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是是非非三兄弟(六)

2007-07-10 14:25:00 爱瞌睡
卡车之家
爱瞌睡

做一个帅气的卡友很累,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最近工作忙得不得了,很难抽出时间来写博客。在这里也诚挚的向寄予我厚望“高尔夫”大哥深表歉意。之所以愿意写这一段,是因为和朋友在一起聊天时相互取笑的话:“我们大韩民国如何如何”。

    当然这是开玩笑,我们通常把篡改历史、丑牛扯皮的人称之为“神圣的大韩民国”。这全是因为韩国人篡改历史的做法让人到了恶心的地步。这样的例子向来不胜枚举。比如长白山问题、中秋节的由来、端午节的由来、韩国人的祖先是蚩尤等等。这种做法和当年孔祥熙追认孔子是其祖先一样,让人感到可笑、恶心当然还有看清其卑鄙用心。

    事实上,关于斯太尔技术的引进和中国重汽联营工业公司的组建,目前网上存在着诸多的谬误,而或是这些谬误是某些人刻意制造出来的。尽管制造这些谬误的人的用心有不可告人之处。但是我们必须说:历史是不容篡改的!

    首先,关于斯太尔三兄弟加入中国重汽联营公司之前的身份问题。在斯太尔三兄弟中,济南汽车制造总厂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方企业!而陕西汽车制造厂和四川汽车制造总厂都是中央三线办公室利用中央财政建设起来的企业。

    而或说,济南汽车制造总厂从解放后到1984年一直都是在行政上隶属于山东省管理,在业务上接受第一机械工业局(部)的管理。而陕汽和川汽则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央企”。在70年代初期,陕汽和川汽下放地方管理。

    1984年初,根据中央有关文件,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川汽和陕汽的行政管理权、财政管理权和业务管理统统收归中国国汽车工业总公司。也就是说,国家计委在1984年收回了送给别人的两个孩子——川汽和陕汽。顺便“收养”了别人的孩子——济汽。由于当时我国的国税和地税还没有分流,计划经济体制下地方利益的思考还不严重,所以山东省政府在济南汽车制造总厂的划拨上并没有太在意。

    当时,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把这“三个孩子”送给了养父——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如果我们翻阅一下当时生产情况我们就知道,济汽当时的年产量为3000辆以上,陕汽和川汽只有几百辆。也就是说,在这三个企业的划拨上,吃亏最大的是山东!中央财政没有投入,却伸手摘了个山东最好的“果子”!

    那为什么今天很多人都说“中国重汽集团公司”在“中国重汽集团”分家时占了大便宜了呢?总结起来两个原因:一、中国重汽集团总部在济南;二、中国重汽集团公司继承了“中国重汽”这块牌子。

    当所有人都在认为中国重汽集团公司=济南汽车制造总厂的时候,恰恰忘记了:中国重汽联营公司/中国重汽集团在济南还有一个“亲生儿子”——也就是今天的中国重汽集团公司党家庄生产基地!当时的济南汽车制造总厂的生产基地在天桥区工商河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两个独立核算的企业。

    并且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和中国重汽集团的矛盾丝毫不亚于陕汽和中国重型汽车集团的矛盾。关于这一点,想必今天中国重汽集团公司总经理蔡东先生体会最深刻,因为他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进入的是济南汽车制造总厂,而不是中国重汽集团总部和党家庄基地。

    那么中国重汽集团总部设在济南,山东占便宜了吗?

    经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山东占不到任何便宜!当时的中国重汽联营公司-乃至后来的中国重汽集团是地地道道的“驻济中央大型企业”,无论是行政、财务、人事和业务都不具有管辖权!利润和税收直接上缴中央,山东根本插不上手。还有一个事实:从1984年到1999年,中国重汽集团的党委书记和总经理没有一个山东人!也没有一个是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出来的人。都是中央委派的。

    某些企业刻意在当年加入中国重汽联营公司问题上“制造悲情”,说什么被拉郎配等等纯属别有用心。从长远利益来看,所有加入中国重汽集团核心主机厂的企业都成为了今天中国重型汽车市场上的受益者!

    如果你再不服气,你可以搜索一下以下企业:河北长征汽车、黑龙江龙江汽车、安徽肥河、南阳汽车制造厂、湖南汽车制造厂、浦源工程机械厂、丹东汽车装配厂这些都是80年代生产重型车,而没有参与斯太尔项目的企业!看看他们今天的处境,稍微有点良心的人就不会再抱怨当年国家所谓的拉郎配!

    关于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四川汽车制造总厂、陕西汽车制造总厂和中国重汽集团矛盾的核心我会在未来的篇幅加以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