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5000元运费扣2000,卡友怒骂武汉货主:太不要脸

2020-08-28 04:00:00 林晋
卡车之家
林晋

简单的心境才能拥有快乐的心情

4个月前辽宁卡友夫妇不远万里、不要运费、搭上油钱、不惧病毒多次驰援武汉输送蔬菜,4个月后辽同样是宁卡友给武汉货主送蔬菜,结果却面临因蔬菜品质差卖不上价被当场克扣卡友运费。

气愤填膺的、路见不平的东北卡友见同行受难,当场只能一声怒吼,录制视频声讨武汉货主忘恩负义、人品堪忧。

运费克扣早已成为货运行业的顽瘴痼疾,尤其是绿通运输更甚。绿通运输途中卡友有义务保障货物无短缺,无损坏,无人为的变质,但是货物出现任何变质情况、卖上价都要卡友买单显然不公平。

5000元运费扣2000,卡友怒骂武汉货主:太不要脸

货运行业恶意压价的歪风邪气早该杀一杀了,否则卡友的心伤透了凉透了终究难复原。

为什么好好说话无济于事,为什么合同条款成了一纸空文,为什么卡友只能任凭一时气愤来靠闹维权,这背后是卡友弱势地位的无奈,也是市场规则漏洞的缺陷,压价成本太低,惩戒力度微乎其微,所以才会屡试不爽。

孰对孰错?运费被扣卡友只能满腔怒气发声声讨吗?

目前当地武汉市场已经回应,但只是声称这是货主和卡友的矛盾,与市场管理方无关。当地市场监管局也介入称7000的运费已经给付了6500,卡友对于处理结果相当满意已经离开,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

事实上卡友并不这样认为,只是当时无奈纠缠一天,加上同行老乡也为此奔波呼喊一天,实在过意不去,所以才无奈接受了对方的解决方案。

运输一趟500元被克扣,押车两天时间被耽误,货物品质不佳全赖卡友迟到,从开始克扣两千到最后振臂一呼变成五百,这样的弹性操作、随意裁定暴露背后规则条约的薄弱,究竟运费克扣多少参考标准是什么?

由谁说了算呢显而易见,双方地位不平等、矛盾协调机制不健全,这也是造成卡友屡屡会采取以闹维权这种极端手段背后的无奈。

5000元运费扣2000,卡友怒骂武汉货主:太不要脸

病毒凶险但卡友不惧,运费克扣卡友却无能为力。病毒终有一天会消灭,可随意克扣运费的现象何时才会消亡?

虽然卡友们说打死不拉绿通,但是货源短缺高速减免,绿通依旧是卡友无法拒绝的货源之一,可是拉绿通的风险高面临的压车卖货、克扣续运费纠纷不少。

说好的不结运费不卸货结果人家压车卖货、还动不动就拒收,随随便便就压价,要是押车卖货卖不上价全赖卡友,卡友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委曲求全。

面对绿通货主克扣运费太狠,行使滞留权力风险又大,万一货物变质得不偿失,有时候忍无可忍也会靠着满腔怒气发声声讨。其实要不是迫于无奈谁会大庭广众之下放下颜面靠闹维权呢?

鸡西果品批发市场,卡友因克扣运费怒摔一车西瓜!

不久前在鸡西果品批发市场卡友夫妇发布一则视频,视频中满地的西瓜一片狼藉,卡嫂上来就一句两千块钱摔西瓜玩,见过吗?

就这么豪横。原来不是卡友发财找法显摆,而是日夜奔波运输一车西瓜到了目的地,货主却以西瓜颠出小坑拒付两千运费,卡友有气没地方撒,只能怒摔西瓜。卡友的意气用事不值得效法,但是卡友被克扣运费的怒气究竟该怎么撒呢?

虽然说争论一个事件的孰对孰错不是最终的目的,但是类似的利益纠纷频繁发生,卡友弱势地位难改变,货主压价成为行业常态,怎么办?

各行各业都有恶意压价的行为,像建筑行业出现恶意压价的行为市场监管部门会对其停业整顿、不予办理资质升级和增项手续、招投标扣分等处罚,但是货主压价却很少有人为此买单,市场管理者不会介入,惩戒力度小,违法成本低,所以屡试不爽。

5000元运费扣2000,卡友怒骂武汉货主:太不要脸

绿通运输行业急需规范,市场监管部门不能缺位,一句只是货主和卡友的纠纷,与自己无关显然是推卸责任。沟通对话无济于事,纠纷处理机制缺位、诉诸法律费时费力,以闹维权才会屡屡越界。

只有规则归位,遏制压价克扣运费现象,靠闹维权的现象才会止步。可事实上运价纠纷警察不管、双方矛盾只能诉诸法律、要么依赖靠媒体力量,除此之外其实行业更需要强硬有力行业协会组织保护团结散户卡友群体,规范行业秩序,保障卡友的合法权益。

恶意压价、克扣运费这种行业歪风陋习猖獗,伤害的不单单是一个地方货主的形象,一个卡友的切身利益,损害的是整个市场秩序危害行业长久发展甚至会演变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最后没有一个赢家。

这种行业歪风陋习切不可轻视,市场监管部门该做的是应该提早预防而不是事后撇清责任。(文/卡家号:林晋)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