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斯堪尼亚拒保时捷收购

2009-05-23 10:06:00 敷衍怎么演
卡车之家
敷衍怎么演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今年1月,保时捷宣布已增持大众汽车具有表决权的股份至50.76%,大众汽车持有瑞典重卡汽车制造商斯堪尼亚37.7%股份以及68.6%有表决权股份。

    由于保时捷对斯堪尼亚公司的间接持股已超过一定比例,根据瑞典有关公司兼并的法律规定,保时捷有义务向斯堪尼亚发出收购要约,有效期自1月2日起,持续时间为20个交易日。

    在收购要约有效期截止前,斯堪尼亚股价曾跌破保时捷的收购价,业界人士纷纷猜测,斯堪尼亚可能被收购。不过斯堪尼亚还是拒绝了保时捷,这意味着保时捷和大众的“全球卡车联盟”计划再次搁浅。大众一直希望在重卡领域得到的“协同效应”,仍然可望不可及。

●  斯堪尼亚拒绝被收购

    1月19日,保时捷公司公布了一份收购声明,以每股68.52瑞典克朗收购斯堪尼亚A股,以每股67.10瑞典克朗收购斯堪尼亚B股。收购价是相关法律规定的最低认购价。保时捷在收购声明中强调,一、保时捷是按照法律规定提出收购的,而不是主动要求收购斯堪尼亚;二、保时捷无意收购斯堪尼亚的任何股份;三,保时捷对斯堪尼亚未来的运作没有任何计划。保时捷还表示,该要约对斯堪尼亚公司的运营以及劳资关系没有任何影响。

    根据NASDAQ OMX北欧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斯堪尼亚董事会聘请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两家投资银行作为金融顾问,对收购事宜进行评估。最终,斯堪尼亚董事会一致通过不接受保时捷收购要约的决定。理由是:一、斯堪尼亚是一家实力雄厚的企业,在同级别商用车竞争对手中,盈利能力最强,在重卡制造和服务领域有着美好的长期发展前景。计划2015年销售量要达到15万辆的目标没有动摇;二、保时捷的收购价,是相关法律规定的最低价格。比此前斯堪尼亚的正常股价低15%左右;三、目前证券市场比较动荡,保时捷的收购价没有从长远视角反映斯堪尼亚的价值。

●  “全球卡车联盟”屡试屡败

    大众汽车大股东和公司高层,包括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皮耶希和时任大众集团总裁的毕睿德一直希望将大众集团做大做强。皮耶希要打造全球汽车业的巨无霸。毕睿德曾说过,大众汽车的巴西卡车资源、曼集团和斯堪尼亚的重卡汽车业务合并,将产生规模超过德国戴姆勒汽车和瑞典沃尔沃集团的欧洲重卡巨头。但是2006年9月,毕睿德曾指出,三方资源的整合很难通过曼集团收购斯堪尼亚来实现。他的观点在随后几年里被证明是正确的。

    曼一直在尝试收购斯堪尼亚,尽管得到欧盟有关监管部门的批准,也得到了股东———大众的允许,但却遭到了斯堪尼亚的坚决抵制和毫不客气的回击。虽然同在大众和保时捷的资本框架下,但曼和斯堪尼亚却水火不相容。不仅因为他们是竞争对手,还有历史原因。涉及的关键人物是曼集团管理委员会执行主席萨默尔森。

    萨默尔森2000年加入曼集团,管理商用车部门。此前他曾在斯堪尼亚工作23年,离任时,萨默尔森官至斯堪尼亚产品开发与制造主管。2005年,萨默尔森在曼集团巩固领导地位后,他开始分拆并出售一些业务部门为收购和扩张套现。2006年11月20日,曼正式宣布以每股51.29欧元,总额102亿欧元收购斯堪尼亚。同年12月,曼的收购计划获得了欧盟行业竞争管理部门的批准。一位前任雇员,至多算是职业经理人,现在要领导一家德国企业收购瑞典企业,而且要收购的对象是这名前雇员的原雇主,这在斯堪尼亚董事会看来,萨默尔森的所作所为非常难以接受。斯堪尼亚工会因担心德国企业将斯堪尼亚作为成本削减计划的重心,也坚决反对。

    面对斯堪尼亚的强烈抵制,萨默尔森毫不退缩。瑞典瓦伦堡家族被萨默尔森视为突破口。当时,该家族掌控的Investor AB公司持有斯堪尼亚有表决权的股份20.01%,瓦伦堡基金会还直接持有斯堪尼亚有表决权的股份9.7%。

    “瓦伦堡家族成员在斯堪尼亚公司极不受欢迎,这个家族只是将斯堪尼亚作为赚钱的工具。”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说。为赢得瓦伦堡家族的支持,萨默尔森提出,在曼-斯堪尼亚合并后的新公司中,为该家族提供董事会席位。于是,原本反对曼收购的瓦伦堡家族同意“谈一谈”。曼和瓦伦堡家族的交易更加重了斯堪尼亚上上下下对他们的抵触情绪。

    自正式向斯堪尼亚发出收购要约至今,曼一直在进行种种尝试。有分析认为,正是因为曼的一厢情愿,使大众的“全球卡车联盟”计划迟迟不见进展。

●  大众如何面对斯堪尼亚

    与对曼的强烈抵触不同,斯堪尼亚对大众是有好感的。“大众是很好的、长期的产业经营者。我们不担心公司所有权变更后的斯堪尼亚。”去年3月,大众对斯堪尼亚的有表决权股份增持到68.60%,斯堪尼亚IF Metall工会随即在一份声明中称, “重要的是,斯堪尼亚能够继续作为一家独立的公司运作,并有自己的技术开发队伍和独立的公司总部。”

    瑞典首相弗雷德里克·赖因费尔特也说:“大众方面已经表示出他们相信斯堪尼亚,并愿意将研发和管理核心队伍保留在瑞典。”

    大众完全可以利用资本手段解决问题,但大众似乎并不想这样做。“大众对斯堪尼亚是怀有感激之情的。”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说,二战后,大众希望拓展德国以外的市场,在北欧三国瑞典、芬兰和挪威,斯堪尼亚为大众做了很多工作。尽管北欧市场规模不大,但斯堪尼亚的热情相助让大众至今念念不忘。

    大众不可能轻易放弃曼、斯堪尼亚和大众巴西商用车部门三方整合的计划。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要让曼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大众需要重新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