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2020-04-28 04:00:00 张宏霞

【卡车之家 原创】一场疫情,打破了鄢朝佐的运营节奏,让他不得已从之前的缅甸到成都的长线运输,变成了在中缅边境上倒短。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中缅边境上倒短

3月21日,鄢朝佐将一车香蕉从缅甸境内运出之后,就再也进不去缅甸了。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中国打上半场,全球打下半场,不少人对今年的疫情发出这样的言论。而缅甸作为中国的接壤国家,平日里贸易繁盛,大量的香蕉和西瓜从缅甸运往中国内地,登上中国老百姓的餐桌。而此时,正是香蕉的运输旺季。

自2018年购置了一台东风起航,鄢朝佐一直在成都和缅甸之间跑长线运输,一场疫情自然让他的生计受到影响。虽然进不了缅甸了,但是家中一家老小等着吃喝,车肯定不能停。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而此时的特殊环境,催生了一个新的岗位需求,缅甸的香蕉由当地车辆运送到关口之后不能再向前走,便需要中国车辆快速的把这些香蕉拉到附近的货场,然后由跑中国内地的司机在货场装货之后运往内地。

鄢朝佐和十来个经常跑缅甸的卡车司机一合计,做了核酸检测,在边境上做起了倒短生意。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倒短生意价格还行,60公里的路程,2500块钱的运费,平均一天可以跑一趟。距离虽短,但是时间上很熬人。作息时间黑白颠倒,是让鄢朝佐这些日子里最难受的事情。

缅甸当地的车白天去香蕉地装运香蕉,一般到了中国关口就差不多下午或者晚上了。倒短的卡车司机们将香蕉运回到中国的货运场倒到跑内地的卡车上之后,还得及时装上明天一早要送到缅甸卡车上的纸箱,折腾到半夜两三点钟才能睡觉,是鄢朝佐的生活常态。

尽管相比往年经济上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在他看来,现在车没停、人没事就是最幸运的事。

缅甸跑车的异域艰辛

2008年走上货运道路,2012年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货车,2018年抱着出去见见世面的想法,鄢朝佐换了一台东风天龙牵引车,跟着家里的亲戚远赴缅甸跑运输,一干就是两年。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我们在外面的这些卡车司机,远没有别人认为的那么光鲜,苦和累只有自己知道。”鄢朝佐说道。

缅甸与中国接壤,但是经济发展程度远远赶不上中国,直到现在缅甸境内还没有实现完全的国家统一,打了几十年内战,现在还是政府军和各地武经常摩擦,武装冲突时有发生。治安很差,给在当地跑车的中国司机带去了很大的不安全因素,大家一般都会避免夜间行车,通常也都是结伴而行。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除了各类武装力量之外,缅甸的一些老百姓也会在路上拦截要钱。近年来随着中国卡车数量的增多,路边拦车要钱的缅甸人也越来越多,如果不给,他们就会捡起路边的石头砸向驾驶室的玻璃。

幸好缅甸百姓一般索要的金额不多,交上十块、二十块的“通行费”就能放行,但即便单笔金额不多,以鄢朝佐每次运输开进缅甸境内150公里的路程来算,一个来回下来至少也要被要走200块钱人民币。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除了以上提到的治安因素之外,每年5-10月是缅甸的雨季,洪水、冰雹、泥泞的道路等自然灾害让卡车行驶起来困难重重。

两年的时间里,光是大桥垮塌鄢朝佐就亲身经历了两次。一次是因为大桥跨度大加上车辆超载造成桥体断裂,另外一次则是因为洪水将大桥冲垮。而这两次事故中,鄢朝佐都是最后一个顺利通行的车辆。因此,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而在外的这些困难和艰险,鄢朝佐从来不会和家人提起。报喜不报忧或许是卡车司机们的“通病”,他们不想让家人过多担心。

卡车人11:疫情下 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人

异域行车,其中的苦与累只有他们最懂。鄢朝佐和其他跑境外的卡车司机一样,冒着高风险去赚取一份客观的运价,从而给家人带去更加美好的生活,这便是他们一路风雨毫不畏惧的奔跑的意义。

疫情下这位中缅边境上倒短的卡车司机鄢朝佐,将他的故事道给我们听不知你是否为他的异域卡车生活而动容,也或许有着相同的经历。如果你也有更多的行车故事,请随时讲给我们听。(文/张宏霞 图/鄢朝佐)

人物专访时事热点卡车人专栏

载货车报价

东风商用车 天龙重卡 轻赢版 350马力 8X4 9.6米栏板载货车(DFH1310A1)
东风商用车 天龙重卡 轻赢版 350马力 8X4 9.6米栏板载货车(DFH1310A1)
30.88万元
东风雷诺 国五 9.6米 核载:18.105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