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疫”需求急呼无人驾驶车冲上前线 需得保证卡车司机生命安全

2020-02-14 12:48:19 兰海霞

尽管无人驾驶早已不是概念性的技术,新的应用场景频频出现,但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对于无人驾驶技术的需求显得特别急迫。实际上,真正能投入实战的无人驾驶车还少之又少。京东无人车在这个紧急关头投入实践,为中国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思考。

战“疫”需求急呼无人驾驶车冲上前线 需得保证卡车司机生命安全

京东无人配送车顺利将医疗物资送到了武汉第九医院。资料图片

无人车或成中国汽车工业发展新拐点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京东等科技企业推出的无人车,成了当下解决物流配送刚需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京东无人车的实践也给汽车业带来了思考,或成为无人驾驶甚至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新拐点。

特殊的“逆行者”

2月6日,在武汉市青山区吉林街上,一台神秘装置从京东物流仁和站出发,沿着街道一路前行,灵巧地躲避着车辆和行人,穿过建设二路路口,顺利将医疗物资送到了武汉第九医院。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武汉智能配送的第一单,完成这一重任的是京东物流自主研发的无人配送车。

武汉第九医院是武汉市收治新冠肺炎感染患者的定点医院,与京东物流武汉仁和站的距离只有600米。疫情出现后,这个站点几乎支撑起了武汉第九医院医疗物资的配送工作。

京东物流X事业部自动驾驶研发部负责人孔旗表示,疫情发生后不久,京东物流就开始了在疫情核心区武汉的智能配送筹备工作,并从各地抽调无人配送车驰援武汉。目前,武汉市第九医院每天的订单有10单至20单,每单30件左右,订单内容主要为医疗用品和救援物资,而无人配送车可以承担医院50%至70%的订单配送量。

武汉第九医院的医护人员表示,京东物流无人配送车既能送来紧缺的物资,又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接触感染,给医院的工作帮了大忙。

据京东物流武汉青山分区经理周建斌介绍,无人配送车可以同时配送24件货物,每次送货时间设定为20分钟到30分钟,货物提取完毕后快递车会自动返程,而未妥投的订单将继续放入无人配送车里投送或者联系客户约定取快递时间。

周建斌说,快递站只需要给无人车充电,剩下的一切都可以交给系统自动完成。此外,为了保证安全,无人配送车每天都有专人进行消毒。

京东方面表示,4月底会再投入50辆无人配送车,争取在今年投入百辆。未来,随着智能配送机器人的规模扩大,这些特殊的“逆行者”将为更多武汉的医院提供必要物资的配送。同时,对于已实行隔离的医院、小区,如有需求,京东物流也将考虑通过无人配送车来提供园区内的物资运输与配送。

无人车成战“疫”中坚

京东无人配送车是京东X事业部在物流领域的研发成果之一,在配送员输入订单号后,它会自动选择合适的箱子放入快递车并运送到指定位置,通知用户取件,大大解决了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难题。

2019年底,京东无人车在北京通州和房山进行了人车混行、开放道路的完全L4级别的试运营,并宣布取得阶段性突破。

“这次疫情加快了京东无人车的发展步伐。”孔旗说。

不只是武汉,面对传染性强、潜伏期长的新疫情,近来全国多地出现了无人车“上岗就业”的景象。

2月10日,江西省第一台环卫防疫消毒机器人——无人驾驶消毒车抵达鄱阳县,交付城管部门用于社区和城中村消毒消杀工作。

据鄱阳县环卫所工作人员介绍,该消毒车为电力驱动,续航时间8小时,满载1.2吨消毒水,且灌满只需几分钟,可对各社区及城中村进行全方位、无死角消毒作业,有效降低了作业人员的感染风险。

同一天,一辆外形萌感十足的无人配送车“小乐”满载着近1吨的新鲜蔬菜,从山东乐物电子物流港出发,驶往2公里外的傅家镇张冉村村内的一处广场。大约20分钟后,“小乐”到达指定位置自动停车。村委工作人员卸完蔬菜,无人车又自动返回乐物电子物流港,连续完成4次蔬菜配送。

与京东物流无人配送车类似,广东也出现了无人配送的身影。由深圳一清科技公司研发的无人驾驶物流车“夸父”承担了后勤仓库与病房、病房与垃圾站、超市与小区等地点之间的物资物料运输任务。其创始人刘明表示,“夸父”一车可以装载75个小箱子,每箱能装20斤货物,也就是说,单趟可以配送1500斤的蔬菜瓜果。

为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深圳市福田区也在环卫领域率先使用了无人全自动的环卫清扫车。无人全自动的环卫清扫机器人可实现自主完成清扫、洒水、垃圾收集等工作,在提高工作效率的同进,也极大地保障了一线环卫工人的安全。

而在疫情核心地区的武汉,无人车更是发挥了巨大作用。新建投入使用的火神山、雷神山两大医院内不仅覆盖了5G网络,还配备有远程医疗平台、远程视频探视系统等装备。同时,为了减轻医务人员来回奔走的工作量,同时降低接触感染风险,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还引入了低速自动驾驶小车与机器人,用来承担部分病员运送与物品配送的工作,包括运送病人,传送化验单、药品以及病人餐饮等。

无人车发展或迎来拐点

当下,物流配送已是刚需,而无人车成了最佳解决方案。

事实上,无人配送已提出多年,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得到大规模应用。从政策上看,由于无人车处于测试阶段,政策还没有放开,将影响着无人配送时代的来临。从技术上说,无人车还是一种研究性解决方案,其稳定性尚待考验,需要对路况、场景有更多深入的测试、研究和突破。从成本而言,目前无人车的研发和生产成本依旧很高,只有成本降下来,无人车才有望得到普及。

孔旗表示,无人车离最终实现完全不需要人工干预的无人驾驶,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作为新的生产力,如同从马车到蒸汽机、再到汽车的变化,无人车还需要技术上的一系列升级,比如充电桩的设置、维修站点的部署以及软硬件体系的结构调整优化等。

不过,业界认为,无人车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一方面,无人配送不是一个仅限于疫情期间才暴发出来的需求,这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需求,它有效解决了客户与配送环节的纠纷,提升了消费者和整个交易环节的安全度。另一方面,对快递公司和外卖平台来说,使用无人车将节省庞大的人力成本。另外,在一些复杂路段和特殊天气中,物流配送所引发的交通事故也影响配送员们的安全。

正因为如此,阿里、京东、大疆等公司在无人车领域进行了重点突破。

业界认为,此次京东无人车的实践也给汽车业带来了思考,甚至有人认为,这将是中国无人驾驶的转折点,也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拐点。毕竟,不管是物流配送还是送餐,从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看作是对当前无人驾驶技术水平的实战检验。

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曾表示,今天的汽车工业面临一个百年未有的变局——即经历智能化、网联化后,最终将走向无人驾驶。

而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不只是无人配送车,无人驾驶出租车、无人驾驶环卫车等其它无人化车辆的需求同样巨大,这些需求叠加整合在一起,将使无人车迎来井喷,为未来更高阶无人驾驶技术实际应用作好了铺垫。(记者:傅勇/北京报道)

无人驾驶车穿街走巷见证“未来已来”

自动避让行人或障碍物,虚线变道超车,与前车保持安全车距、处置复杂突发路况……“冷清”的驾驶室内,汽车方向盘自己转,油门、刹车、档位自己调。

在湖南省长沙市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周边车水马龙的街区,这些过去需要人小心驾驶的“动作”,一辆辆白色的纯电动智能网联汽车“RoboTaxi”就能自动完成。

长沙街头这些“无人驾驶汽车”,由百度阿波罗(Apollo)与中国一汽红旗联合研发。

据负责“RoboTaxi”运营的湖南阿波罗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周磊介绍,2019年6月,长沙市政府颁发了45张可载人自动驾驶测试牌照;9月26日,首批45辆“RoboTaxi”获准在城区135公里开放道路试运行。

从封闭场地测试到城市开放道路行驶,这是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2018年11月获中国工信部正式授牌后,长沙市率先实现的一次重大突破。

“RoboTaxi”从外观上看,除了车顶及周边9个摄像头、车顶激光雷达、卫星定位系统等,与普通SUV并无多大区别。

日前,记者在试乘大约5公里路线中,“RoboTaxi”自动操作基本没有差池。期间,记者所乘车辆还偶遇前方一辆红色小轿车追尾前车,“RoboTaxi”立刻减速并在安全距离外选择虚线一侧绕行。

“RoboTaxi”理论上可以“无人驾驶”,但在如今测试阶段驾驶座上都有一名“安全员”。

记者身边28岁的“安全员”胡碧波拥有10年驾龄,但他现在的工作比较缺少“存在感”——油门、刹车、方向盘、档杆等都被“RoboTaxi”接管。

“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处理行驶过程中一些不可预知的突发状况。”胡碧波说。

在行驶中的“RoboTaxi”上,屏幕能显示车辆周围大量即时路况和动态信息,即使像车后有人横穿马路这样的细微动态,也都能“明察秋毫”。

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位民警介绍说,为配合开放道路上的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长沙市投资在测试区域38个路口建设了包括高清电子警察、智能信号机、智能岗亭、智能斑马线等一系列智能交通科技“硬件”设施,还建设了交通视频监控系统、行人电动车违法抓拍系统、智能网联汽车可视化平台等,通过人、车、路的智能网联,为“RoboTaxi”们判断驾驶行为、分析分辨障碍物提供信息保障。

在长沙,上路把“未来”变成“已来”的“无人驾驶汽车”,远不止“RoboTaxi”。

湘江集团副总经理、湘江智能董事长兼总经理谢国富说,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自去年成立以来,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中车、希迪智驾等,都拿出整车或关键系统在测试区做了长时间测试。目前已有38家企业86种车型在这里开展了1800多场测试,测试里程达到60000多公里。

由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于2017年领衔创办的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有限公司,是最早进驻“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的企业之一,目前该公司已经实现智能重型卡车高速场景时速100公里自动驾驶;无人及远程遥控矿山卡车已交付矿区运行作业。

在北京、长沙、杭州等“先行先试”城市示范带动下,智能驾驶技术在中国各地正迅速从实验室、试验场迈向城市和开放道路。

2019年10月11日,河北省沧州市政府向百度颁发了京津冀区域首批30张自动驾驶载人测试牌照。2019年11月6日,30辆百度Apollo自动驾驶汽车驶上沧州经济开发区的街头,区内测试道路的里程114公里。这也是中国首个区级全域自动驾驶可载人测试路网正式开放。

如今,智能驾驶技术也在从公路向铁路等其他领域拓展。

记者从中国通号集团、中车株洲所、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机构了解到,智能驾驶系统不仅在城轨、地铁、磁悬浮列车上得到应用,还在以350公里时速飞驰的“复兴号”高铁列车上试验成功;此外,无人驾驶水泥搅拌车、挖掘机、压路机、起重机、谷物收割机、拖拉机等,有的在实验性应用,有的已经投入实用……

长沙行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李睿表示,随着技术不断“迭代”升级,智能驾驶车辆在排除主观情绪干扰、快速应对复杂路况、多车协同、避免误操作等方面,会表现出比人类越来越明显的优势。一旦实现全面商用、实用,能有效解放人力、降低成本、保障安全。

李睿认为,只要坚持不懈探索创新,同时逐步解决相应的伦理、观念、法律、法规、标准化等问题,完全“无人驾驶”有望在不太遥远的未来,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逐步从“非常”变为“日常”。(记者:曹国厂、苏晓洲、王昕怡/长沙报道)

无人驾驶大规模实践拓展应用场景

京东无人配送车在武汉的实践引发了业界关注。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不少企业以及不少场景已有了无人车的身影。

早在2016年10月,由OTTO运输的自动卡车的首单运输货品就已经在美国上路。首次运输成功后,Uber就向世界宣布,其收购的OTTO公司完成了全球首次无人卡车的商业运输任务,虽然从科林斯堡到斯普林斯的路程只有133英里。

2018年,沃尔玛开始和Waymo公司合作,让凤凰城郊区的消费者提前享受这一先进科技。用户只需在网上提交购物清单,便可乘坐Waymo的无人车辆前往沃尔玛商店直接取货。2019年1月和Udelv合作后,沃尔玛开始测试一款名为Newton的自动驾驶车,可以为客户配送他们在线订购的商品。

2019年7月,沃尔玛宣布和自动驾驶汽车创业公司Gatik合作,正式推出了一项服务:在美国阿肯色州本顿维尔的仓库、取货点、部分商店之间,用无人车运送客户的订单。据悉,Gatik使用的是有配备自动驾驶系统的4级轻型商用车和B2B短途物流货车,交货距离可辐射200英里。自2018年以来,车辆就已经在加利福尼亚的公路上进行测试,能使货物在城市中的运输成本降低50%。

2019年12月,图森未来L4级无人驾驶卡车车队也在京礼高速(延崇北京段)顺利完成中国首次高速公路全封闭环境下、基于C-V2X车路协同技术的队列跟驰测试工作。作为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图森未来携包括北汽福田、首发集团、华为、四维图新等在内的合作伙伴,共同实现了无人驾驶卡车车队总长14公里(包括9.8公里连续特长隧道群路段)的三车队列跟驰。

此外,德邦快递2019年被授予了自动驾驶正式运营牌照。不同于以往的测试牌照,此次颁发的牌照允许在浙江德清指定区域内的公开道路上进行L4级运行。这意味着无人驾驶货车快递场景应用正式落地和实现商业化。

早在2018年双11期间,德邦快递便首次推出了“麒麟号”L4级别无人驾驶货运车,截止至今,其运营总里程已经达到10000公里以上,累计货物运输则高达20000票。从后台数据来看,德邦系统已可以支持包括在暴雨、隧道、夜晚等多场景下实现稳定无人行驶,最高时速达90公里。

作为物流行业的巨头,京东在2018年的京东CUBE大会上也一口气公布了一系列项目新进展,包括L4级无人驾驶重型卡车。

京东的无人重卡卡车车头长9米,宽2.5米,高3.5米,拖车长14米。作为L4级的重量级产品,该车融合了多个传感器,车身搭载数个32线激光雷达,车顶则搭载了64线的激光雷达,具备L4级的自动驾驶的能力。据悉,京东无人重卡已经完成了2400小时的智能驾驶超级测试,计划2020年在国内上路。

而在无人快递车方面,2019年的618期间,京东正式启动了自己的全球全场景常态化配送货物首次的尝试。6月18日上午,20台京东配送机器人在北京海淀区上路,京东平台一声令下,首批载有618订单的京东配送机器人从上地站发出,这也预示着快递无人配送时代的来临。

当然,作为国内最先拿到无人驾驶测试牌照的百度,自然不甘落后。在2018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就宣布实现了“阿波龙Apollo”的正式量产,并将碧桂园潼湖科技小镇作为落地运营的场所,这也是全球第一个真正运营无人车的小镇及园区。此外,百度和金龙客车合作的全球首款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也正在积极推进商业化落地。百度表示其完成总装的阿波龙,即将发往北京、雄安、深圳、福建平潭、碧桂园、湖北武汉、日本东京等地开展商业化运营。

与此同时,苏宁物流与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联合宣布,将加速落地物流自动驾驶技术,在2020年实现末端配送的自动驾驶技术普及和无人配送车的规模化量产。

此外,菜鸟也不断推出包括菜鸟无人车、无人机、菜鸟快递塔、菜鸟驿站智能柜、菜鸟小盒等系列智能黑科技,提供从最后1000米到最后0米的全面解决方案。

2019年,菜鸟同样也启动了无人车配送。在成都的未来园内,满载包裹的菜鸟无人车在园区内穿行,把消费者购买的商品送达分拨场地,全程由IoT(物联网)系统自动调用红灯,无人车自主规划路线和避障。这是菜鸟无人车首次从末端配送,进入园区调拨运输环节,代表着无人驾驶应用场景的进一步拓展。

行业动态智能卡车武汉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