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浪漫的那个愿景已成现实 访国际道路运输联盟秘书长布雷托

2019-04-27 20:28:19 张诗萌

2016年,我国成为《国际公路运输公约》(《TIR公约》)第70个缔约国;2018年,中哈首票TIR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尔果斯口岸启动;今年,历时12天,我国与欧洲间双向TIR通道成功打通。从零开始,短短几年间,国际跨境道路运输在我国取得了丰硕成果。

最浪漫的那个愿景已成现实 访国际道路运输联盟秘书长布雷托

4月24日,一场绵密的春雨为北京带来勃勃生机。当日,专访了来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国际道路运输联盟(IRU)秘书长翁贝托·德·布雷托。一见面,他就兴奋地说:“两年前所提出的愿景,如今已经成为了现实,并且是这一愿景中最浪漫的那一部分——振兴古代丝绸之路。”

中国作为变革者影响着其他国家与地区

2016年,我国成为联合国《TIR公约》第70个缔约国,随后国际上又有6个国家陆续加入。时至今日,我国已在新疆、内蒙古等向西向北开放的门户省份设立了10个TIR试点口岸。中俄、中哈、中吉乌、中欧等“一带一路”重点陆路走廊陆续使用TIR,古老的丝绸之路重焕生机,为我国双多边经贸发展注入源源动力。

当被问及我国在推动TIR全球化方面有何影响时,布雷托用了一个简单却又分量十足的词:“Big(重要)!”在他眼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推动TIR全球发展方面能发挥比中国更重要的作用。

“我始终坚信中国将是《TIR公约》推行过程中的一个关键变革者。”布雷托说,在欧洲和北美,货架上75%的商品来自中国,中国已成为整个世界的生产中枢。他告诉记者:“我们非常希望看到与中国合作的这些贸易伙伴国家也会在中国的推动下加入TIR。”

目前,我国北边、西边以及西南边的邻国都已经成为了《TIR公约》的缔约国。“我在这里可以做一个预测,未来首先受到中国在TIR全球拓展方面影响的将会是东南亚,接下来应该是非洲大陆。”布雷托认为,这些国家与地区在看到中国TIR发展的红利后,将会积极参与其中。

未来可期。5月10日,IRU将在瑞士日内瓦召开国际道路运输联盟联合大会,向全球成员国分享“中欧第四物流通道”成功打通的经验。“相信随着TIR的优势被更多人了解,未来中国TIR的运量将快速增长。”布雷托说。

打造“中欧第四物流通道”拓展多式联运

7000多公里,12天,跨越德国、波兰、白俄罗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今年2月,欧洲到中国的TIR通道成功打通,标志着中欧间逐步建立起继海运、空运和铁路之后的“第四物流通道”。

亚欧大陆地域广袤,人口众多,经济往来密切。欧盟已连续15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沿线货运需求旺盛。布雷托说:“‘中欧第四物流通道’成功实施之后,将成为更多贸易方的选择,运输价格将进一步下降。”

布雷托举例说,一辆从我国佛山开出的卡车,通过TIR,只用了16天便到达西班牙,“中欧第四物流通道”打通后,TIR运输成本最低可降至空运的十分之一。与中欧班列相比,TIR因其灵活性可以使得沿线国家都受益,同时兼容“门到门”的便利。

“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了沿线国家之间的“硬联通”,而IRU则将目光聚焦于夯实“软联通”建设。布雷托表示,IRU将持续支持中国参与更多国际道路运输相关国际公约,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签更多双多边国际道路运输协定提供支持,着力推进该通道沿线国家间货运需求与优质运力的高效对接,降低企业物流成本,为沿线进出口贸易带来新增量,实现中外企业共赢发展。

“打造‘中欧第四物流通道’,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还可以为其他运输方式提供有效补充。”布雷托解释,TIR体系不仅可以用于道路运输,如果在一次TIR作业的起点和终点间有一段为道路运输,则铁路、水运等其他运输模式也可使用。

2017年,首次TIR多式联运作业在连接欧洲—中东的运输通道成功举行,多式联运比单独使用铁路运输节省5天时间。“接下来,IRU将积极促进中国海关将TIR实施到一系列的内陆口岸或内陆港。未来哪怕是走水上,依然可以使集装箱船通过TIR系统通畅运输。”布雷托说。

数字化技术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让布雷托自豪的是,通过两年多的时间,TIR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成功落地,并且走得踏实,走得更远。但是,如何让更多的中国企业更积极地参与进来,是他一直思考的问题。

布雷托介绍,目前IRU正积极与多方交流,包括与中国TIR发证与担保机构——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开展各项合作。IRU正与全球物流链中所涉及到的相关方积极沟通,以期把TIR相关信息传递到产业界和商业界中。“我们愿意助力有全球视野的中国企业‘走出去’,提升在国际舞台的话语权,成为引领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布雷托说。

接近14亿人口的中国,在开展国际跨境道路运输时,与世界各国一样,依然面临着合格卡车司机紧缺的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是帮助相应的运输企业培训他们的司机获得资质。”布雷托说,另外一个方法是加强TIR沿线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确保这些长途运输卡车司机在路上有停靠点和休息区域,降低安全风险。

在访谈中,数字化是被频繁提及的一个词。布雷托认为,未来交通运输将成为依托数字化和自动化发展的一个产业。

“随着今后技术的发展,也许有一天我们都实现了自动驾驶,那么司机短缺这个问题可以迎刃而解。另外,通过技术的发展,能够让更多的企业更好地融入供应链和价值链当中,在运输行业里实现更好的效率效能。”布雷托相信,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中国道路运输的未来将非常光明。

在采访的最后,布雷托说如果有一天来中国旅行,他会骑着摩托车从东部到西部,在每一个城市停留,去感受当地的不同风情。“我希望重走古老的丝绸之路,与沿线村落的人交流,发现之前我所不了解的东西。这是中国真正丰富的魅力所在。”布雷托充满憧憬。

多式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