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速收费让煤市陷僵局 司机货主“掰手腕”运价不涨司机不拉

2020-05-19 11:58:05 杨珮琳

5月6日,全国收费公路恢复收费。与此同时,中国交通运输部也对外公布了29个省级(除海南、西藏外)最新收费公路货车收费标准。

高速收费让煤市陷僵局 司机货主“掰手腕”运价不涨司机不拉

伴随最新收费公路标准的曝光,以及两天实地跑下来,不少货车司机反馈收费标准虽然降了,但是通行费累计算下来相比以前通行费贵了不少。

高速收费,几家欢喜几家愁,以煤矿企业为例。“高速收费了,司机等着运费上涨,货主等着煤价下调,煤矿等着司机来,司机和煤矿、货主在掰手腕。”陕西榆林的一位拉煤司机这样告诉笔者。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官网显示,从5月5日晚上开始,榆林许多煤矿拉煤车非常稀少,许多煤矿仍在考虑是否降价,目前也有一些煤矿开始下调价格,降幅为10-20元/吨不等。

笔者了解到,五一期间,榆林许多煤场库存清理完毕,主要原因是下游货主担心高速收费之后成本上升,采购较为积极;另一方面,煤场担心后期煤价大降,加快清理库存。“许多下游用煤单位该囤的都囤了,囤得非常满,短时间内,下游采购需求不大。”榆林一煤场负责人称。

对于司机来说,从5月6日开始许多大车司机歇业休息,等待市场明朗。“现在市场太乱,货主等煤矿降价,而煤矿一直绷着不降,运费虽然涨了,但核算后,发现利润比高速免费时减少了,就看货主和煤矿谁让利了,不赚钱司机肯定谁都不愿意跑。”上述司机说。

不过,在天津从事物流运输业的王某告诉笔者,上述情况各有不同,比如内蒙一带的煤运情况就较为正常。“我们常年将煤炭从内蒙发运至东莞,然后再分配到各个小电厂,只是最近的价格不稳定”,他说。“整个经济受疫情影响较大,使得整体对煤炭需求偏弱,加之今年进口煤炭比重增加明显,尤其是华东华南电厂加大对外贸煤的采购力度,这也削弱了国内煤炭销售量。”5月6日,亿海蓝大数据部航运分析师林书来对笔者说。

运费涨了,司机却不愿接单

自5月6日零时高速公路开始收费起,货主涨运费调车的消息接踵而至,似乎一夜之间运费全涨了。

笔者从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官网查知,最近从榆林出发,走湖南、湖北、江西、广东、广西等地的运费上涨10-15元/吨,而走云南、福建的运费上涨20元/吨。

“运费涨了,但司机却不愿接单。”5月6日,榆林某煤炭物流企业负责人张某告诉笔者,现在很多货车司机担心往返高速收费太贵,获利微薄,出工不出力。“走短途还可以,走中长途就不划算了,全国高速收费了,而运费只涨10-20元/吨,不划算。”在网上留下电话的拉煤苟姓司机这样回应笔者的疑问。

笔者随后了解到,自今年实行免费通行政策以来,对于上游煤矿来说,运费的调整抵消了煤价下行的压力,对下游客户来说,成本降低刺激需求,但对于货运司机的好处却微乎其微,甚至无利可图。“对货运司机来说,运费低的时候,抢着装煤,运费高的时候,几天一装。”上述苟姓司机说。

不过,进入5月后,随着部分电厂将逐步启动补库,进口煤价格优势消失,预计国内动力煤价将逐渐企稳。比如,现在榆林的大小煤矿大幅涨价,主要是因为煤矿产量较小,且主要针对电厂。

事实上,新冠疫情严重影响了煤炭的物流运输。铁路发运量下降明显,导致环渤海港口煤炭调入量大幅下降。加之,各地对外来拉煤车进行劝退,高速出入口封闭,好多运煤司机不得不在家休息。最近物流运输有所恢复,但仍需要一定的时间。

尽管长短途运费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市场上拉煤车仍然稀少,主要因为一些地方比如榆林只允许陕K车辆拉运,对外地车辆进行限行,所以即使运费上涨,也很难调到车辆。为此,国家能源局曾两度发文要求保证煤炭供应。

据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3月6日在国新会介绍,春节收费公路能够免费通行的政策实施后,按照目前交通量,每天大概减免了15亿左右的通行费。“免费以后高速公路上的路网流量反超了去年的同期水平,超出了6.1%。”刘小明说,不要让货车司机成为免费通行红利的局外人。

但,现实却事与愿违,无论免费还是降费,货车司机似乎都是局外人。

行业动态运煤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