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2021-01-16 04:00:00 小K
卡车之家
小K

舍得。

“人生几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期间总会出现各种坎坷与波折,这大概是我们所有人都会经历的。不同的是面对逆境有人乐观以对,坦然的面对自己坦然的面对生活。”

作为一名卡车司机周师傅是特别的,在提笔准备写他的故事之前,我想到了这句话于是先把它写下来。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应周师傅的要求其本人不出镜,仅拍车)

周师傅落难记

时间倒退到一年半以前,那是周师傅还是别人口中的“周总”;作为浏阳人得益于当地已经产业化的工程脚手架租赁业务,周师傅很早就和同乡开始从事这个行业。最开始在长沙周边做,后来到长沙市里开展业务,再后来又南下广东。

随着年龄的增长、业务的扩大,周师傅的个人财富也在增加。2015年周师傅在老家投了200多万建了一栋6层的楼房,全款盖楼那是属于周师傅的“高光时刻”。

不过也正是那个时候脚手架的租赁业务开始走下坡路,盖楼耗损大部分现金之后生存竟然受到了威胁。趁着还有点家底,转行就成了不得不做的选择。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正好周师傅的同学准备在广东佛山投资一个电镀厂,二人一拍即合;此后周师傅开启了自己3年多的“噩梦”之旅。“噩梦”这个词是周师傅对那三年的总结,个中艰辛都包含在这两个字里。

一开始电镀厂生意还是不错的,周师傅和他同学都为二人的决定暗自高兴;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国家环保政策的收紧,电镀厂这种高污染的企业就成了被检查和限制的对象。

有时为了应对检查厂子一关就是十天半个月,这边场地、人工费用没法停,那边着急交货期的客户选择退单另找他人,周师傅和他同学这两位老板成了名副其实的“夹心饼”。

这样一来除了前期赚的钱,还得时不时的往里垫钱,为了节省开支周师傅连厂里的保安都辞退了,自己就住在保安室里兼职做起了“保安”。在停业的时间段里,看着空荡荡的厂区周师傅说自己的心在滴血。

不过每次复产之后,忙碌的工作又会将之前的总总加以掩盖。就这样忐忐忑忑仿佛“过山车”般经营了2年,周师傅陆陆续续又往里搭进去100多万。

此时摆在周师傅面前的处境是几百万投资被套牢,国家查环保越来越严,后续业务只会越来越惨淡。是坚持还是放弃,周师傅得做个选择。一番思量之后周师傅和他同学决定对厂子进行环保升级,再继续经营。自己的钱已经耗尽,周师傅只能找亲朋好友去借,东拼西凑又搞来100多万全部投到了厂里。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厂子环保升级后,不用再担心被政府部门查处了;不过生产成本也跟着蹭蹭的上涨,在成本拼不过大厂的情况下,厂子的经营又陷入了困境。这时周师傅的同学开始顶不住压力,玩起了“神隐”。

担子全落到了周师傅头上,跑业务、借钱、管理厂子成了他那段时间生活的全部,周师傅说那时自己就是个陀螺,每天都是晕头转向的。又坚持了一年,周师傅彻底绝望了,只能“认栽”;痛哭一场后贱卖了厂子,背着几百万的债务回到了浏阳。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曾经的“和天下”变成了如今的“金白沙”)

铩羽而归,被追债、自我颓废成了周师傅的日常;都说“失势的凤凰不如鸡”大起大落之后最是能看清世道人心。周师傅也想过把那6层楼房卖掉,不过最终还是放弃,那是属于自己过往的“荣耀”,也象征着一个男人的自尊。

但是三个小孩要养,生活也得继续,在爱人的鼓励下周师傅选择放下身段重头再来。在表弟的介绍下,周师傅买了一辆江淮康铃H5轻卡给浏阳当地一家食品企业倒短,每天将货物从厂里运到物流中心。以上这些就是周师傅从“周总”变成卡车司机的历程。

初识周师傅

七分裤、运动鞋麻利的身手让周师傅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年过40的中年人;初见他的时候是7月份,他正在卸货。我表明要采访的来意之后,周师傅很爽快的答应了,并招呼我到阴凉的地方,说自己卸货还得一段时间,卸完货就能接受我的采访。

趁着周师傅在卸货,我到附件的商店买了些饮料,回来的时候周师傅也正好忙完了。坐进驾驶室,周师傅关上车窗打开了空调,受到这种“礼遇”让我对周师傅心存感激。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周师傅让人感觉很“舒服”的人,这或许跟他的人生阅历有关系,那不同于市侩圆滑,哪哪都透着一种“真诚”。如今开卡车“倒短”,周师傅一个月收入大概在一万左右,他爱人也在外上班。两人除掉生活开支之后,把钱都用来还债。

我问周师傅对货运行业有什么看法,周师傅笑称自己就是个“菜鸟新手”没什么太深的体会;他干的是有固定货源的活,而且大厂比较正规,运费公道同行之间也没有乱价的情况,跑的多就赚的多,也不存在拖欠运费的情况,只是工作时间不太固定,吃饭什么不是很方便。

周师傅坦言倒短跑运输只是自己的“权宜之计”,主要是不想让自己像之前那样颓废,同时也告诉那些债主自己在努力赚钱不会赖账;不过开卡车赚的钱与百万级的债务相比实在太少,因此也只能做个“过渡”。

从年入百万的老板到职业司机,卡友周师傅为还债转行开卡车

(繁忙的物流园里藏着多少的人生沉浮)

至于以前是老板现在给人打工,周师傅说最开始心里也是有落差的,甚至可以说落差很大。

不过形势比人强,心里再不舒服也只能向现实妥协。好在周师傅生性乐观,即便被生活虐的体无完肤,心里也没有放弃过希望。慢慢也就习惯了如今跑车的生活,并且人有事情做就不会胡思乱想,心态、心情都好了很多。

文末

和周师傅不知不觉就聊了一个多小时,考虑到他是按趟赚钱的,就没好意思打扰他太长时间。虽然周师傅说赚钱不在一时,聊聊没什么关系,不过我总觉得过意不去。与周师傅分别以后,一路上我心里久久不能平复。

与周师傅的经历相比,我的人生确实平淡无奇;大起大落的人生到底会给人的内心带来怎样的冲击?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任再多的语言也是没法描述清楚的。

周师傅并没有把自己描述成坚强不屈的“铁人”,有很多地方甚至自揭其短,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并坦然接受这一切是一件需要莫大勇气的事情。这份真实和坦然也许就是我觉得和周师傅在一起聊天很舒服的原因。(文/卡家号:小K)

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