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赢蓝天保卫战 长沙或将开启新能源货车时代

2019-07-31 13:32:17 杨珮琳

随着续航里程、充电桩的增加,电动车正在以蓬勃之势进入百姓生活。2019年6月25日,长沙正式实施新能源纯电动载货汽车放宽通行交通措施,规定除万家丽路高架桥全天24小时禁止通行外,新能源纯电动载货汽车不再受市区货车通行限制。

为赢蓝天保卫战 长沙或将开启新能源货车时代

(长沙交警进行夜间执法)

有不少市民也表示了担忧,新能源货车的出现到底意义何在,又会对交通产生哪些影响?

现状:柴油车成为大气污染主要来源

生活中,“雾霾”二字对市民来说已经不再陌生。专家通过大气研究与治理攻关项目的开展,发现硝酸盐已经正式取代硫酸盐在二次成分里的地位,成为占比最高的组分,而对硝酸盐排放贡献最大的非机动车及非道路移动机械莫属。

根据《中国环境状况公报》,中国机动车2016年保有量2.95亿辆,其中汽车1.84亿辆,柴油车仅1878万辆,占机动车保有量的6.4%。在庞大的机动车当中,柴油货车不过是“九牛一毛”,却成为主攻目标之一。

为赢蓝天保卫战 长沙或将开启新能源货车时代

(长沙润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租赁的新能源货车)

纵观世界发展经验,公路因便捷、便宜等特性,在多国担当物流运输的主力军,我国在过去30年也不例外。不同于私家车,柴油车是一种生产资料,多拉货多挣钱。这就决定了它对低价格、低运行成本、高强度的需求。在我国,自主品牌为主的柴油车行业,低价竞争现象很明显,能省钱就省钱,运行时保养也经常被忽视,排放超标情况很严重。

数据显示,重型柴油车保有量占机动车保有量不足10%,但氮氧化物排放占移动源60%—70%,颗粒物排放达90%以上。年检时,汽油车一次上线合格率能达80%—90%,柴油车只有50%—60%。路检时,大货车合格率也仅有一半左右。

相关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柴油机高温燃烧会排放氮氧化物,没有完全燃烧则会排放颗粒物。氮氧化物进而转化成硝酸盐,而没完全燃烧产生的颗粒物,主要成分黑碳,可促进二次颗粒物的快速增长。而根据中科院通报的大气污染成因,二次颗粒物是PM2.5最大来源。可见,柴油货车污染问题已成为影响大气环境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趋势:政策、补贴倒逼汽柴油转型

近年来,我国在柴油车污染治理中已有动作,各地也开展了一些探索和实践,从针对一部分柴油车进行提标改造,到油品质量提升。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柴油车监管中仍存在各种问题。

2019年,交通运输部等部门发布了《加快道路货运行业转型升级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建设安全稳定、经济高效、绿色低碳的道路货运服务体系,加快道路货运行业的转型升级。

从国际环境来看,不久前,德国联邦行政法院作出判决,允许德国城市颁布柴油车禁令。与此同时,罗马、巴黎、雅典等多个欧洲城市也都提出要在近几年内禁止柴油车在这些城市行驶。

2009年开始,我国对指定范围内的新能源汽车给予购置补贴。2014年,我国财政部等部门提出,自2014年9月至2017年末,对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

2017年底,财政部等又发布公告明确,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购置的新能源汽车继续免征车辆购置税。同时,新能源车还享受着不限行、不摇号等政策,可以说为新能源车的发展开拓了一条“阳关大道”。

这十年间,针对新能源车的政策在不断调整,不变的是对新能源车的支持力度。即便是补贴开始实行“退坡机制”,其目的也是为了倒逼新能源汽车技术升级。

从国内来看,北京、上海等城市也纷纷行动起来。在上海,持有上海市通行证的纯电动货车不受限制,除了在设有“禁止货运车通行”禁令标志的道路(含高架道路);在武汉,新能源小型客车将不受单双号尾号限行,新能源大型客车和货车通行限制也相应放开。对从事城市配送的新能源物流车发放通行证,三环线内按照核定线路通行。

为坚决打贏蓝天保卫战,湖南省生态环境厅近日发布了《湖南省柴油货车污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其中明确目标:到2020 年,全省在用柴油车监督抽测排放合格率达到 90%,排气管口冒黑烟现象基本消除。

全省柴油和车用尿素抽检合格率达到 95%,违法生产销售假劣油品现象基本消除。全省铁路货运量比 2017 年增长18%,中长距离大宗货物铁路或水路运输比重得到提高。

据相关负责人透露,长沙关于柴油货车污染治理攻坚战的具体实施方案正在制定中,其中工作目标将与湖南保持一致。

落地:长沙物流运输企业动作频频

长沙正式实施新能源纯电动载货汽车放宽通行交通措施。不仅仅代表新能源纯电动载货汽车迎来新机遇,并将逐步成为长沙城区货物运输的主要交通工具。更重要的是,新规定的制定实施对于减少长沙城区大气污染物排放和破解白天城市物流运输难题具有十分重要作用。

从长沙交警部门提供的交通违法数据统计来看,六月份长沙城区查获货车闯禁区13800余起,高居交通违法排名第三位;新规实施头半个月(2019年6月25日至2019年7月9日)全市共查获新能源纯电动货车闯禁区16起(全部为进入万家丽高架桥),而上月同期为210起,违法数据下降93%。

新能源纯电动货车虽然有“零排放”的优点,但与传统以汽柴油为燃料的货车相比,在续航里程、载货质量等方面都不具备竞争优势。在新规实施前,长沙新能源纯电动货车的数量并不多。据统计,全市共有新能源汽车112113台,其中纯电动载货汽车4397台,只占新能源汽车总量的3.9%。

而新规定实施以后,除了受道路条件限制的万家丽路高架桥不允许通行外,对新能源纯电动载货汽车的通行限制全面放开,电动载货汽车已具备明显的政策优势,迅速引起城区货运物流企业和个体运输户的高度关注。

“原来使用的都是传统能源货车,看到长沙交警颁布的通告后,我认为使用新能源纯电动货车是今后长沙物流运输的发展趋势。”长沙润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志军首先租赁几台新能源纯电动货车,解决目前白天货运的问题。

他表示,下一步会购买一批新能源纯电动货车,逐步替代现有的传统能源货车。

不仅如此,新规实施后,车管所的上牌数据也有所变化。6月25日至7月9日,半个月时间全市新能源纯电动货车上牌数为27台,而上月同时间段的上牌数为零。

声音:加强新能源货车管理同样关键

随着长沙机动车总量快速增长,城区道路交通压力不断加大,从1999年开始,长沙交警采取了夜间货运的交通管理措施,除涉及民生和公共服务必须的车辆外,白天限制货车通行。

十几年来,限货措施一定程度缓解了城市道路交通拥堵,但也难以避免给一些企业和居民货物运输带来不便。有的企业和个人为了规避限制,采用改装微型面包车或小型客车从事货运,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现象比较普遍,给长沙城市道路运输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

“空气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如果能够通过传统货车的转型,给市民带来更好的空气和环境,我第一个支持。”市民王敏如是说。

长沙市人大代表陈树也对长沙的做法表示充分肯定,他认为此举既是便民,也鼓励了环保、低碳的生产生活方式。但对于环保能源,世界各国都在研究探索中,新能源货车的推广中不必“一刀切”,对市场后续的一系列反应,政府部门也需有所考量。

的确,如陈树所说,“新旧更迭”本是好事,但在随机采访中,也有不少市民对于新能源货车的监管提出的担忧。

对此,交警部门也表示,下一步,长沙公安交警会加大对相关车辆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的整治力度,进一步规范长沙货运车辆交通秩序。

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