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2020-12-29 04:00:00 不耐黑
卡车之家
不耐黑

汽车行业6年从业者

一、蓝牌轻卡快速增长

蓝牌轻卡作为最小化货运商用车存在,C照驾驶,降低了货运司机门槛;营运免收,减少了货运成本支出;蓝牌定位,拓展城市物流、运输市场。正因如此,蓝牌轻卡近三年整个商用车市场向好的情况下,蓝牌轻卡占比不断扩大,呈阶梯式上升。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蓝牌轻卡初始目的是为了解决“大物流”环境下,物流中心库到市内终端物流配送,疏通市内配送毛细网络。

起初的目标如此,但随着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市内运输需求不再局限于日用百货、轻抛货运。建材家具,装饰装修;蔬菜瓜果,饮食农副。同时,蓝牌轻卡运行范围也不再局限于百公里范围城内货运,开始走向城际、省际跨区域活动。

山西的苹果一路南下到广西,装上香蕉一路北上。运距超过1000公里,4200mm*2400mm*2300mm的高栏容积,一车水果载重不言而喻。高速绿通畅行无忧,蓝牌轻卡低门槛、低成本、低油耗、灵活性优势凸显。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细分市场典型场景,由此蓝牌轻卡市场连年看涨。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二、市场需求 倒逼企业生产

需求催生产品改进,市场是检验产品的试金石。蓝牌轻卡的应用场景扩展,引发了产品改进“做大做强”。“大王驾到”、“悍将”重载系列一路绝尘,860mm宽直通车架,2080mm宽驾驶室,6/8吨后桥,7档高低速/8档变速箱,2450mm宽车厢。

1-9月蓝牌轻卡4495Kg-4499Kg发动机装机量数据也与此吻合,156马力云内/160马力潍柴发动机占比达43%左右。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三、轻卡不轻 应用场景变化

蓝牌轻卡定义为车长小于6000mm且总质量小于4500Kg的载货车。

轻卡不轻,不能一边倒的把责任归咎于生产企业,市场经济环境下,满足用户需求才是企业盈利和生存之源。也不能一刀切处罚式执法,行车不易赚钱养家,以整备质量2720Kg的蓝牌载货高栏为例,公告车货总重4495Kg,合规运行货运质量也只剩下1775Kg,对于拥有23m³容积的货箱来说,也只能拉泡沫了。

随着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应用场景的扩展,为蓝牌轻卡越做越大推波助澜。随着近年来物价的攀升,运费却每况愈下,特别是疫情后高速免费期间,本想让利于司机促进货物流通。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但伴随高速免费而来的是运价的下调,高速开始收费了,运费反而没缓过劲来。再加上商用车每年高速增长,货拉拉/运满满等各种货运平台兴起,恶性竞争,平价货运让中重卡司机苦不堪言。

都说蓝牌轻卡载货抢了2轴6.8米黄牌载货的生意,先看看常规6.8米黄牌载货车的配置,180马力四缸发动机,8档变速箱,860mm宽车架。最大的差别就是2轴18吨黄牌公告。黄牌,就将6.8米车型隔绝到城市之外,同时黄牌需办理营运手续,保险购置税也相应水涨船高。

如今蓝牌轻卡从市内,杀向城际、省际运输,越来越“扎实”的底盘配置,从几吨到十几吨的载重,灵活机动。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特别是瓜果蔬菜绿通,蓝牌轻卡可以集散地辐射到城市终端每一个市场畅通无忧。

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法规与市场需求的矛盾性,从产品层面已经无法解决。于是,矛盾集中点落在销售端。为了实现销售各显神通,而轻卡上户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如果没有爆发点,维持现状,商家获、利用户得利、市场享利、城市便利。

2020年9月,媒体曝光运城车管所违规上户事件,车证不符。

2020年10月,一辆二手蓝牌自卸在河南发生交通事故,致6人死亡。

2020年10月,吉林松原蓝牌轻卡违规载人,发生交通事故后致16人死亡。

自2019年521事件之后,蓝牌轻卡再次被掀上风口浪尖。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随之而来的还有大规模的复检和排查,各地运管、路政、交警对蓝牌轻卡也成关照主要对象。

五、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大规模的复检和排查,蓝牌轻卡究竟何去何从?有了“521”经验后,许多人更加肯定此次复检必定引发蓝牌轻卡总质量的调整,而呼声最高的就是从现有的4.5吨调整到7.5吨,理由是复检车辆除了合规与不合规并没有实质性的处理。

也有人认为,当前所谓的蓝牌轻卡本身就属于违规产品,而此次核查不过是对后续大处理做铺垫,未来的蓝牌轻卡最终还是要交还到汽油机或者微卡序列中。

当前蓝牌轻卡焦点还是在产品自重上,厂家一系列的轻量化改进,铝合金油箱、铝合金变速箱外壳、铝合金轮毂,甚至有厂家开发铝合金车架、铝合金大厢,但随之而来的是产品价格的大幅度上升。

而社会的关注焦点在于蓝牌轻卡4.5吨总质量上,从目前常规重载型轻卡来看,底盘自重最低2.7吨,承载型仓栅最低0.8吨,整备质量3.5吨。

如果是按4495Kg仓栅公告,满足最低0.65载质量系数要求,整备质量2720Kg,整车自重超重800Kg左右。这是头一关,重载版车型承载10吨以上,运气好畅通无忧月入上万,运气不好6分2000元罚款。

蓝牌轻卡究竟何去何方?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交通部的回答非常有意思,总结来讲就是“兹事体大,需从长计议”。上层态度对下层执行非常重要,特别是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底层执法者,罚之可行,放之可容。

那么到底会不会调整?如果按7.5吨总质量,厂家根据总质量调整整备质量公告,那么当前现存的蓝牌轻卡基本上都符合标准,至于载重“十吨王”这些,就留给治超了。

问题即便调整到7.5吨总质量,车辆可以做到合规上户。以当前蓝牌轻卡运输环境,下一步用户面临的就是查超的问题,同时也是现有数百万轻卡用户后续的生计问题。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蓝牌轻卡的从业门槛与安全性。

蓝牌轻卡当前主要客户群体在城郊和农村。在晋北一个蓝牌轻卡曾经屈指可数的小县城,通过经销商的“努力”,待业小青年第一件事就是考驾照,有驾照第一件事不是买轿车,而是分期购买一辆蓝牌轻卡,几千块钱就可以上路挣钱,甚至经销商通过高融资,还可以返钱上路。

蓝牌轻卡另一个问题就在这里,驾驶员门槛太低。而这些司机重载上路跑全国,对司机经验、反应速度要求又很高隐患种子就此埋下。

城际、省际、全国揽活的蓝牌轻卡基本上都属于重载车型,大马力、大货箱、大承载蓝牌轻卡,但由于法规、上户限制主机厂在满足市场需求前提下首先考虑的是减重,这样在极端情况下的安全系数就有待商榷。

反观上述几起事件,第一起就是典型的“以小带大”上户遗留问题;第二起则是重载后二手蓝牌自卸安全问题;第三个主要还是货车违规载人。但无一例外的都牵涉到蓝牌轻卡“大吨小标”,2020年转了一圈又回到2019年。

蓝牌轻卡问题要解决么?迫在眉睫。数百万的蓝牌轻卡存量背后市数百万计的普通家庭,中重卡的查超治超国家花了大力气,整个运输环境和安全性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机动车类型 术语和定义》GA802-2008里载货车从大到小依次分为重型、中型、轻型、微型、三轮、低速这几类。《中华人民共和国机动车号牌》GA36-2007里有对车牌的类型、规格、适用车型做明确规定。

其中,蓝底白字白框线的小型汽车号牌适用于中型以下的载客、载货汽车和专项作业车。

蓝牌轻卡: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这是蓝牌轻卡最开始的定义,延续了十多年之久。国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城市规模和物流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汽车工业水平大幅度提高。中型以下货运车辆运输场景类别繁多。

蓝牌轻卡的身份也需要重新定义,从当前蓝牌轻卡所承担的中心库分拨配送,小商贩城际运输,23m³货箱容积,即便是果蔬绿通,车长小于6000mm轻型货车总质量应当扩大到12000Kg,满足C端运输要求,满足基本城市配送需求,让主机厂与用户需求步调一致,使得厂家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产品安全性、节能性、舒适性上,让数百万轻卡司机行车无忧。

同时,为了保证运输安全,对于驾驶蓝牌轻卡司机驾龄应当提出要求,首次驾驶设置实习期。

蓝牌轻卡的范围调整不是政策的妥协,反而是规范与时俱进的一种表现。有法可依,有规可循,政策法规才可以冲出灰色地带,理直气壮。(文/卡家号:不耐黑)

行业动态载货车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