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吉利或将收购华菱星马 再扩商用车版图 卡友:吉利还是很有实力的

2020-06-12 04:00:00 赵建国

两次重组均无疾而终的华菱星马,这次能否找到心仪买家?

吉利或将收购华菱星马 再扩商用车版图 卡友:吉利还是很有实力的

5月23日,华菱星马发布公告称,华菱星马控股股东安徽星马集团及全资子公司华神建材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所持公司全部股份,合计84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24%,时间为10个交易日,即5月25日至6月5日。

与华菱星马为何再度出让股权相比,业界更为关心的是谁将成为接盘者。截至目前,虽然当事方仍没有公布确凿的消息,但吉利汽车等潜在买家的一系列动作,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吉利或将成为接盘者

“吉利控股确有意向。”华菱星马一位内部人士透露。更意味深长的是,吉利控股方面也表示与华菱星马“有过接触”。而且,据业内人士介绍,近段时间,吉利方面的代表已数次到访华菱星马,虽然接洽的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在这敏感时期,这一行为不得不让人引发无限遐想。

种种迹象表明,吉利是最有可能接盘华菱星马的买家,但它也并非没有竞争对手,一汽凌源就是其中之一。2019年,一汽凌源高层与华菱星马及马鞍山市政府之间就有过深入接触,并就产业合作进行了对接,这不免增加了外界的猜测。

“但一汽凌源的体量太小了。与吉利相比,实力相差较大。”有商用车行业分析人士认为,两者难以在同一水平线上竞争。此外,一汽凌源的股东一汽集团也不会同意这笔交易。“一汽刚刚完成商用车和轿车资产的置换,并通过转让一汽夏利彻底解决了同业竞争问题,此时如果支持一汽凌源接手华菱星马,无异于将在一汽集团内部再次形成商用车的同业竞争。”上述专家指出。

此外,笔者发现,此次华菱星马公开征集受让方,还设定了多个苛刻条件。比如,受让方或其控股集团2019年总资产不低于2000亿元,净资产不低于500亿元,具备乘用车和商用车生产资质等。放眼业内,能满足这些条件的车企屈指可数。

还有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华菱星马所发布的公告,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时间为10个交易日,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果没有提前商定和沟通,新的受让方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尽调。因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接盘华菱星马的买家,最有可能的就是吉利,现在只是在走流程而已,相信很快就会有确凿消息。

吉利可借力补齐商用车短板

当然,单以上述消息并不能确定接盘者就是吉利。不过,对于一直想要发展成为跨国汽车集团的吉利来说,拓展商用车领域、补齐商用车短板是当下亟待做的一件事。因为纵观全球大型跨国汽车公司,无一不将商用车板块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例如大众有引以为傲且盈利丰厚的斯堪尼亚和曼恩,戴姆勒集团的商用车更是撑起了其业务的半壁江山。

事实上,早在2014年,吉利就开始在商用车市场进行布局,成立了商用车项目组,并于2016年全资收购东风南充100%股权后,成立吉利控股集团旗下的全新商用车品牌远程,正式开启了商用车之路。

“但客观来说,吉利近几年在商用车市场的业绩并没有太大起色,且投放在商用车领域的资源和精力也相对有限。特别是与一汽、东风等龙头商用车企业相比,差距明显。”商用车行业专家指出。

因此对于吉利来说,收购一家成熟的商用车公司,或许是推动商用车业务快速发展的最佳路径。

2017年,吉利曾豪掷3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5亿元)收购了沃尔沃卡车8.2%的股份和15.6%的投票权,但沃尔沃卡车与吉利在商用车方面的合作受到国内外诸多因素的影响,在国内落地并非易事。因此,如果此次吉利能抓住机会控股华菱星马,就有了“近水楼台”的便利。

对此,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也指出,华菱星马拥有重卡、汉马发动机等优势产品,并掌握相应核心技术,是国内少数几家能够自主研发生产核心动力链的重卡厂家之一。如果能控股华菱星马,对于有意推动商用车业务的吉利来说,的确是有益的补充。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就是华菱星马与吉利在甲醇汽车探索和研究上的志同道合。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华菱星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汉如提出4个建议,其中就包括甲醇重卡。而说到甲醇,就肯定会想到吉利。多年来,虽然国内甲醇产业化布局较为缓慢,但吉利一直没有放缓推进甲醇汽车商业化的步伐。在近几年的全国两会上,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不止一次提议推动甲醇燃料和甲醇汽车的普及。

“在汽车行业中,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业内专家表示,近年来,吉利始终坚持发展甲醇战略,而华菱星马也一直致力于甲醇重卡的推广。未来,如果双方携手并进,不仅可以发挥各自优势,实现资源、平台和技术共享,还有效解决了甲醇发动机研发制造的难题。

另外,在国家推进能源多元化战略的当下,甲醇汽车的市场前景将会十分广阔。如果吉利重组华菱星马,甲醇汽车领域的强强联合,将在该市场形成绝对的竞争优势。或许吉利也看到了这个机遇。

华菱急于募资为哪般?

对于华菱星马来说,近年来受限于下游行业需求的变化,以及所属行业的竞争加剧,使其财务状况更为严峻。2019年,华菱星马实现营收63.8亿元,同比下降12.48%;净利润4327万元,同比下降27.27%。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华菱星马营收仅为10.7亿元,同比下降44.27%;净利润亏损10.96亿元。

由此,华菱星马的资产重组变得更为紧迫。“在整个车市滑坡、疫情影响、市场风险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的情况下,拟转让股份,是华菱星马应对严峻形势的选择。”商用车行业专家指出。

“商用车企业的股权转让和资产重整,其目的一般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减轻债务负担,优化资产配置,从而更好地发展主业。华菱星马拟公开转让控股股东全部或部分股权,其目的亦是如此。”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

其实,自2014年以来,由于市场变化等因素,华菱星马的财务状况已经发出趋紧信号,主管者马鞍市政府为此曾先后两次启动其资产重组。

2015年,华菱星马曾计划与安粮秀山进行重组,无奈安粮秀山未能达到构成重大资产重组的标准。

2017年6月,华菱星马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公司实控人星马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华神建材与恒天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持有上市公司的8468万股全部转让给恒天集团,占总股本的15.24%,交易总价约为6.16亿元。当年10月,各方就《股份转让协议》中承诺事项进行商议,包括股份受让方适时注入优质资产,并承诺在2020年前使华菱星马及相关产业在马鞍山市本地产值达200亿元等,但最终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协议终止。

华菱星马资产重组连续受挫,并非史无前例。此前,同属安徽的奇瑞汽车在混改挂牌转让中也曾数次流拍。汽车业资产重组尤其是像华菱星马、奇瑞汽车这样涉及国有资产的股份制改革与重组,为何步履维艰?

“汽车业国企混改与资产重组之难,因素众多。”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梁正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认为,就现状而言,除了市场等环境因素之外,大致还涉及:一、是否转让的是控股权。如果转让的股权中不涉及控股权,就会打消受让方的积极性;二、控股权与管理权的关系如何理顺。如果企业转让控股权而不出让管理权,不符合股份制企业的管理原则,也是吸引投资的重要障碍;

三、企业本身实力与潜力如何,以及与受让方的需求是否契合,也左右着投资方的选择;四、国有企业主管部门或地方的意见,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着重组的成败;五、国企股改及重组的体制机制建设仍有待完善。

不难发现,在近年来的汽车业国企改革中,安徽省的国企改革及重组走上了“快车道”,既有安徽省国资委所属的江淮汽车、*ST安凯,也有芜湖市国资委所属的奇瑞汽车,还有马鞍山市国资委所属的华菱星马。

对于华菱星马而言,现在国内重卡市场竞争激烈,面对一汽解放、东风商用车、中国重汽、陕汽等老牌重卡企业的围追堵截,企业无非是希望通过重组,借此盘活企业资产,激发企业活力,在擅长的重卡领域更好地生存与发展。

但值得注意的是,5月28日晚,华菱星马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本次公开征集转让在公开征集期内能否征集到受让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本次公开征集转让能否获得相关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及本次公开征集转让能否实施完成均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这是否意味着,华菱的资产重组又一次无疾而终,亦或接盘者竞争激烈,不到最后一刻无法决出胜负。

企业动向行业动态时事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