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4.9%的村子无电商配送站点 农村快递“最后一公里”有哪些堵点?

2019-06-05 12:35:45 初磊

樱桃热销季接近尾声,济南南山樱桃种植户张正伸刚卖完了这一季的樱桃。“如果村里有物流点,就会方便很多。”6月2日下午,张正伸说出了种植户的心声。

74.9%的村子无电商配送站点 农村快递“最后一公里”有哪些堵点?

国家邮政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农村快递业务量增速超过30%,高出城市7个百分点,但城市强、农村弱的格局依旧未变。全国农村公共快件取送点达6.7万个,乡镇网点覆盖率达到92.6%,而高达74.9%的建制村尚未配备农村电商配送站点,这意味着大部分村民收取快件需要前往乡镇。

农村快递“最后一公里”有哪些堵点?末端“肠梗阻”咋破?记者走进济南市历城区柳埠街道办进行实地探访。

一个件挣6毛钱

6月2日下午近5点,柳埠街道办一间快递代理网点的负责人刘国庆在店里整理刚刚从仲宫街道办运回来的快递件,不时有周边村的村民前来取件。刘国庆干这行近8年时间,先后代理过韵达、圆通和中通快递公司的件,现在他的网点同时代理圆通和中通,服务范围辐射柳埠街道办87个行政村。

物流网点的运营收入是否可观?刘国庆算了一笔账。目前,一天的发件量约在400-500件,数量不断增长,但单件的费用低了,一个件给他的“提成”为8毛钱。

刘国庆还兼做粮油销售,他坦言,快递这块业务是一点点做起来的,刚做这行时,每天从13公里外的仲宫中转点取回的件只有七八件,每件的费用在1.5元,随着取件数量越来越多,他请了一个司机帮手,每天去仲宫3次,司机月薪接近4000元。“抛去司机的工钱及油、仓储费用,每个件能剩下6毛钱,快递这块业务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刘国庆说。

采访中,上门取件的客户有专程从10公里外的村跑过来。为何各个村不能单独设一个物流点?刘国庆苦笑着说,“挣不回成本。”

考虑到个别村的位置偏远,快递件数量相对多,他专门设置了两个驻村的网点,分别位于13公里外的窝铺村和6公里远的李家塘村,“每件给他们的费用是5毛钱。”他说,对行动实在不便的取件群体,会送货上门,但考虑到成本,每件会适当加钱,目前这一类快件的数量占比仅为2%到3%。

也就是说,刘国庆的快递网点相当于一个驻镇中转站,网点之上是大中转站,之下是延伸到村的网点,他每天分3次把快件从大中转站运输回来,再打电话分别通知村级网点和村民来取货,村级网点每天来取一次货。

全国各地的快件,就这样被层层分拣,最终送到村民手上,刘国庆羡慕仲宫这一类大中转站的运营,“每件的费用高,在1.4元。”他说。

物流空白,果农等商贩上门

6月2日下午5点多,距离柳埠街道办6公里的大峪村,通向村主路的路侧, 10多名樱桃种植户在路边提篮卖樱桃。眼见杏将要上市了,树上还有不少未采摘下来的樱桃。

大峪村党支部书记王佰合对记者介绍,该村仅有153户人,其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1/3,村里的产业以花果种植为主,一年的樱桃产量在2万到3万斤,杏在3万到4万斤,核桃在1万到2万斤,目前村里并没有快递网点,这些果品也并没有走电商销售的路线,靠商贩上门收购的传统销售模式。

前述受访的樱桃种植户张正伸正是该村村民,当天下午,他急匆匆开着装载机赶往枣庄赶工程。原来,他是一名装载机司机,在果品上市的农忙时节,他就回到村里卖樱桃。虽然常年不在村里,他还是盼望村里能有快递网点,“这样一来,收件发件都很便利,果品销路也会拓宽,外出务工更省心。”他表示。

王佰合表示,有快递网点的确会方便村民,但大峪村这一类“小村”,村民的网购量很少,很难支撑网点入村。“外出务工者收件地址一般会选择打工所在地,或者从打工地附近的取件点取货。”他分析认为,眼下,快递网点不能覆盖所有村的最大障碍,不在交通,在人力成本。“一个村一天可能只有七八个件,一名快递员跑出10多公里送货,收支严重失衡。”

孙平在柳埠街道办柳西村的半山坡上开了一间农家乐饭店,他女儿是“淘宝”达人,家里的日用品有近一半是从网上下单,“取件要到‘一公里’外的街道办,快递公司不同,就要跑两三个网点,不方便。”孙平盼望着,从街道办到他饭店的这一公里路能早点打通。

采访期间,刘国庆的快递网点来了一名发件人,他提着一箱农资,发往淄博的客户手中。刘国庆说,店里的发件量并不高,高峰时每天20-30件,且多是山里的干货,少有新鲜的果品。“新鲜品对保质期要求高,但经网点层层中转,时效性就低了,一旦出现坏果,就要吃‘罚单’。”

一张罚单从10元、50元到200元不等,对他这一类非冷链物流专线的快递网点而言,有点“吃不消”。

物流“末端”待盘活

采访中,对农村快递物流末端“肠梗阻”的现状,物流从业者和消费者多指向了村级的物流基础设施建设。

数字显示,去年我国农村地区年收投快件达120亿件,带动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超过7000亿元,在快递业的推动下,今年前4个月农产品网上销售额超过1200亿元,农村网络零售额接近5000亿元。不仅如此,我国农村网店已经超过800万家,占全网的25.8%,农村快递呈现增长势头,末端亟待“盘活”。

针对这一现状,山东省发改委等13个部门去年曾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我省农村物流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进一步规范农村物流发展,着力构建覆盖县乡村三级的物流综合服务网络体系,有效对接城市物流和农村物流及物流首末端“一公里”,统筹规划农产品上行和工业品下行。

采访中,刘国庆认为,快递公司一己之力很难破解农村物流“短板”,可以尝试让政府购买服务,联合多家快递公司,在村里形成一个集约化收件和配送点。

据悉,根据国家邮政部门的相关规划,今年我国将新增直接通邮建制村5000个,但这又以建制村“直通”为提前。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快递公司可以与农村小超市等合作,创建快件存放站。

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