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网络货运路在何方?

2020-07-28 11:32:33 物流信息互通共享
卡车之家
物流信息互通共享

物流与科技前沿资讯

“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网络货运路在何方?

近日,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作为支持单位参与由中国交通运输协会物流投融资分会、G7联合在上海举办的“2020网络货运创新发展研讨会”,实验室主任相峰出席活动并担任圆桌对话主持人。会议还邀请到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天津港保税区招商局、普洛斯金控等单位,围绕着企业如何成为网络货运经营者、如何利用供应链金融突破资金瓶颈等议题展开讨论。

“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网络货运路在何方?

物流信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相峰在致辞中表示,网络货运作为互联网+物流的典型业态,也是我们近期重点研究的领域。网络货运平台企业是承运人的一种新业态——引入“互联网+”,支持轻资产形式整合资源解决零散运输问题。其本质强调是承担全程货运责任,其他服务延伸是增强竞争力的商业模式问题。工具性价值和目的性价值不能混为一体。

从技术层面而言,网络货运是新一轮互联网技术催生出来的新业态,是智慧物流重要表现形式。

从市场角度看,网络货运是典型的产业互联网代表。从无车承运到网络货运,最终要的改变就是从信息的交易到运输服务产品的交易,网络货运经营者从单纯的信息流发展为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融合,当然有的大宗产业互联网平台一开始就是从贸易起家的,现在延伸做网络货运,做物流,那么这部分网络货运经营者就实现了四流的统一,实现了很好的盈利模式。

从行业发展现状而言,目前,大部分网络货运经营平台还没有实现很好的盈利。我认为这里面主要有两个关键问题。第一,很多网络货运平台只起到了帮助物流公司货车司机的功能,还没有搭建起制造流通企业与运输公司的桥梁;第二,没有解决物流公司“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的问题。

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制造业、商贸业、电商平台、合同物流企业搭建的网络货运平台,这类平台是有一定先天优势的,这类掌控货源的平台开放是必然趋势。

这些传统企业做网络货运,着重解决的就是资源整合能力,平台通过技术手段,实现了开放环境下,运输价格透明。那么今天我看到G7也是给传统企业带来了一整套网络货运解决方案,这对相对封闭的传统企业而言,是个福音;

那么对于科技起家的网络货运平台而言,我想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找到盈利模式的问题。

目前大家主要靠开票、车后市场等增值服务来支持平台的运营。我想技术基于的网络货运平台应该立足于自身资源整合能力,直接与生产制造、商贸流通等货主方建立通道,真正搭建起货主与运力的桥梁,为货主降本增效。这个过程中,如果网络货运平台能解决运费账期问题,在自身承运或者是与合同物流企业合作过程中,无疑是强有力的保障。所以,金融手段对网络货运企业来说也是至关重要。

圆桌对话

“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网络货运路在何方?

相峰(左一)、李宝惠(左二)、黄丛(左三)、艾亚民(右二)、李智勇(右一)

主持人-相峰 物流信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网络货运能给传统物流企业带来什么?

黄丛 G7公司副总裁:网络货运其实是把过去所有线下的搬到线上,将每一车、每一票的交易和操作彻底分离,我认为这就是网络货运带来的最大变革。以后交易的归交易,操作的归操作。一但彻底分离后,现场发钱就没了,现场验单就没了,大大提升效率。交易就应该去像保税区这样的有政策支持的地方,操作就要接近客户、接近市场,这样操作的效率会更高。

李智勇 普洛斯金控网络货运平台业务负责人:金融是附加在交易领域上的,我们的成本从哪里降,我们的效率从哪里提升?有了网络货运以后我们可以利用线上化的手段来获取交易数据,形成自己的风控模型。从金融机构角度讲,要考虑到自身运营的前中后端各个环节成本,才能给到企业更低的资金价格。在线上化充分的情况下,我们的运营、风控建模、效率都会得到提升,进行操作的成本就会下降。此外,基于区块链的算法,以及全链条的疏通,可以让物流企业以及网络货运企业拿到更低成本的资金。

数字化带来的是把现代供应链流转过程中的信用壁垒打通了。很多物流企业对于银行来说是轻资产且具有高流动性的,我们要思考用谁的信用为谁融资。通过一级供应商和运输企业之间这种关系,可能产生这种垫付,他垫付根源是厂商和一级供应商之间的关系。信用到一级供应商这里是被切断的。现在运用一些数字化手段,包括区块链技术,对这个信用进行击穿,击穿后,下面的融资成本就会下降。


主持人-相峰 物流信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区块链存在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效率的不可能三角形,物流存在高频交易,一票快件中间经过20几个信息节点,如果这些信息都进行上链,那区块链如何进行有效处理?

洪一玮 蚂蚁科技集团数字物流业务部行业总监:我现在讲产业互联网、产业区块链,和比特币、以太坊的链还不是一回事。我们上的是联盟链,联盟链在内部是不发币的。公有链发币适用于激励机制,鼓励用户去下载应用或是进行交易。我们的蚂蚁联盟链采用PBFT算法,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多中心化,相对来说容错与防止恶意节点的功能会下调,但把流转的效率提升,一秒钟可以做10亿次交易,适合在链内有限的联盟主体间运行。如果是多产业运行,适合用跨链的方式进行结算和交互,但我不可能用公有链的方式集结比如说一千万个用户,那就和比特币一样慢的不行了。

主持人-相峰 物流信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地方政府如何赋能网络货运企业发展?

艾亚民 原天津港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我们和网络货运一见钟情。G7是因为我们天津有一个基金进行投资,然后要实现对投资的一些承诺,所以在天津落户。所有的政策、所有的法规、所有的道理关键还是要人来做,全国有上千个园区,可能都有类似的政策支持等说法,但关键还是要看能否落实。做企业离不开政府的支持,首先要有营业执照,要有网络货运的资质,还有到税务局开票等……地方政府也在整理政务办,加大一站式服务力度,来为企业提供更多便捷。

现在投资环境越来越透明,尤其是我们新修订的外商投资法,把地方政府和企业签的协议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下来。

主持人-相峰 物流信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物流金融如何助力网络货运降本增效?

李智勇 普洛斯金控网络货运平台业务负责人:网络货运的出现给了我们一个新的机会。融资的成本对信用的一个定价,运用网络货运平台可以实现对信用的穿透,从而实现价格的下降。传统企业往往依靠自身的信用进行融资,用自身的信用去博弈这个市场,往往难以拿到低成本的资金。而他们服务的企业往往是比较大型的企业,物流金融应该发挥作用,不要单单以赚钱为目的,还应该做好风险控制。普洛斯金融板块自17年上线以来,持续进行探索,除了传统的融资租赁,网络货运是我们这两年非常看好的业务,包括贸易融资,跨境代采,连同货和运输的整个链条都在向下渗入。

主持人-相峰 物流信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物流金融如何给传统物流企业提供解决方案?

李宝惠 盛丰物流供应链金融事业部总经理:作为一家干线运输与合同物流,最近开始布局供应链金融。我们的供应链还是更多的服务于大B端的一些客户,包括他上下游的物流以及仓储的技术型服务。疫情期间,我发现这些厂家上下游供应商和经销商在资金方面遇到不少问题,我们想进入他的金融和贸易环节,利用先进科技成果,来解决供应商和经销商资金问题。

物流金融需求来自于自身以及上下游两块。对于自身,我们大B端的合同物流存在3个月左右的账期,每月3千万到8千万规模,今年提升到一个多亿,这一部分应收是我们金融部门需要面对的问题。现在我们的物流金融主要还是去解决我们客户的客户,他们与经销商、供应商之间也存在类似的一些需求。但往往由于规模较小,缺乏抵押物。现在加入到整个供应链环节中,把信息流、物流与资金流做一个闭环,在区块链等前沿技术赋能下,让银行看到我们闭环的运作方式。

“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网络货运路在何方?


网络找货平台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