住了一个多月。

刘广文是常年跑安徽到拉萨货运的司机,今年4月11日下午4点左右,他驾驶的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从拉萨返回时,途经海子山隧道,遇到冰雪路面,还没得及减速便发生侧滑,车头撞向了隧道的石壁。

事发后,当地交警及时疏导交通,村民主动送来自家的“喂牛干草”到现场应急防风险。

刘广文倍感暖心,此事还上了新闻。

6天之后,他通过货车厂家,联系了成都的一家汽修厂,用拖车把货车拖了过去,然后报了保险,开启维修报保险流程。

然而,这一修,就一直到现在。“在成都待到4月28日,汽修厂的人让我先回去,等车修好了再过来。”刘广文说,他返回安徽后,于5月5日接到汽修厂电话,“他们让我到厂里去,说保险公司的理赔程序,需要帮忙去跑一下。”

5月8日,刘广文抵达成都,“我按照之前说好的,给汽修厂交了该交的资料,由汽修厂和保险公司直接对接,他们修好车,我直接开走。”刘广文说,到成都后,他发现货车还没有修好,修理处于停滞状态,当他向汽修厂提出加快维修进度后,得到的答复是“先把保险跑下来”。

5月下旬,货车修缮完毕后,刘广文打算把车开走,但遭到了修理厂的拒绝。

司机的困惑:说好的车修好就开走

“为什么修好后还不放我走?”

今年46岁的货车司机刘广文,靠跑货运为生,他跑的西藏这条线,是被业内称为难度最大,但也最挣钱的一条线。

刘广文坦言,从安徽老家跑一趟西藏,有时候单边就可挣两万元,一个月通常可以跑两三趟。然而,在成都的这的一个月,不仅断了货运业务,每天还要额外支出吃饭、住宿的费用。

“想要拖回安徽老家修理,但拖车费又太贵。”刘广文说,货车出事故后,他通过陕汽客服,联系上了陕汽在成都一家名为“成都嘉宇汽车”的服务站。

随后,服务站的人又让兴邦汽修厂负责人致电刘广文,在双方的电话录音中,该负责人表示,将刘广文的车拖到汽修厂,走保险程序,“我们和你投保的保险公司有合作,你把相关资料交了,车修好后,就可以直接把车开走。”

刘广文说,他交了相关的资料,保险公司走保险流程,并不影响修理厂修车,“为什么修理厂要拖进度,修好后还不放我走?”

汽修厂的顾虑:外省货车开走后 后续理赔没保障。

近日,笔者前往了为刘广文修车的成都新都的这家汽修厂,笔者查询发现,该汽修厂并非陕汽在成都的服务站。

原本的服务站成都嘉宇汽车负责人表示,兴邦维修中心确实是他向刘广文推荐的,“他是陕汽的客户,我作为服务站的人,跟他推荐一家汽修厂,并没有问题,现在是他们之间出了问题,跟我没有关系。”

新都区兴邦汽修维修中心负责人称,刘广文的货车,单是本钱就花了五六万,“车是安徽的,我们在四川,如果保险费用还没有落实,就把车放走了,到时候我们这边没有保障,起码要帮助我们把保险理赔做完。”

对于当初向刘广文表示的“车修好直接开走”,该负责人称前提是刘广文要协助他们办理保险流程,把保险理赔款打下来。“我们是尽心尽力帮他修车,5月9日车辆就已经装备完毕,只有很小的一些细微部件还没有处理,但保险公司理赔进度做得太慢,大家心里没有底。”

同时该负责人称,这辆车的维修超过5万元,是属于大案,“需要车主配合我们把理赔完成,他并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

不过刘广文认为,在修车期间,他已经向汽修厂交了相应的资料,“在之前已经说好的,我交了资料,汽修厂直接和保险公司对接,我已经把我该做的做了。”

事故货车修好后 汽修厂凭啥不准开走?司机滞留成都一个多月

司机刘广文已在成都待了一个多月

真正的矛盾点:汽修厂不认保险理赔金额 要按自身标准收取维修金

刘广文货车投保的中国人保成都一位理赔人员告诉笔者, 因为刘广文这个车是外省的,汽修厂就怕后面交资料的时候,万一出现资料不对,保险钱赔不下来,汽修厂到时候又找不到车主,“他们害怕承担这个风险,如果是本地车的话,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感觉自己被骗的刘广文,开始向陕汽厂家以及成都新都区当地运管、市场监管部门甚至派出所投诉,然而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让他在货车修好的情况下,也开不走车。

据保险公司理赔员称,其实在5月22日,刘广文的货车理赔款核算出来,金额为7万多元,但汽修厂不认保险公司的报价,要按照自己公司的市场价收取12万元。

兴邦汽车维修中心负责人说,刘广文四处投诉,使公司名誉遭受损害,因此拒绝了保险公司已经核算出来的7万多元保费,而将按照公司自己标准的收费标准,收取12万元左右的维修金。“我们修了车该收钱,这个费用是按照配件市场价来定的,没有乱收,不管他的钱从哪里来,是保险公司来,还是他自己出,这个跟我们没关系。”

一个汽修厂怕承担风险,拿到理赔款钱不放车的问题,随即演变成了汽修厂维修金额,超出了保险公司定损金额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多出的5万元,只有刘广文自己承担。

那么,汽修厂在车辆维修完成之后,不认保险公司的理赔金额,这样的做法又是否合理?

保险公司的解释:没有直赔协议无法直赔 建议双方协商解决

笔者致电中国人保客服了解到,车险理赔通常分为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车主先垫付维修费用,将汽修厂提供的发票交到保险公司,理赔款将直接转到被保险单位的银行账户中;第二种方式是由被保险单位盖章,向保险公司申请签订一份直赔协议,这样理赔款就直接赔付给汽修厂。

不过据笔者了解,刘广文和兴邦汽车维修中心,并没有签订任何直赔合同,“双方签了维修合同,委托保险公司定损,那就由保险公司定损核算后,把钱直接打给汽修厂,但现在双方没有合同,保险公司去定损核价,没有任何依据。汽修厂给客户修了,车收取费用,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标准收费。”

刘广文曾提供了一份该货车投保单位公章的车辆维修协议,约定该车实际理赔的修理费,以保险公司定损金额为准,由保险公司直接转账到新都区兴邦汽车维修服务中心。

不过,协议的另一方新都区兴邦汽车维修服务中心,并未盖章。刘广文说,他交给修理厂盖章,修理厂不收。而修理厂负责人则称,刘广文至今都没有把这份协议给他。

事故货车修好后 汽修厂凭啥不准开走?司机滞留成都一个多月

对于这份车辆维修协议,双方各执一词

保险公司理赔业务员说,保险公司与兴邦汽修厂有合作,尽管没有签直赔协议,但最初的流程都是按照直赔的方式在做的,其实保险公司定出来的7万多元理赔金额,汽修厂也是能够接受的,其实就是汽修厂和客户双方的原因,汽修厂现在不认保险公司的理赔金额,要按照自己的市场收费标准来收取维修费。

笔者联系上了新都区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之后表示,汽修厂与客户之间属于经济上的纠纷,不属于运管部门管辖的范畴。

目前,刘广文赖以生存的这辆大货车,依旧停在成都新都区的兴邦汽车维修中心内,他本人也继续待在成都。保险公司理赔人员表示,建议双方能友好协商,尽早解决此事。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