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2020-09-29 04:00:00 林晋
卡车之家
林晋

简单的心境才能拥有快乐的心情

超载车、危化品过黄河有捷径,平阴东大浮桥给钱就能走。30吨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货车给钱过平阴东大浮桥!浮桥已经成了超载货车横渡黄河的便捷通道,当地超载管理松懈安全隐患高已经成为常态。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浮桥上日均车辆通行量高达2500辆,安全没保障!

浮桥是什么样的?一个个用螺栓连接的钢铁浮舟作桥墩,桥面上铺设的的是厚钢板,承载能力可想而知。

在波涛汹涌的黄河上面这样的浮桥很常见,一个个横跨几百米的黄河,桥面下是暗流涌动,随着一辆辆大货车通行,桥面来回晃动、起伏不定。过桥没有专人引导,行车没有安全车距,桥上没有任何安全保障可言!

在黄河下游济南平阴县就有5座浮桥,浮桥上面日均车辆通行量高达2500辆,而且上面通行的不少是严重超载的大货车、还有危险重重的危化品车。

一直以来浮桥因其构造简单、架拆便捷、造价低廉深受好评,作为应急救灾或作为临时性交通设施实用便捷,可如今临时交通设施成了供货车日常频繁使用的通行设施。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超载卡友在浮桥上谋路权,到底是谁的错?

难道货车路权已经难到这种境地了吗?究竟是谁将大货车逼上浮桥,还是卡友自己的选择呢?

难道卡友只能在浮桥上谋求路权,现实确实如此,距离浮桥不到一公里就是钢铁铸就双向6车道的黄河大桥,4轴以上即便是空车也不让上桥,没办法路权不畅,浮桥成了眼前不绕行的唯一的选择。

可除了空车,谁给超载货车打开方便之门,本身浮桥就隐患重重,还放任超载货车堂而皇之驱车直入,浮桥上的安全如何保障?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浮桥本身硬件设施就堪忧,软件管理更成问题,即便是超载给钱就可以上浮桥,反正过了桥就不是自己管辖的地界了,一个个地磅形同虚设,一座座浮桥成了捞钱的工具,一个个超载的大货车就是待宰的羔羊。

为了路权为了逃避检查罚款,超载卡友也乐意掏这份钱。卡友尤其是超载卡友在浮桥上谋路权,是卡友和管理者达成的“默契”,是双方将安全都抛之脑后达成的“和谐”。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无视制度规范,危化品车过浮桥工作人员催促赶紧走!

黄河大桥车货总重30吨都不让上,东大浮桥即便50吨以上都可以随便过。工作人员还温馨提醒,走西边的磅,东边不让走。这恐怕仅仅是浮桥上日常管理松懈、制度形同虚设现象中的冰山一角。

当面对成排的危化品车辆过桥,《山东省渡运管理办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危化品车辆过浮桥要单车单向通过浮桥,禁止超载超限车过浮桥,即便是自行车也要求行人推行通过。

可是面对这样的管理制度,工作人员却说没事、没事、走、走,一再催促后车赶紧通行。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浮桥上没有管理人员引导,没有限高设备,地磅称重形同虚设,管理人员尸位素餐、一味地纵容放任,这样的状态恐怕早已经形成常态了,想要得到根治并非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目前平阴县县长已经明确表态,要痛下决心保证不再失信,要调查处理,追究相关责任人。同时实施综合执法,非现场执法,杜绝超载货车上浮桥,同时对于危化品车辆配置专人负责监管疏导,确保危化品车辆单车、单向通过,避免并行现象。

希望这些管理制度能形成长效制约机制,而不是为了一时平息舆论走的形式。

空车不让上黄河大桥,50吨超载车给钱就过,治超乱象何时休?

钢铁铸就双向6车道的黄河大桥管理严格,空车也不能上。螺栓连接的浮桥危险重重,50多吨额超载卡车照样畅通无阻。这就是如今的卡友面对路权不畅,不是管理制度厚此薄彼,而是落地执行有松有紧。

正是这种有松有紧管理给超载之路留下可乘之机,让超载货车畅行无阻,才导致超载乱象屡禁不止,安全事故高发频发,更让标载的货车司机深受其害,如果一些地区在落地实施上能堵住管理漏洞,那么货运行业的安全隐患问题也就能够得到彻底根治。(文/卡家号:林晋)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