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2020-02-11 11:16:33 范鱼

今年年初,肖红兵在某拉货平台接了单,从老家湖北天门市出发,运送一批轮胎去湖南。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趟,让他终身难忘。

在最终得到陕西汉中交警的帮助安顿下来后,肖红兵向红星新闻记者详细讲述了在高速上漂流一周的经历。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安顿下来的肖红兵,在招待室休息

年初出门跑单,疫情来了

“我把轮胎送达之后,就又开始接单子,想到处多跑几单。”就这样,肖红兵先后去了福建、广东、贵州等地。

一天,手机响起,来了个大单,从福建福州送一批工业原料去四川达州。“货主要货要得急,但我的车载货之后速度很慢,这趟很辛苦。”为了不耽误行程,肖红兵连开两天两夜,中途断断续续休息了五六个小时,困了就喝凉水。到达达州开江县已经是年三十,还好,货物按时送达了。

大年初一,肖师傅依旧接着单子,对正在爆发的疫情毫不知情,甚至还想拉个“顺风单”,回湖北老家过年。

没想到的是,当他再次踏上高速,就骑虎难下了。

“在巴中平昌下高速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异样,路口多了很多戴口罩的人,好像设置了检查点。”经过交警的盘问,肖红兵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湖北牌照的车已经寸步难行。通过检查,肖红兵身体没有异常,这才放他进了城。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漂泊的这些天,肖师傅的高速票据堆成了小山

歇脚平昌县,湖北司机尴尬了

如果说因为车牌是湖北的而被盘问,仅仅只是让肖红兵觉察到了些许的异样。那么后来发生的一切,才是尴尬的开始。

“那个不是刚才被警察盘问的湖北人得嘛!”

巴中平昌县城某面馆里,临桌的窃窃私语被肖红兵听到了。

“我年初就出来拉货了,没有感染。”

“现在看到湖北人还是有点怕。你还是莫到处跑哦,万一把病毒传播了呢?”

肖红兵放下碗筷,准备立马就走,不料,刚走出面馆,就看到有人围在他的车前。“你是车主吗?快走快走!不然我们要报警了。”突如其来的异样眼光,让肖红兵心里难受,但也表示理解。

由于连续多天高强度拉货,肖红兵没有时间好好梳洗,鞋子也生了汗。说起去超市买鞋的经历,还跟红星新闻记者调侃了起来。

“59元一双的鞋,老板心很好,只收了我30块。收钱的时候叫我把二维码放桌上,人站远点,他来扫码就行。”说着肖红兵自己也笑了起来。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在漂泊路上,肖师傅途经汉中服务区拍下的照片

车开反了,幸好遇到好心的高速交警

接下来该往哪儿走?怎么办?一大堆问题折磨着本已疲惫不堪的肖红兵,他成了没头苍蝇,走到哪里算哪里。

平昌、江油、广元……肖师傅,一路西行。

为了不空跑,肖红兵还时不时拿出手机查看附近的订单,“当时存有侥幸心理,还想接单。”“服务站吃饭,找到地方就打盹”是他的“作战方针”,但随着疫情形势日趋严重,这样的生活也成为“奢望”。

这天,肖红兵在某高速服务站吃饭,刚泡好泡面往车上走,就被工作人员叫住了。“你赶快走吧,我们这里不让外地车停。”身体和精神都到达极限的肖红兵忍不住了,“我和他吵了一架,差点上手,但我就是太困了,想找个地方休息。”至此,他已连续开了三天车,睡了不到八个小时。

“去西安吧!”肖红兵心想,也许是这一带沿途查得严,陕西会不会好一些。抱着最后的希望,他在导航中输入了“西安”,风尘仆仆地奔向另一个未知的出口。途中,他接到了去汉中洋县拉大米的单子,这让四处游荡的他,似乎看到了一点目标。

有了之前的经验,肖红兵看到“外地车辆禁止入内”的标识就绕道走。就这样,四百公里路,绕了一天一夜。“到了地方正准备装货,货主听说有人看到我是湖北货车,直接报了警,临时变卦,单子打了水漂。”这让肖红兵彻底崩溃了,放弃了跑单的侥幸。

“哪儿也别去了,从汉中上高速,一心只想回湖北。”祸不单行,疲惫的肖师傅没看清楚导航,竟然在汉中开反了方向。阴差阳错遇到了好心的汉中高速交警,这才迎来了事情的转机,结束了“流浪”。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在汉中遇到好心的交警,肖师傅结束了“流浪”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直到1月29日,陕西汉中交警巡逻民警发现了在应急车道睡着肖师傅后,将他带到了汉中北服务区。这样,从大年二十九到大年初五,他在高速上整整过了一周。

交警、防疫人员对肖师傅做了体温检测和人车消毒工作,并给他带来了口罩、方便面、饮用水、牛奶等物品。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汉中交警给肖红兵送去了食物和水

此后的十几天里,肖师傅一直在汉中北服务区生活。由于出门已经多日,早已过了医学观察期,老家的交通部门看到新闻后也一直在帮他协调,争取让他早日回家。

在高速“流浪”的这些日子,除了吃饭、上厕所,一天24小时,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车上度过,车上有被褥,可以打个盹。晚上实在冷得受不住了,他就将车发动起来,利用车上的暖气取暖。

在他给红星新闻记者的视频中,1月24日凌晨5点,货车发动机嗡嗡作响,黑暗中的服务区有几处店招格外显眼。面对孤独,肖红兵作诗一首,“除夕夜高速路服务区都还有这多人和车!都在路上过年吧!哈哈哈,从来同路不寂寞,随风不单吾一人,似曾相识不相识,同声共祝新年好!”

1月25日,天空下着雨,地面湿滑,路上没有车。漂泊了几天的肖红兵心里不是滋味,把车停在了路边。发文,“一车飘天下,江湖怜为家,天高弹指近,崖深依云齐,除夕关东静,初一琅琚行,前方无乡音,梦还陆羽亭。”而“陆羽亭”,正是肖红兵家乡湖北天门市的地标。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大年初一,倍感孤独的肖师傅写诗抒怀

被救助后,肖红兵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还专门与当地交警合照一张传到了朋友圈。他激动地对记者说,汉中交警配得上“最美高速交警”的称号。

睡货车、吃泡面、一路写诗 还原湖北货车司机的7天高速漂流

为了表示感谢,肖红兵拍下和交警的合照上传朋友圈

对于这个共患难的“货车兄弟”,肖红兵满怀感激。

“跑车无聊的时候我就跟它说说话。”拉着沉重的货物东奔西跑,肖师傅说,车子从来没出过毛病,很争气。脾气跟他一样,吃苦不吭声,老实。“有时我就拍拍他,叫它再撑一撑。”

去年九月,为了多赚一些钱,他放弃了打工,东拼西凑了两万块钱买了一台二手货车,开始跑货运。“家里负担重,跑长途辛苦是辛苦,听别人说能赚点钱。”

他坦言,自从买来之后,货车轮胎已经磨损不少,但上千元的换胎费让刚刚起步的肖师傅感到为难。“如果赚了钱,我也不会卖了它,想给它做个保养,放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再开着转悠转悠。”


及时了解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对货运行业的影响,请随时关注卡车之家专题报道

→→抗击疫情,卡车人奋战在前线←←

高速公路时事热点武汉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