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年承诺倒计时一汽整体上市再“胎动”

2019-03-28 13:26:00 张诗萌

好久没有动静的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似乎突然又来了一点新动作。

三年承诺倒计时一汽整体上市再“胎动”

3月27日晚,一汽轿车(000800,SZ)突然发布公告称,拟以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购买一汽股份持有的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公司将自 2019 年3月 28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此举被认为是一汽集团为整体上市埋下伏笔。资料显示,一汽解放注册资本108亿元。从市场层面来看,一汽解放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蝉联中国卡车重卡销量榜冠军。

而2019年,一汽解放销售目标定在34.3万辆,其中,中重卡目标26.8万辆,市场占有率为22.7%;轻卡销售目标为7.5万辆,备品销售额在40亿。这样一个优质资产的进入,对一汽轿车而言绝对是利好消息。

但是为何一汽集团要在此时将原本放在一汽股份旗下的一汽解放腾挪到一汽轿车里呢?业内人士猜测这是一汽集团在多年整体上市无望之后的一个新步骤。

按照此前的设想,一汽股份是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平台,该集团旗下的多个资产已经被打包进一汽股份中,包括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天眼查资料显示,在一汽股份旗下有一汽解放、一汽吉林、一汽红旗三个整车制造企业。

而值得注意的是,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一汽轿车在今年2月份还进行了公司法人更换。2月20日,一汽轿车发生多项人事变更。

法定代表人由王国强变更为奚国华,王国强不再担任董事长一职,新增奚国华为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6岁的奚国华曾长期在铁路系统任职,不仅是一位铁路系统专家,也是一位“央企重组”高手。

奚国华曾操盘过南、北车战略重组案例,以及管理过重组后的中车集团。曾担任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党委副书记。

2018年6月,奚国华调任一汽车集团。同年年底,一汽轿车发公告称,奚国华未来将承担推动奔腾品牌发展的重任。

另外,2019年6月也是一汽轿车解决同业竞争不可撤销承诺延期三年的一个时间点。2016年6月,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一汽股份在2011年作出的原计划5年内解决其与子公司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同业竞争的承诺无法履行,将再延期3年。

这意味着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将再度延迟3年。而今年恰好到期,这一次一汽会否会再度失约呢?

三年内频腾挪资产

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是汽车行业一个老话题。回顾一汽集团上市路程,其早在2007年就发出要整体上市的声音,按照国资委最初的计划,其应该在2010年的第一轮央企资产改革中完成上市,但由于错综复杂的股权以及内部利益纠结,一汽上市计划至今已经推迟十余年。

在这十几年中,包括东风集团、广汽集团、江淮汽车等后来者已经陆续完成整体上市。这显然令在政治地位上一直处于“共和国长子”地位的一汽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在资本市场上,久拖不决的上市也受到不断完善的市场规则倒逼。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工作,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经重组注入一汽股份公司,该公司于 2011年6月注册成立,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集团整体上市奠定了基础。

在将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个上市公司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公司过程中,一汽集团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做出了5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

由于一汽夏利和一汽轿车未能及时披露股东承诺进展情况,在2012年底在证监会一次专项检查中被点名,上了“黑榜”。2015年,因未能如期完成承诺,天津证监局还对一汽股份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

2015年,原东风集团董事长徐平调任一汽集团,外界认为此举可能意在推进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但截至目前,一汽集团未有任何公开动作。另外,由于整体上市久拖不决,2015年一汽夏利再度亏损,并面临退市,在2015年年底通过出售资产给母公司一汽,才得以保壳。

但徐平调任一汽并没有给一汽带来整体上市。2016年6月,一汽单方面违约,表示不可撤销承诺无法完成。

这个事激起投资者强烈反应,因超期未履行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深交所向两家公司发去关注函。而机构投资者和散户则发起起诉,这件事拖到如今仍没有解决方案。

2017年,一汽股份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一汽夏利公司部分股份,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将发生变更。这则公告表明,多年纠缠之后,一汽集团还是选择放手,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结束对一汽夏利的控股关系。

这被视为一汽对整体上市进行调整的一步。2017年,一汽还曾计划出售一汽夏利,而据媒体报道意向接盘方包括格力。此外,在2017年一汽轿车还将不盈利的红旗资产全部剥离至一汽股份。

实际上,一汽夏利被出售意味着一汽整体上市的路径可能发生了调整。其中一种盛传较广的说法是,一汽不准备整合一汽夏利,而是将其作为壳资源出售,由此来解决同业竞争并处理掉一汽夏利这个亏损包袱。

因为在此前的保壳行动中,一汽夏利已经将包括产品开发中心整体资产、一汽丰田股份、动力总成制造部分相关资产转让给了控股股东一汽股份,基本变成了空壳。而这被认为是实施上市的好机会,途径就是借用一汽轿车平台。

实际上,在整车资产整顿之前,一汽零部件资产刚进行了一系列梳理。在2018年,一汽集团下属零部件上市公司启明信息以吸收合并的方式对全资子公司启明车载进行整合;此后的10月,一汽集团根据战略发展需要进行内部资产结构调整,无偿划转所持富奥股份和长春一东公司股份。

再次倒逼上市

一汽集团上市艰难主要在于其股权复杂。一汽集团盈利主要靠两大板块,一个是一汽-大众(含大众和奥迪品牌),另一个是一汽丰田。

但通过何种方式将一汽丰田和一汽大众两大公司纳入报表一直是个难题。不过,此前在广汽丰田的配合下,广汽集团成功实现整体上市,同样作为丰田合资公司的一汽丰田问题,相信会得到丰田的支持解决。

而比较棘手的是一汽-大众的股权问题。2015年,一汽集团与德国大众达成的协议,一汽-大众股比将调整为51:49。

其中,一汽集团占51%、德国大众占30%、奥迪公司占19%。这样的方案既能满足德国大众股比增持的要求,也照顾到一汽集团方面保留在一汽-大众的控股地位的底线要求,以便一汽在整体上市后有更好的业绩报表。

但由于大众尾气排放门的事件影响,面临巨额赔款的大众已经没有足够现金实现目前的股份回购,这使得该计划延后,并影响了一汽整体上市大计。如果股比调整在上市之后进行无疑将更加复杂,而这也成为影响一汽整体上市的一个因素。

从行业来看,对如何解决一汽内部的同业竞争及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问题,中银国际分析师曾在此前的研报中表示有两种比较主流的可选择方式:其一、一汽股份独立上市再吸收合并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其二、借壳一汽轿车吸收合并一汽夏利。

但在2016年违约之后,一汽并没有相应的动作,外界也只能偶尔从其公告中猜测上市的可能,但基本属于镜中看花。

按照一些业内猜测,一汽股份可能会分批把旗下资产注入一汽轿车,实现资产的全部注入,但这个说法并没有得到主流分析师的认可,仅表示有这种可能。

资料显示,一汽股份早在2016 年全年实现营收 4263 亿元,归母净利润 274 亿元,盈利能力在国内主机厂中仅次于上汽。

不过,从目前来看,一汽集团要在三年之期内完成2011年做下的不可撤销承诺仍然很困难,这意味着该项承诺将再度推迟。不过,一汽方面可能释放一些利好消息,以抚慰投资者并以此对监管部门作出回应。

行业动态

牵引车报价

一汽解放 新J6P重卡 荣耀版 550马力 6X4牵引车(CA4250P66K25T1A1E5)
一汽解放 新J6P重卡 荣耀版 550马力 6X4牵引车(CA4250P66K25T1A1E5)
41万元
锡柴 国五 16挡 速比:2.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