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庆红岩的前尘往事

2006-08-02 12:04:00 尤物的陷阱
卡车之家
尤物的陷阱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在中国提起重型汽车,人们往往论及的要么是中国重汽,或者陕西重汽;或者干脆是福田欧曼、北方奔驰之类。重庆重汽长期游离于人们的视线之外,让人惊诧不已。论及发展基础,重庆重汽(四川汽车制造厂/红岩)要远远好于其他企业。

    在一代车时代(上个世纪60年代初),四川汽车制造总厂的生产线系国家耗巨资引进欧洲全套设备,产品是当是国际最先进的贝利埃重型汽车。而此时济南汽车制造总厂的设备大多是自制的土设备或者国内生产的简易设备。而陕汽更可怜,连车辆的大梁都需要委托济汽代为加工。

    在二代车时代(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四川汽车制造总厂分工建造的是斯太尔1491和2891等大吨位重型车项目,陕汽分配的项目是以1491为基础的军车车型,济汽分配的是991和1291等中吨位重型车。从2000年分家时,济汽分到了桥和发动机两个项目,陕汽分到了桥和变速箱项目。

    而重庆重型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分到了桥、发动机和变速箱三个项目。是三兄弟中总成配套厂最齐备的一个。然而遗憾的是,这几年,红岩的发展却不尽人意。不但名列斯泰尔三兄弟最后一名,甚至被半路出家的福田欧曼超越,就连同城的重庆铁马都敢肆意抢红岩的客户。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管理!我们只能说,红岩的管理出了问题!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徐仁根调往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担任总经理之后,红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强势的领导者。特别是2000年,中国重汽集团分立后,与陕汽张玉浦的绝对权威,中国重汽集团有限公司马纯济和蔡东“政治与技术”的搭配外,红岩和下属的重庆康明斯、綦江变速器有限公司的关系一直调整的并不好。

    在和重庆汽车研究所的关系,也没有协调好没有起到1+3〉4的作用。反倒被到处挖角,“拚装”整车的欧曼超过。以至于,后来湘火炬提出收购计划时,重庆国资委根本无力抵抗!然而湘火炬收购红岩后,投入巨资开发新车型。但是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红岩的管理问题。

    在德隆系现金链出现问题后,重庆方面果断的回购了湘火炬所持股份。这一点和陕西汽车集团形成鲜明对比。尽管我们还不知道,陕西方面的考虑,但是今后潍柴和陕汽集团争夺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以及法士特变速器必有一场恶战。

    要知道,张玉浦和谭旭光都是强势人物,除非拥有大智慧的撮合,二者共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毕竟陕西康名斯和潍柴动力LANDKING属于同类产品,并且二者不存在互补性。这一点上,重庆红岩赎身自救持荣待嫁则显示出重庆国资委和重庆市委市府的远见!

发动机变速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