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驰援武汉的上海货车司机:7桶泡面伴我送物资

2020-02-10 14:44:57 汪畅

44岁的上海货车司机李 克胜,义务承揽运送医疗物资前往武汉的工作,带着7桶泡面,独自踏上千里之路。

返沪后,他马不停蹄,再次踏上赴汉之旅。他曾接到妻子的电话:“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他说;“正是因为我对自己负责任,我才要去,谁都不去了,怎么办?”

他目前正在隔离期,以下是他的口述:

李克胜自己的车运送捐赠物资支援武汉。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驰援武汉的上海货车司机:7桶泡面伴我送物资

我家在江苏常州。2020年1月20日,有关疫情的消息已经很多了。我放弃了回家过年的计划,提醒全家做好防护后,便独自一人留在上海。

2020年1月28日晚上,我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刷手机,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转发上海红十字会招募货车司机的消息,这趟工作是运送医疗防护用具至武汉的消息,没有运输费,是义务的。我有点心动,但也有朋友劝我:“多考虑考虑你的家人。”我考虑后觉得,最坏不过我一个人被感染,我哪都不去,就自己隔离着。

第二天起床,我就联系了上海红十字会,问他们应该怎么办。他们说让我开着车去拉货,给我准备了捐赠函和口罩、油卡。出门前,我在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7桶方便面。在上海红十字会的仓库装好货后,他们还给我找来一个横幅,是红底白字的“武汉加油”,挂在车前,这样能让武汉的交警快速识别这是物资运输救援车辆。

出发前,上海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跟我说,这是支援武汉,做得很对,然后给了我5个医用口罩,教我怎样佩戴,提醒我不要去聚集人群处,与人保持两米的距离。最后,工作人员还打开了一个箱子,准备给我一个防护服,让我到了就穿上。

晚上查了查路途信息,和武汉对接好交通放行,就直接出发了。去一趟用了13个小时,我在中途服务站里歇息了会儿,吃了桶泡面,洗了把脸。便又接着上路。进入武汉后,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人和车确实太少了,我记得2003年非典时期街上也还有人,也没到封城和禁行的地步,这说明疫情一定很严重。我长这么大没见到这么空荡荡的街,像我们跑运输跑多了,街面上没有一辆车,反而还感到不自在。

在武汉,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武汉交警。当时迷了一次路,我把车停下来,跟交警同志问路,他立马就说”师傅你在后边跟着,我开车带你“。

在武汉,警车给我带过3次路。

第一趟送的是武汉同济医院、武汉红十字会、湖北省疾控中心。刚到武汉红十字会,上海红十字会又来电话说还得再送一趟,而且一车装不下,需要两辆车,问我能不能再找一个人。我给两三个朋友打了电话,他们都说在老家出不来。我只好回上海红十字会说,没有找到人,等我跑完第二趟,可以再跑一趟。

因为时间紧急,我卸完货就回上海了。回去的路上,我老婆给我来了个电话。我没有告诉她我去了武汉。我只在出发前跟父母说了一声,当时他们不同意,但最后也没再多说,没想到父母和全家人说了。

电话里,老婆问我怎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为什么去之前都没有和她说。我和她说,不是我对自己不负责任,正是因为我对自己负责任,我才要去。她又说,这个病毒是没有特效药的,一旦染上,只能靠自身免疫力自愈。我说;”这就像平常跑运输一样的,家里怕什么?“

最后,我以好好开车为由,匆匆挂了电话。不算说服她,但是已经去了,她也没办法了,只能跟我说,一定要做好防护。

第一趟回来,高速口看到我的捐赠函,没有收过路费。我是1月31号抵达上海,直接把车开到上海红十字会的仓库去装货,这次没来得及买泡面,好在还剩下3桶。

2月1号,我又到了武汉。两次在武汉,除了运送物资,我基本都在车上,透过车窗看一看武汉。药店的门外人们排着长队,不知道是在买口罩还是在买什么药品。他们是秩序井然的。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驰援武汉的上海货车司机:7桶泡面伴我送物资

李克胜将捐赠物资送到武汉市红十字会

1号晚上从武汉城区出来,我跟上海红十字会说,我现在回去拉第三趟,但是为了自身安全和他人安全,我必须要休息一晚上,否则这么多天持续不休息,属于疲劳驾驶。于是我在离武汉最近的服务区里停下,在车上睡了一晚,2号早晨7点又出发了,差不多晚上6点抵达上海。

我本来想直接去拉货,再送一趟。但没办法,这一次我一定要去隔离14天。我住在一家酒店里,一日三餐有人送,每天需要量体温。我跟上海红十字会说,等我出来以后,如果还需要我,我还能再去。

被隔离的这几天,家人经常和我发微信、打视频,问我的情况。我老婆和我说,如果体温超过37.5度,一定要及时上报,千万不能隐瞒,要照顾好自己。

我沿路拍了些小视频,发在抖音上,网友们都很支持我。但我也不是想出名或者怎么样,我只是想尽一点微薄之力。

我希望你们不是报道我一个人,而是所有运送救灾物资的驾驶员们,鼓励他们去运送救援物资,让他们别害怕。支援武汉的人也不止我一个,但是我看到这方面的报道很少。

现在疫情还未好转,武汉仍在封城。身边的人或者媒体,各方面去鼓励一下,我想参与到物资运送的人会更多。

第一次到武汉,武汉红十字会就给我发了荣誉证书,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这样一句话,“感谢贵单位对武汉市红十字人道事业的关心、支持和信任,您的爱心将会为那些困境中的人们带来希望的曙光”。

这是我开货车以来,第一次受到表彰,以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一个跑运输的还能做这种“危险”的事。我经常看一些抗日战争剧、解放战争剧,为了国家,死了成千上万的人,他们也没考虑自己的后路,有些时候总需要有人去做一些事。中国人那么多,就算不是我,也会是其他人。

一些人可以不理解,我们也不能道德绑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如果一个人没有精神层面的东西,那活一辈子有什么意思。我文化水平不怎么高,我觉得一个国就和一个家是一样的,每个人需要负责,大家要互相帮助。

眼下最希望武汉能赶快好起来,疫情赶快结束,然后全国人民好好生活。我就是个普通的货车司机,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什么期待,都已经40多岁了。我在交社保,到时候有退休工资,现在能干一天是一天。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能好,他现在在老家读5年的专科,今年要毕业了,我劝他去考专升本,学费不需要他操心。

我告诉他,现在的疫情是短暂的、突发的状况,不久后一切恢复,只有有文化,才能做一个对祖国有贡献的人。


及时了解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对货运行业的影响,请随时关注卡车之家专题报道

→→抗击疫情,卡车人奋战在前线←←

行业动态时事热点武汉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