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延期10小时运费克扣20万,卡友忍无可忍竟干出这种事

2020-10-12 04:00:00 林晋
卡车之家
林晋

简单的心境才能拥有快乐的心情

如今运输行业层层外包、合同分解现象相当普遍,大物流外包小物流,小物流又分解挂靠公司,挂靠又承包给散户早已成为行业的生存法则,可这种层层外包、合同分解式的合作背后是高风险,货物丢失、时效延期,运费拖延成为这种合作的附属产物。

延期10小时运费克扣20万,卡友忍无可忍竟干出这种事

尤其对于下游货车司机来说,一旦运费延期给付,长期垫款跑运输更是常事,运费不到位时效不达标又产生违约款,拖欠的运费被抵消违约金,长期白跑不是没可能。

对于上游物流企业也一样,风险相当高,可一旦发生货损或者时效不达标,有时候承运人都找不到甚至货物也会无影无踪。

延期10小时,运费克扣20万,运费欠款成了违约金!

如今的挂靠企业比比皆是,挂靠企业不单单是从事挂靠业务,对外也承运货物运输。挂靠企业即便是签订货运合同,也没有承运能力,实际的承运人往往货运散户。

刘师傅是安徽一挂靠企业的货车司机,刘师傅从挂靠公司接手了其上游货运企业外包的一些运输业务,业务中有一单是从成都发往新疆的分体式空调,可这一趟运输业务光拖欠运费就高达20万。

合同明确规定月底结算运费,可却是一再拖欠,前前后后运费拖欠高达50万。

可对于货车司机刘师傅关于拖欠运费的说法,上游物流企业并不认可,原来他们也是承接的其上游的货运任务。

因为与对方签订规范的货运合同,货物延期、货物破损有违约金,因为成都发往新疆的运输中出现10小时的延期,箱体也有破损的现象,被其上游企业收取违约金,所以顺势便将这一单中20万当成违约金拒绝给付。

延期10小时运费克扣20万,卡友忍无可忍竟干出这种事

合作几次都是运费一再延期、克扣导致刘师傅无力调动车辆完成接下来的运输,最后成了违约方。刘师傅认为货到付款天经地义,并不认同其将运费欠款当成违约金的做法,多次上门讨要无果。

刘师傅也因此拿不到运费更带来连锁反应,跌入有家不敢回,雇佣同行上门讨要工资也无力结清,家里老人孩子都无力抚养的惨境。可即便如此闹上法庭双方依旧是各执一词。

124万空调丢失,司机电话打不通,背后是谁在捣鬼?

之后不久这家上游物流企业又将价值124万的空调运输任务外包给了一家成立时间并不长、注册资本也不多的下游物流企业,然而上路没多久两大卡车1100多套空调却集体失踪了。

约定的到货时间到了却出现车货全都失踪,承运司机的电话打不通了这种诡异的现象,这可急坏了这两家企业,多番打听才知道就是被刘师傅扣下了,刘师傅因为运费克扣拖欠一直讨要无果,最后才出此下策。

连车带货扣在服务区,托运企业得知车货都扣在服务区,直接上演了一场抢货大战,最后刘师傅趁乱将550台空调拉走扣押藏匿要求对方结清欠款,可上游企业并没如期打款,反而将其、挂靠企业、空调实际承运企业全告上法院。

拖欠运费,刘师傅损失惨重就扣押了对方另外委托别人运输的货物,最后反而沦为被告判定返还货物,忙活一场得不偿失。

本应该是原告最后沦为被告,本来受害者最后沦为加害者,用这样极端的手段维权是被逼无奈也是法律淡薄体现,更是货运行业层层外包、合同分解所产生的潜在风险。如果该物流企业量力而为不贪大贪多就不会出现这样的货运风险。

如果货车司机面对运费拖欠能够选择合法方式维权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如果挂靠企业能够少一些不靠谱的中介撮合业务,也许卡友不会陷入如今得不偿失的困境。

延期10小时运费克扣20万,卡友忍无可忍竟干出这种事

货物行业遵循森林法制弱肉强食无可厚非,但是发展的根基不是不断蚕食底层卡友的合法利益,如此生存模式发展手段必将给自己的未来埋雷,想要靠层层外包合同分解做大做强的物流企业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文/卡家号:林晋)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