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产、倒下、洗牌 疫情之下自主轮胎产业该怎么办?

2020-02-13 09:29:00 赵建国

与动力电池行业淘汰赛临近尾声不同,轮胎行业“洗牌”正渐近高潮。  

破产、倒下、洗牌 疫情之下自主轮胎产业该怎么办?

近日,随着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东营市盾轮轮胎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终结。几乎与此同时,天津阿尔发轮胎橡胶有限公司也在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裁定的破产清算文书中走向终点。

“这是橡胶行业洗牌期的正常现象,加之受到疫情影响,今年的轮胎企业面临更加严峻考验。”2月10日,山东省橡胶行业协会会长张洪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企业转型升级中遭遇阵痛,还是行业优胜劣汰,都是行业发展的必然。

破产背后的难言之隐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对于盾轮轮胎和阿尔发轮胎的破产而言,几乎遭遇了相同的资金链断裂困境。

盾轮轮胎兴旺之时,轮胎产品远销北美和欧洲市场。2019年6月,盾轮轮胎向东营中院申请破产清算。6月24日,东营中院依法受理该案。

根据对盾轮公司进行的资产核资专项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6月24日,盾轮公司审计调整后资产总额1.8万元,负债总额315.9万元,净资产为负314万元。盾轮公司现有资产不足以支付破产费用,故管理人提请法院终结破产程序。曾经一度辉煌的盾轮轮胎,到破产清算之时资产只有1万余元,负债300多万元,令人叹息。

近年来,在轮胎行业的洗牌潮中,山东东营一带的“轮胎之乡”的情况引人瞩目。上世纪90年代,轮胎企业纷纷上马,一度成就全球第一大轮胎生产地。20多年间,一些中小企业产品同质化、低价竞争、缺乏品牌影响力的问题日益凸显,最终倒在市场的大洗牌中。仅2019年国内破产清算的30余家轮胎企业中,这里的轮胎企业就有24家,占比近70%。

国鹏橡胶、九泰车轮、华轮实业、正顺车轮、泰达橡胶、隆泰橡胶、奥赛轮胎,好友轮胎、万鑫轮胎……这些企业,都已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除了受市场和外贸因素影响,这里的轮胎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普遍存在互联互保的投资模式,所以很容易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一家资金出问题就会连带相关企业受到影响。”《中国橡胶》杂志社主编杨宏辉在接受《中国汽车报》《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疫情影响因素有多大?

疫情的爆发蔓延使很多汽车企业和轮胎企业也延期开工,疫情对轮胎行业的影响有多大?

目前,无论是对轮胎产业的上下游、工厂产能、零售服务、渠道经销都将产生一定的影响。有专家认为,如果疫情很快得到有效控制,那么对于轮胎价格的影响将延续节前的节奏,将稳中有涨。从市场看,首先受到影响的是轮胎经销商,然后是轮胎企业。

“员工的返程问题、流动困难,都是有待解决的现实问题,包括口罩紧缺都会影响企业的开工。”杨宏辉表示,还有一些地区的交通限制,会影响到原材料及产品的运输,但这些应该都会随着疫情的结束而得到解决。目前,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也在积极为企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协调工作,努力帮助企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恢复生产。

以往春节过后,各大轮胎企业的营销订货会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展开。但今年受疫情的影响,轮胎企业的订货会将会推迟或取消。“我们当然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在此基础上通过后三个季度或下半年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疫情的影响,弥补一些损失这是有望实现的。”张洪民认为。

自主轮胎企业该怎么办?

纵观整个轮胎行业,近年来受到世界经济、外贸因素影响较多,也受到国内汽车产销回归理性,公路货物运输增速回落等因素影响,“我国轮胎产业已经告别了高增长时代,呈现出向中低速、高质量增长的发展新态势。”张洪民表示,竞争力不强的轮胎企业被淘汰,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有如此,行业才能高质量的发展。

针对行业现存的问题,有关专家为轮胎行业发展提出建议:

一是要推进品牌建设,增强市场竞争力。我国是世界最大轮胎生产国和出口国,但企业品牌知名度与此并不相称。只有加强培育自主品牌,才能开拓国际市场,拉动内需。

二是要强化技术创新,提高产品附加值。要面向国内外市场需求,开发环保节能轮胎,同时提升产品质量、性价比,推进产品结构调整,由低端发展至中高端。

三是要统筹规划,实施兼并重组,提升产业集中度。目前,轮胎企业数量众多,小而分散,且组织结构不合理,产业集中度低的问题依然客观存在,通过兼并重组是企业做大做强、加快产业集中度的重要途径。

其实,近年来已经有些轮胎企业通过提高集中度,提升了市场竞争力,如赛轮股份对金宇实业、沈阳和平的兼并,双钱集团对新疆昆仑的兼并重组,以及中国化工重组5大橡胶企业、倍耐力被中国化工控股等等,都呈现了不断向好的发展趋势。

“我们是汽车工业大国,随着汽车高质量发展的脚步,轮胎需求也会水涨船高,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我们对中国轮胎行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张洪民、杨宏辉等业内人士一致认为。

企业动向行业动态轮胎/轮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