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优速快递痛失灵魂人物余联兵 生前刚获融资努力“活下去”

2019-05-08 16:21:09 杨霞

对优速快递而言,余联兵意外离世,就像一艘在海上暴风雨中前行的巨轮失去了船长。距离余联兵发生意外的小区不到三公里,是优速快递位于上海的总部。

优速快递痛失灵魂人物余联兵 生前刚获融资努力“活下去”

穿过桥,拐个弯,就能看到优速快递蓝白相间的建筑群,优速快递的门牌不大,门口有两座石狮子,穿着紫色工服的员工们照常上下班,有员工就租住在附近的小区。

余联兵是优速快递的董事长兼总裁,47岁的他本是打拼事业的黄金年纪。但一场意外让一切突然终结。

据看看新闻报道,5月2日,优速快递董事长兼总裁余联兵与妻子被发现在上海青浦区住宅内双双身亡。网上流传出的婚纱照表明,那天本是两人结婚四周年纪念日。具体死因目前还未有官方信息披露。

余联兵生前所住小区距离优速上海总部不到三公里,路上就可以远眺到办公楼。

这两年二三线快递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在余联兵的带领下,优速一直坚持了下来,并成了二线快递的领头企业。与他有过接触的人都有感于他的亲和力和工作热情。

就在2019年1月,余联兵曾在优速第一届网络大会暨9周年庆典上高呼“活下去是最高目标”,宣布优速大包裹市场占有率第一,同时还拿到了上海银行(11.940, -0.19, -1.57%)、中国银行(3.740, -0.04, -1.06%)等多家银行20亿人民币授信。紧接着1月26日,优速快递证实新一轮数亿元的融资已到账。优速快递本可以安心度过2019年了。

行业奇才余联兵死讯传出是5月3日半夜,随着优速快递内部公告流出,一些业内人士已经知晓消息。不少人感到震惊,深夜自发在朋友圈发文悼念。优速快递第二天发布官方讣告。

一些曾接触过余联兵的业内人,表达了痛惜之情。“他是快递行业的一个奇才。”和余联兵相识已久的原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原中国快递协会副秘书长邵钟林对界面新闻记者如此评价。

在邵钟林看来,余联兵对工作充满极大的热情,对网点和下属都很亲和。他演说非常具有感染能力,作为网络型企业领导这个特长很重要,而且在快递行业创始人中并不多见。此外,他先后做过物流、快递,所以对行业的整个业务流程都很熟悉,带领企业发展时会少犯错误。毕竟试错需要许多时间、金钱成本。

“听到消息时完全不敢相信。作为优速内部员工,针对余总的不幸,我们都深感惋惜。”一位自2012年加入优速快递的加盟商代华感叹。

代华告诉记者,他最后一次见到余联兵是2019年1月3日,在优速快递在上海举办的2019年网络大会上。“每一次网络大会,余总在台上激情四射地演讲,总是可以把团队的精神激发到最好,大家就像打鸡血一样。”

“他不仅没有架子,反而易于沟通,待人随和,说话真诚。”曾经专访过余联兵、熟悉他的一位记者回忆,“最近的一次采访中,由于时间特别紧张,余总自己都来不及喝水,却多次让我喝水、吃点东西,还帮我递薯条。”

那次采访经历,也侧面印证了余联兵工作的忙碌。采访安排是见缝插针,是余联兵来北京参加活动、约见投资人的间隙,下午5点多他刚刚见完投资人,7点钟还约了一些优速的管理层讨论业务。

据记者了解,余联兵有两个微信号,其中一个签名是“事业狂”,另一个是“放飞梦想”,发的最多的内容都是和优速、行业相关。他最后一次朋友圈更新停留在了4月25日,依然是分享优速快递的内部动态。

余联兵的微信内容都和优速快递、行业相关。就在余联兵意外去世的前一周,他还在北京出差。邵钟林回忆,余联兵出事前十几天还曾发来微信,约定5月后在上海见面聊一聊。余联兵经常会和他共同讨论快递行业的市场形势、问题以及方向等话题。艰难创业

至始至终,余联兵都把自己当作一个创业者,对快递事业充满激情。他的创业历程,业内也广为人知。

公开资料显示,余联兵生于1972年,来自四川达州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17岁那年,他带着300元只身离家去广东谋生,曾做过送货员、建筑工人、火车和机票售票员。后来他开始创业,白手起家,曾做过联邦快递的中国代理业务。

在去年一次接受亿欧网采访时,余联兵曾透露,在那个阶段开始萌生快递梦想。他说:“联邦快递在2002年时开始收附加费,几乎每周都会调整几次价格。当时,30多岁的我认为联邦快递的这种行为操作起来比较麻烦,甚至觉得是因为美国人看不起中国人。其实并不是,这只是一种商业行为。从那时起,有个念头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一个中国的联邦快递?那时的一个念想成就了我的一个梦想。”

怀揣着这个梦想,从2002年开始,余联兵先后参与创办速尔快递、龙邦快递。后来他先后退出,于2009年在东莞成立了优速快递品牌,2013年又把总部搬到了上海青浦区。

邵钟林还记得,2010年他初次接触优速快递的情景。作为中国快递协会副秘书长带队去考察快递行业,当时去了优速快递位于虎门的总部。那时候优速快递刚刚起步,办公地点在一个传统的物流园区里,连房子都是彩钢结构的,面积不大,员工也很少。

如今,尽管优速快递还没做到尽人皆知,但不可否认自2009年成立以来,在余联兵的带领下,优速快递成为了目前二线快递企业的领头者,综合实力闯进快递行业前十,在大件包裹市场占有率排在前列。

据其官网显示,优速快递已经在全国建立分拨中心97个,拥有营业网点超过6000家,员工7万余人,运输车辆2万余台。

一位业内人士评价说,从一家只在广东地区提供区域服务网络的快递企业,到打造全国网络,期间全靠优速快递创始团队自有资金发展,足以显示出优速自身不错的造血能力和余联兵操盘能力。

据企业工商信息显示,余联兵生前实际控制127家企业,在其中11家担任法人代表。变道求生

在优速快递企业快速壮大的过程中,企业掌舵人余联兵功不可没。快递行业内率先提出“大包裹”概念的人,是其身上重要的一个标签。

2015年,余联兵开始正式提出要转型“大包裹”市场,并且喊出了“寄大件,找优速”的鲜明口号。邵钟林提及,大约在2013年-2014年,余联兵转型的想法已经开始酝酿了,这也是他具有前瞻性行业视野的一个表现。

“他其实很早已经意识到,二三线快递企业如果按照传统模式走下去不行,电商小件快递市场虽然赚钱,但是有通达系在,难以抗衡。那时候整个行业对大包裹市场还没有重视,他发现了一条新的道路——竞争压力不太大、又存在新兴的市场需求的大包裹市场,带领优速快递走过来了。”邵钟林对界面新闻回忆,“这对优速快递而言,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战略,也是非常好的起点。否则,优速快递很难维持到现在。”

“余总这个人很有头脑,每一次改革、转型,都走在所有二线快递前面。”代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当初电商小件的市场规模很大,优速在小件的业务量也不错。但是总部没钱投入,网点不多,服务网络不全,难以和其他通达系企业竞争。余联兵提出向“大包裹”转型,是在快运、物流和小件市场中为了求生存而不得不做的选择。

也是从2015年开始,二三线快递的颓势开始显现。两三年时间内,顺丰、三通一达、百世以及德邦都完成了上市。在行业惨烈竞争中,全峰快递、快捷快递、国通快递等二线快递相继倒下,变道之后的优速快递依然顽强求生。

2015年提出转型口号后,在次年6月优速快递才拿到包括嘉里物流、钟鼎创投、拓峰投资的第一笔投资。此后,优速快递又获得了两轮融资。最新一次融资是在资本寒冬中,余联兵宣布来自老股东普洛斯追投的一笔数亿元的融资已于2019年1月到账。

其他大型快递企业上市后,也分出来一部分精力做快运业务,和大包裹市场业务有一定重合,包括原本做零担快运业务的德邦,也开始大力朝大件快递转型,从而对优速产生了新的压力。

“如果不是这些企业上市,优速的压力会小的多。”邵钟林说。

代华也表示,因为快递行业市场发生变化,从2017年开始,他了解到很多优速快递的站点不赚钱了,甚至有的出现了亏损。2018年下半年,他感觉到总部很缺钱,身边的加盟商也在传,如果再融不到钱,公司就要倒下了。他自身所在的广州某区域的站点,由于环保政策发生变化,附近很多工厂搬迁,货量比最高峰缩水2-3倍,因此倒亏了十几万元。优速往何处去?

据物流行业自媒体“物流一图”报道,2019年1月优速9周年庆典上,余联兵表示优速9月到双11涨价12次,12月实现经营财报全面为正,开始盈利。从每年优速结算单价来看,其单价水平确实一直在走高,增速也略有提升。但优速2018年整年仍然亏损2亿多,且单价增长让一线经营压力提升,也有客户流失的潜在风险。

2019年,无疑是优速快递发展的关键一年。

身为核心创始人、董事长及总裁身份的余联兵突然离世,对优速快递而言,就像一艘在海上暴风雨中前行的巨轮失去了船长,未来该何去何从?

因此,临危受命的优速快递的新总裁、投资者的态度也备受业内关注。在5月4日,优速快递首次发声,在发布余联兵的讣告同时,也发布了人事任命。“经过优速快递公司董事会讨论,决定任命香港优速董事长莫浩强为优速快递总裁。”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莫浩强此前在优速快递任职监事,并且在2010年3月至2016年4月期间在广东优速物流担任董事长,在2011年8月至2012年3月担任广州优速物流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关于莫浩强的公开消息并不多,身在广州的代华也表示对他了解很少。不过,代华提到,“每次我们开网络大会的时候,莫总会先讲两句,后来余总再讲。”

据邵钟林透露,2010年那次带队考察,刚好也参观莫浩强所在的香港快递物流公司。当时莫浩强本人接待了访问团队,并且提到他参与投资了优速快递。

那一次会面,莫浩强给邵钟林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交流过程中,莫浩强话不多,但给人感觉踏实稳重、思维敏捷。莫浩强旗下的快递物流公司尽管规模不大,但在网络能力、服务质量都控制得不错。在当时,香港快递市场基本被国际四大快递所垄断,这已实属难得。

优速快递此前的公告显示,“在此意外事件发生之后,优速快递主要管理层在第一时间快速响应并妥善处置,在主要股东和全体董事会成员的强有力支持下,公司运营秩序正常,网络状态稳定,各项工作和任务推进未受任何影响。”

有业内人士认为,优速快递现有高层反应较快,也因优速快递与其他快递公司家族式管理体制不同。工商信息显示,余联兵是优速快递的第一大股东,但股份占比只是39.01%。

余联兵去世后,优速快递共发布了三次公告。在第一次公告中提到,公司现有投资方均在第一时间表态,将一如既往支持优速发展,信任并看好以莫浩强总裁为首的管理团队能力,并将坚定地推动优速快递做大做强。

在5月6日晚,优速快递又发布了《股东及投资人声明》,再次重申了上述观点,并且附上了股东及投资人代表签字。名单包括:莫浩强、董中浪(普洛斯)、尹军平(鼎越)、周敏(拓锋)、杜小明(嘉里)、袁萌(普洛斯)、杨楠(中银投)、吴岳、翁雪琴、刘强、周婵蓉、董兵旗。

然而,其中最受代华和其他站点加盟商关注的,是股东袁萌的再次回归。袁萌曾在顺丰快递任副总裁,此前到任优速总裁,业内传言曾经离开过优速一段时间。

据代华介绍,袁萌此前曾负责过优速快递广东区域的业务管理,主抓网点服务质量。由于抓质量,罚款也增多了,当时广州中心每月亏200多万元,很多加盟站点老板都是余总的老乡和朋友,骂声一片。

不过,代华认为,“以前每一次中心对站点下达的任务指标、流程,都是前两个月管的严,后面都无所谓了,缺乏执行力。现在袁萌回归了,我猜想今年下半年一些站点会很难做,但是长期看来对优速有很大帮助。毕竟派件质量决定了快递公司的命运。”

一位匿名业内人士也对界面新闻分析,优速快递以网点加盟型的模式去做大包裹市场,在具有一定成本优势的同时,还会存在先天性弊端,比如如何管控末端“最后一百米”服务的问题。由于大件包裹重,目前没法放到小区门口或者快递柜,消费者对末端服务要求更高。

他认为,从整个快递市场的格局来看,主要有顺丰的中小商务件市场,通达系的电商快递件市场。而过去在大件快递领域的市场是空白的,主要是以传统的经销商模式来流通。现在有越来越多玩家加入,目前真正能够提供全网服务能力的公司很少,优速快递就是其中一家。从上游电商层面来说,包括家具、电器等大件包裹线上化销售越来越多,这个市场还是有机会的。

“余联兵的去世必定会给优速快递带来一定影响,但是这个影响到底能有多大,还要根据新总裁的工作情况和行业发展态势来综合评判。”邵钟林说。

据优速官方公号“优速之家”发文,5月4日新任总裁莫浩强主持召开了包括副总裁、总裁助理在内的核心管理层会议,会议明确全网要化悲痛为力量,延续余联兵董事长生前的战略部署,明确下一步各项工作重点,包括经营上夯实产品竞争力,服务好网点,运营上优化成本,提升效率等。(应受访者要求,代华为化名。)

快递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