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联合执法扣车黄牛“代办”执法变成了“做生意”

2019-06-04 11:16:27 马涤明

有网友发文质疑河南郑州中牟县交通运输局与交警联合执法涉嫌“收黑钱”,称三辆半挂货车被以超载为由扣留,通过黄牛花费34500元后,车辆被放行,每人却只收到5000元的罚款票据。当事司机称,虽然货车均改装且超载,交钱后驾照并未被扣分。

联合执法扣车黄牛“代办”执法变成了“做生意”

当日晚,中牟县公安局通报,已成立调查组,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迁就。目前,两名中间人已被控制,另一中间人尚未到案。而中牟县交通运输局方面给媒体的回复称,该局执法人员不存在无手续扣车、通过中间人收“水果费”等情况;经调查,执法人员从未收取过任何人的任何物品,代办神秘中间人(黄牛)与该单位执法人员无关。

县公安局已成立调查组,司机所举报的情况是否属实,有待调查结论出笼;而交通局那边“经初步调查”便迅速给出不存在任何问题的结论、基本否定了所有的举报问题,如此“调查”是否效率太高,结论过于草率?

车主给了黄牛34500元钱,只收到两张各5000元的罚款收据,余下的钱款究竟都落到了谁的腰包,官方正在调查中。如果放行被扣车辆与黄牛收钱之间确实存在因果关系,则很容易指向黄牛与联合执法机构的真实关系。

车主给媒体的说法是,“次日,三名司机通过黄牛说情……”,这至少说明,这几个黄牛在当地名气不小,而这“名气”显然由“办事能力”而来。这就叫人怀疑:在当地是否已经存在某种执法者与中间人收黑钱的“黑链条”?而从媒体发布的视频来看,两位黄牛与货车司机“谈生意”谈得十分娴熟,不难看出,这种“业务”已经做得轻车熟路。

两部门联合执法,按理说部门间既互相配合,也会互相监督、制约。但现在看来,仍然出现了这边黄牛向车主收黑钱,那边执法部门“应声”放车,且相关处罚与法律法规不对标的情况。如果“黑钱”确实流向了执法者,问题肯定不简单:是否存在集体收黑钱的黑幕?

而一旦查实集体性违法乱纪,处理上是否会“法不责众”?抑或又是“临时工扛大旗”?鉴于以往类似事件的处理模式,有必要事先打个“预防针”。

从法律角度说,执法者收黑钱后减轻对违法的处罚,涉嫌索贿受贿;若是应罚应缴的钱款被私分,则涉嫌贪污。按照《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十六条的规定,“以实施行政事业收费、罚没名义收取钱物,不出具任何票据的,给予开除处分。”那么,如果最终查实确有警务人员参与收黑钱,仅仅警告、记过或免职都不合适。

中牟县车主举报执法部门“联合收黑钱”一事,相关证据和疑点非常清晰,很可能是涉及到两个执法部门、众多人员的严重违法乱纪问题,调查处理的难度不容低估。少数交通执法人员乱收费、乱罚款、收黑钱,放任违法行为,在很多地方都是一个久治不愈且十分敏感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政府形象与执法公信。上级部门介入,乃至升格调查,大有必要。

改装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