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野、春兰带来的启示

2009-11-12 10:19:00 雨過↓天晴
卡车之家
雨過↓天晴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据悉,当前全国各地都在上重型卡车,不仅有主流轻卡和自主品牌的乘用车厂家,而且有更多的农用车(低速汽车)和其他非汽车生产领域的企业争先恐后地进军重型卡车,这些被现主流重卡车企贬低称之为“山寨”的准重卡的车企未来胜败如何?笔者认为北汽福田欧曼的成功经验和南汽凌野、江苏春兰的失败教训值得总结、反省与借鉴的,否则将重蹈其“关公走麦城”的复辙。

●  “春兰”重卡

    早在12年前,在家电业如日中天的春兰集团决心将从家电业中赚取的大量资金转移到汽车行业中。春兰汽车是“外行造车”先成功后失败一个经典案例。1997年11月,春兰集团以7.2亿元收购了南京东风汽车,组建春兰汽车有限公司,从此进入汽车行业。由于当年国家汽车产业的政策限制,从家电领域跨入汽车制造领域的春兰集团一直没能拿到“轿车准生证”,则改变方向生产重型卡车。当时春兰的触角随之延伸到冰箱、摩托车、卡车、高能电池甚至液晶显示器。

凌野、春兰带来的启示

    2004年初,春兰欲携手日野公司组建一家年产6万辆重卡合资企业,双方合作主要是在南京建厂,各占50%的股份,春兰以土地厂房入股,日野提供技术与资金,建设一个世界级的重型卡车生产基地。这是国内第一个家电企业与国外汽车企业合资的项目,合资项目一期投资将超过11亿元,设计产能是6万辆。中外双方的股份各为50%,春兰方面主要投入土地、人力、厂房和部分资金,而日野投入资金、技术。南京春兰目前主要生产15吨以下的中重型卡车,而与日野合资的企业将生产25吨以上的重卡,品种包括载货汽车、仓栅式运输车、箱式运输车、自卸汽车及半挂牵引汽车等商用车型。按照春兰集团的设想,一旦卡车达到每年30万辆的市场规模,仅卡车一项,春兰就能形成年收入200亿元。但最终因缺乏政策支持而搁浅。

    据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6月30日,春兰汽车资产总额2.9亿元,负债总额1.33亿元,净资产1.57亿元。公司去年亏损5513.63万元。今年1-6月份,再度亏损2324.10万元。春兰铩羽而归,至此从国内资本市场陨落,在汽车领域有所作为的梦想泯灭,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

    2008年7月徐工科技发布公告称,已与江苏春兰达成意向,接手其持有的春兰汽车60%股份。春兰汽车在汽车领域的所有努力都以失败告终后,春兰集团出售汽车公司股份也是无奈之举。收购春兰汽车可让徐工科技以较低的成本迅速进入重型卡车行业,抓住目前重型卡车市场发展的有利时机,为公司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徐工科技在完成资产重组后,徐州重型机械有限公司的资产将被注入,徐重目前主要制造重型专用底盘、专用汽车和零部件,进入重卡业后可利用现有的汽车底盘制造技术,实现资源共享及整体协同效应。

    自2000年起,全国各地一些赚了一大笔银子的家电企业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争先恐后地涌入到了汽车制造业。宁波波导、广东美的、河南新飞、宁波奥克斯纷纷试水后而又以失败告终。但这股热潮来得快,去得也快。2003年7月,奥克斯宣布退出汽车行业;同年10月波导宣布暂停造车计划;2008年,美的宣布退出汽车市场。

    春兰集团早在1990年代就先后上马摩托车,后兼并卡车厂,从苏北泰州将卡车工厂搬迁至江苏省省会——南京市,虽然在人力招聘和市场资源上尽占天时地利,但地皮价格和员工工资却上涨了N多倍,失去了在苏北生产成本与劳动人力成本上优势。春兰是从家用电器起家的,然后进入摩托车市场,最后进入一个陌生的高科技和投资巨大的无底洞——重型卡车领域。此外,春兰重卡的型谱较狭、总质量太低,主打产品都在15吨以下,马力太小,动力总成都在300马力以下,且各大小总成件都需外购,没有自已主导性的总成件产品,尤其是在动力配置上受到各竞争对手强大的狙击和钳制。由于春兰重卡基本是利用高价社会资源的配置组装产品,上市后销量较少,因此价格偏高但又无法降低产品成本和人力成本,另加上有些是以家用电器的售前售中和售后模式来销售汽车,而南辕北辙。所以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江河日下,最终走向破产更是在意料之中的,被江苏徐州徐工所并购也是最后的归属。

    春兰失败另一个原因就是在招聘时,对应聘者的忽悠,放大的允诺甚至是写进劳动合同之中承诺也没兑现,导致大批的精英骨干感到被忽悠后又大批跳槽。除人才的大量流失,春兰内部最大的变化是人心涣散,帮派林立和制度落不到实处。这些笔者都是从当年从春兰跳槽到南汽凌野和其它汽车厂的人员口中得知的。此后,这些现象又在南汽菱野重演,不仅对内部人员进行大肆忽悠,而且又将其手段必然要运用到用户身上,其结果是厂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终走向失败。这也许就是对不讲“诚信、厚道”真金四字的因果报应吧,对后来者有着极其深刻的教训意义。

    也就是在春兰集团在重卡上进退维谷之时,春兰又在处心积虑的为进入轿车制造业而准备并积累技术,还准拟融上百亿资金进军轿车领域。但最终由于战线拉得太长,四面开花,进而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功匮于溃,从此春兰品牌重卡从中国汽车市场上彻底退出与消亡。

●  “凌野”重卡

    2005年7月,南京汽车集团跃进汽车股份公司推出一款重卡产品——凌野,也使跃进汽车实现了从轻卡到重卡的跨越。南汽自1958年成功制造出我国第一辆轻卡以来可以充分发挥南汽的技术、网络资源和品牌优势,使南汽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丰富跃进产品链,形成轿车、SUV、客车、轻卡和重卡等全系列汽车产品的生产能力。凌野重卡动力在280-360马力之间,载质量范围覆盖14-40吨,主导价位在20万—30万元。在产品规格上,有宽体和中体,有两桥、三桥、四桥和六桥,有高顶、中顶和平顶,车型有栏板式货车、牵引车和自卸车。

凌野、春兰带来的启示

    笔者曾在2005年前,参与了凌野重卡前期市场研究工作,三年多陆陆续续的市场调研工作,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大小卡车市场和未来的竞争重卡生产车企。从凌野的规划(怀孕)到上市(分娩),笔者都亲身经历过,因此对凌野重卡怀有较深感情。

    凌野重卡驾驶室由日本和台湾的专业设计公司全数字化开发,造型设计吸取了欧洲和日本设计风格,其车桥技术源于—世界知名的依维柯,因为依维柯车桥高转速、大扭矩的优势明显。凌野系列涵盖3个基本车型:NJ1250载货车、NJ4180牵引车和NJ3250自卸车。采用斯泰尔360马力大功率发动机。由此可见,当时的凌野动力配置就相当强劲,高速性能好,重(超)载能力特强。 

    南汽自已搞重卡本身是否就是一个错误?因当时与菲亚特依维柯合资搞轻型卡车和轻客市场品牌进行得顺风顺雨,再合资搞重型卡车和大型客车也理应是顺水推舟、顺理成章之事。但事情却恰恰相反,南汽非得要单干,拒世界著名重卡和大客制造巨头于千里之外,这也许是南汽当时决策层的短视所造成的,最终要被竞争对手兼并收购而必须要负出的代价,这也许就是一个有着半个多世纪造车的大型国有企业的历史宿命吧。

凌野、春兰带来的启示

    前不久,笔者去上汽集团的南汽凌野工厂去调研,厂区长满荒草的场地上停放着一些零落破旧锈蚀的凌野重卡任凭风吹雨打,心中却是不是滋味,毕竟曾为其负出过巨大的心血和汗水啊。九月份去重庆上汽红岩依维柯公司参观调研,看到一辆辆崭新的当今国产最好的“杰狮”重卡从生产线下来,当时就想,如果当年南汽若与依维柯合资的话,那“杰狮”绝不会从山城重庆诞生,而是在七朝古都——南京下线,历史似乎与南汽集团开了一个不小的国际玩笑。

    笔者认为南汽凌野重卡决非“山寨版”,按当时南汽生产卡车技术水平与技术力量,绝对是国内一流水平。据当时笔者对全国主流重卡企业调研发现,南汽凌野工厂设备、工艺流程等可与国内任何一家重卡车企比肩。而当时刚从农用车(低速汽车)进入卡车领域的北汽福田欧曼的硬件水平最差,真正属于“山寨版”重卡,但十年后,北汽福田欧曼重卡进入了前五名,而南汽凌野却陨落消失了。

    十二年过去了,“凌野”重卡从诞生到消亡的过程,笔者认为一并不在于产品和市场的定位错误,而是在重卡上市后,由于重卡技术人员不堪被忽悠和低工薪水而大量流失跳槽,其结果是商改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需求。

    二是销售和服务网络出了问题,南汽领导原想借用轻卡的渠道网络,而不想另外开辟独立的重卡网络,结果就出现了售后服务滞后不力的问题。记得在2004年春天笔者在内蒙鄂尔多斯调研时,恰好遇见当时南汽华北大区的经理周铿先生(现任上汽集团南汽依维柯销售公司副总,一位非常正直、恭谦、厚道和业务能力特强之人),他当时就提出分网销售和建立中转库,只可惜他的好建议并未被采纳。

    其三是公关不力,一旦发生突发性的质量事件,甚至连一个“救火”的都没有,光成立了一个服务小分队,根本就解决不了燃眉之急,或远水解不了近渴。“小分队”解决不了大问题后,接着又组成了一个“书记队”,从每一个分厂和分公司将各党委书记调来,奔赴全国各地去行销和售后服务,其结果是这帮一惯养尊处优的官老爷们,竞将此行全当做了全国免费公务大旅游,到处游山玩水,书记大人们每到一处,各地的经销产和服务商就得象恭祖宗一样热情地伺候着,不可有半点的怠慢白花花的银子象流水一样花掉了,但连一个车轱辘也没卖出去,反而生出N多吃喝玩乐的一系列搞笑的笑话和惹出N多是是非非来。

    其四是上汽兼并南汽后,疏于和不重视对社会上还有一大批“凌野”重卡的售后服务,结果酿成了“南汽重卡‘封门’”事件的发生,给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

凌野、春兰带来的启示

    通过春兰、凌野重卡的退市、败北和走向消亡的整个过程教训,给我们如下的启示与反思:一是对本企业的员工和用户一定要讲诚信要厚道,千万不能忽悠,否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终走向失败;二是要产品和营销手段一定要紧贴市场,不能官商意识拍脑袋办事。笔者认为,北汽福田欧曼的成功经验需要好好学习和认真的研究。

凌野、春兰带来的启示

      南汽遭遇9辆重卡“封门”维权。2009年3月10日该集团位于南京市中央路331号的东大门被4辆凌野重卡堵得死死的,引来不少市民围观,造成南京市的主要交通——中央路堵塞。而临近的南汽商务大厦也有同样遭遇,共9辆车参与了封堵,年轻的员工只能从窗户进入上班。来自苏北泗洪县的车主们希望以此引起厂家重视。

    据当时的原同事介词,当时局面相当混乱,诸如“假车”、“伪劣产品”之类的字眼涂满车身,更具情绪化的字样还出现在车主们自制的标牌上。据称,迫使他们采取这种过激方式维权的原因是,这些花费重金购买的车辆使用后问题接连不断,使得原本挣钱的差事成了赔本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