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2020-06-24 04:00:00 涂子君
卡车之家
涂子君

卡车二三事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这两天下雨路不好走,路上还遇到有的车发生车辆事故,一堵就是三四个小时;货主又催的急,我这昨晚一晚上没睡觉,心里各种着急上火啊,而且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地方的货都不能装,甚至要绕行,唉,太难了……”

给我发这段语音的时候,卡车司机王金枝正开着她的17米半挂离开江西南昌,前往锦州。

本来她的计划是前往河北保定拉菜,现在正是河北地区蔬菜丰收的季节,但是6月17日河北新增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保险起见,王金枝决定改换目的地,去锦州拉货。

疫情之下,卡车司机举步维艰

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很多货主没法发货,过年以来行情都很差,再加上前段时间过路费免费,所以运价持续走低,卡车司机的生活雪上加霜。

“现在虽然高速恢复收费,但是运价易跌不易涨,像我常跑的几条线路,平时一万,现在就8000;平时一万五六,现在给一万也得干。”

因为每个月要偿还贷款,加上孩子的学费、生活费,王金枝身上的压力很大,丝毫不敢停歇。新冠病毒、隔离、交通管制、个人安全……疫情之下的货运环境危机四伏,卡车司机举步维艰。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疫情之下,卡车人举步维艰

“我认识一个司机朋友是湖北黄陂人,过年那段时间哪儿都不能去,隔离期结束后又在老家窝了三个多月,不跑车就没收入啊,每天干着急没办法。”王金枝在电话中告诉我,湖北解封之后,这个卡车司机赶紧找货跑车,终于找到一趟货运进北京。

因为路途较远,保险起见还雇了一个司机,结果刚到北京就赶上新发地疫情被发现,两人双双被隔离。

“那大哥愁坏了,耽误跑车挣钱不说,新雇的司机还闹着要工资,而且他这是年后第一趟活啊,运气实在是太背了。”同样都是卡车司机,对于这个朋友心头的焦虑,王金枝感同身受。

据王金枝介绍,对于疫区出来的货车,都会被警察贴上封条,车门封死,严禁司机下车,直接劝返离开。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被贴上封条的车门

不过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跑车经验丰富,全国打游击的王金枝总是能够刚巧避开疫情地区,能够保持生意的基本运转,对此她觉得很知足。

“疫情之下,很多人的生活都变了。跑车再难再辛苦,好歹我们还能有进账,总比回老家好。

我们邻居修轮胎的老板,一天连50块钱都挣不到,因为市场上根本没有人啊!但有啥办法,没人也得出摊啊,总不能倒闭了吧?!”相比之下,她对自己拥有一台卡车,轮子转起来就有进账感觉很满足。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跑车太辛苦,“简直不是女人干的活”,王金枝总是很积极乐观,斗志满满地迎接每一天。

这个女人开半挂,比男人还要“狠”

开货车历来是男人的工作,女人大多数时候都是跟车搭把手而已,在其中的占比不到1%。

专职的女卡车司机本来就是凤毛麟角,而像王金芝这样,一个女人开着半挂跑长途更是闻所未闻。在这个以男人为主的卡车司机群体中,王金枝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披星戴月,是卡车司机的生活常态

从96年拿到驾照,在家附近倒腾些粮食、饲料之类的小生意,到现在一个人开着半挂车全国跑,20多年的时间,王金芝这个名字在货运行业渐渐成了一个传奇。

王金芝干起活来,比男人还要“狠”。王金芝说:“我是一个不怕吃苦的女人。” 她一个人开一辆车,比一般的驾驶员要付出更多的体力。为了赶时间,她在路上非常抓紧效率,除了中途加油、上厕所,几乎不会停顿,也不休息。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车上的酒精和口罩,疫情期间的标配

作为一名女性司机,王金枝并不能像其他男性卡车司机一样容易找到开车搭档,大多数情况下,只能自己硬抗。

凭着坚强的意志,往往两个男性卡车司机才能完成的运输任务,王金枝一个人就能做到。王金枝开车又快又稳当,从不差事儿,很多男司机提起他都会竖起大拇指。

“能一边开车跑遍祖国的大好河山,一边凭自己的双手去赚钱,我这一生不遗憾。如今儿子在俄罗斯留学,学业有成,我为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感到骄傲。” 王金芝的性格爽朗热情,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她依旧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激情和憧憬。

期待疫情结束的那一天

今年春节,王金枝又是在外面过的。腊月27日,在哈尔滨读研的儿子买了机票飞到上海,去和王金枝汇合。“过年期间因为疫情影响,机票大降价。

我一查机票三百多,就说儿子你赶紧买吧,咱们上海碰头。”两人拉了一车货,三十晚上到了重庆,然后在重庆呆了三天。

“我们在重庆订了一个挺不错的宾馆,一天大概一百多吧,然后我带着儿子逛街,给他好好置办了几身新衣服,就当过年了。”

王金枝离婚多年,靠着开卡车和儿子相依为命,支撑两个人的生活。对于她来说,有儿子在身边就万事知足,至于在哪里过年,都不重要了。

跟儿子相聚了一个多星期,她就送儿子回去了。儿子有学业要完成,自己还要拉货,最重要的是,王金枝自己吃点苦没啥,但是她不忍心让孩子一起受这份罪。
送走孩子,王金枝又独自踏上孤独的旅程。

贷款还完了,儿子研究生毕业了,重卡女司机:我终于能歇歇了

疫情的影响无处不在

这个月底,王金枝的贷款就还完了,正好孩子也研究生毕业了,她打算回老家陪孩子好好休息一下,看看老家的街坊邻居。好在经过一番紧张的防控治理工作,目前东北的疫情基本结束,她们可以过个稍微放松一点的假期。

“不过还是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大家尽快恢复正常生活,毕竟大家都等着开工、开学,所有的一切都正常运转起来,我们所有人也才能更好地生活啊!”(文/卡家号:涂子君)

卡友用车卡家号记录卡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