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挂靠经营"潜规则"曝光

2009-09-18 08:35:00 呆桃奶赞
卡车之家
呆桃奶赞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南昌安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制定霸王条款,以代购保险“卡住”车主年检证明的行为,仅仅是省城汽车运输行业中挂靠弊病的一个缩影。该问题经本报曝光后,引起了强大的反响。昨日,又有多家挂靠公司被车主举报。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汽车挂靠公司“潜规则”、“霸王条款”屡见不鲜,挂靠经营确实存在不少问题。

挂靠经营'潜规则'曝光

●  投诉一:转出挂靠公司车主要缴6000元“包干费”

    昨日上午,车主樊先生向本报反映,他在去年6月购买了一辆大型货车,挂靠在南昌市桃胜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桃胜公司)。挂靠合同签订前,桃胜公司口头承诺各种优惠,可一旦挂靠进去,想转出来就换了另一种嘴脸。樊先生告诉记者,他的汽车是按揭购买,如期付清了银行利息和本金,现在想转出桃胜公司,对方却要其缴纳6000元的“转出包干费”。

    记者在对桃胜公司进行暗访时,工作人员表示收费多少是老板说了算,要想讨价还价必须老板同意。随后,记者又以车主的身份拨通了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李女士的电话。李女士称,樊先生的汽车只挂靠了一年多就提前转出去,公司没有赚到钱,收6000元算是比较便宜的。随后,记者希望李女士提供收费6000元的法律依据或物价部门的收费标准。她却表示,“我不跟你讲那么多,反正每家公司都是这样的,要想转出去就交包干费,这是行规”。

    对此,樊先生表示,按照物价部门的收费标准,汽车从挂靠公司转出时,除了2000多元的二手车交易费是主要费用外,下户、建档等行政手续收费都很便宜,桃胜公司要求缴6000元实在太离谱。

●  投诉二:养路费保证金被扣变成保险“押金”

    本报昨日曝光了南昌安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单方面设立霸王条款。挂靠在南昌天缘汽车租赁公司的车主老陈说,他遇到的问题更糟糕。老陈告诉记者,天缘公司除了制定同样的霸王条款外,还要扣留车主来年的保险费,美其名曰“押金”。

    老陈表示,养路费存在的时候,车主都要缴1000元给挂靠公司作为保证金,燃油税改革取消养路费后,按理说这1000元保证金应该全部退回给车主,但是天缘公司仍旧将这笔钱“暂时”扣留,说是车主来年缴保险的“押金”。

    和老陈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挂靠在南昌华隆汽车运输服务有限公司的车主徐先生。他告诉记者,按照保险公司的营销手段,各家的险种会有一个差价,并给挂靠公司和经办人一定的“返利”,或者“回扣”。另外,如果挂靠的汽车到了报废期限,或者出现事故,由养路费保证金变相成的保险“押金”,基本上都会被所在挂靠公司截留。

●  投诉三:挂靠二手车转卖需缴“合同签订费”

    连日的调查中,记者发现一个怪象:具有道路运营法律资质的挂靠公司,很少购买车辆,也不直接从事经营活动,更不承担挂靠车主的安全责任。

    挂靠在南昌景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一位车主坦言,大部分挂靠公司只是借垄断运输经营权,收取管理费,实际上是一种空壳运输公司。该车主还投诉,景翔公司在二手汽车转卖过程中,还要求购买方缴纳300元的“合同签订费”,且不开正规发票。对此,记者采访该公司负责人熊老板时,其以“备案费”解释,却无法说明这一收费的法律依据和物价标准。

    昨日下午,一名自称是挂靠公司老板的人致电本报,坦言挂靠公司也有很多苦衷,希望相互理解。该老板表示,其公司每年虽然可以收取40多万元的挂靠费,但平均摊到每辆车上,并没有什么利润,为此不得不变相乱收费。

    在和这名老板的交谈中,记者还意外获悉一个“行规”:挂靠公司的银行账户基本上没有存款,因为车主一旦出现事故吃了官司,挂靠公司就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前不久一个官司,车主撞死人后逃跑了,法院判我们赔20多万元,说句实话,公司是不可能垫付的,就是法院查封公司账号也扣不到存款”。

●  专家点评:挂靠公司不利于运输业发展

    青云谱区的迎宾大道、洪都南大道、京山、岱山一带是省城挂靠公司比较集中的地方。该区工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挂靠公司是权利和利益交易所产生的“怪胎”,挂靠经营只收取管理费,并不进行实际经营操作,本质上是一种转租行为,违反了行政许可法。另外,根据交通部在2003年印发的《规范道路运输市场秩序重点工作安排的通知》精神,客运挂靠取消后,不合理的货运挂靠也将逐步取消。目前,南昌市不少挂靠公司注册名称大多更名为“汽车服务公司”、“汽车租赁公司”或“汽车俱乐部”等,但其实质还是挂靠性质。

    对此,江西师范大学肖华忠教授认为,汽车挂靠经营脱胎于我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特殊历史时期。南昌出现挂靠经营公司最初是为了缓解公路运力不足的矛盾,随着经济发展和车辆保有量的增加,城市运力已经发生质的变化。车主们花费巨资购买的车辆,每年为了向挂靠公司交高额的费用,必然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准则,压缩安全成本,多拉快跑,从而引发超载、超速、不买保险、躲避安检等系列恶果,行车事故频繁发生。

    肖华忠教授表示,从南昌车主和挂靠公司反映的问题来看,挂靠经营车辆产权模糊,经营主体不明确,使得司法实践中由车辆产生的法律责任难以认定。这种状态如果不得到改善,将严重阻碍南昌公路运输市场的健康发展。(文/记者罗时刚)

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