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2019-03-29 12:24:51 刘帅

在经历了上市潮之后,野蛮生长的民营快递进入洗牌期。从没落的全峰,到与申通纠葛的快捷,再到屡屡传出“欠薪”的远成,以至于近期停运的如风达,当镜头从这些曾被誉为或“黑马”,或“明星”的企业扫过。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镜头之外,支撑它们崛起的一线员工状态如何?物流指闻分别与上述企业员工对话,还原梦想破灭之后的窘境。

如风达:一次出乎意料的“卖身”

1.讨薪

“我们拖不起,不可能一直不找工作,但是想开离职证明,必须是自愿。其他的,人事不给开”。

2017年12月入职如风达的张薇很气愤,几个月的工资没发不说,想换工作又必须“自愿”才能开离职证明。最让张薇恼火的是,迄今为止也没有高层出面说接下来的计划,总部办公地点已经没人,只剩财务还在上班,公司法人和总经理也已联系不到。

不得已,张薇和她的同事开始维权。

“我们已经申请了仲裁,北京地区递交材料的有300多人,目前已经立案,现在都在等仲裁结果,站点人员打算下周去市政或者去上访。广州和上海也去申请仲裁了,但是因为时间短不予受理,需要在4月才可以申请仲裁。”

据张薇介绍,如风达大概有2千多名员工,每月需要发放的工资大概在2千万元,但是配送人员还有1月份提成,另外至少还需要2.5千万到3千万。

2019年2月,因为商家打了一部分款项,发放了一批工资,然而这也只是杯水车薪。因为款项迟迟不能到位,北京的运输供应商曾经围堵如风达总部,“之前还报警6次,但是都没有处理好。”

张薇的遭遇不是孤例,早前也曾有如风达员工向物流指闻透露:3月10日左右,如风达全国多个城市运输、分拣罢工。

3月15日部分被拖欠运费的运输代理商围堵如风达总部门。其还向物流指闻表示,“除了全国运输代理商的运费被拖欠,配送加盟商的派费也拖欠了。而且公司也没有通知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没有安置员工,站点的房租到期的也不给钱续租。”

2.“明星”

虽然步入了如今这般田地,如风达却有着光鲜的起源。

成立于2008年4月的如风达,最早是用来满足凡客的个性化需求的物流部门,也是国内较早开展电子商务配送业务的快递公司。

其负责人李红义是卓越网七位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凡客创始人陈年的老乡,当年其以10万元为启动资金,为凡客打造出了最重要的物流资产。

2011年开始,凡客遭遇巨额亏损,并渐渐在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巨头面前失去竞争优势,如风达开始承接公司外的业务。除凡客外,其服务客户还包括中信、浦发、招商银行、小米、中国移动等大型公司。

然而,随着凡客的快速衰落,如风达也开始走下坡路,2012年8月,如风达员工爆料称,如风达原先覆盖26个城市将裁撤至6个,裁员2000人,裁员比例高达50%。

2014年6月,如风达宣布被当时由中信基金全资控股的公路快运企业天地华宇集团收购,作为天地华宇旗下的快递品牌独立运营。

作为如风达的一手孵化者,凡客CEO陈年谈及如风达出售一事时曾表示,如风达是一家很优秀的公司,在快递行业有口皆碑。

如风达问题根源并非是由于如风达本身,而是凡客拖累如风达,如风达是家快递公司,要完善服务就须多开站点,但凡客经常一夜让如风达开很多站点,一夜又关闭多少站点。

不过,“卖身”天地华宇后,如风达的境遇并没有大的改观。以北京区域为例,其主要单量来源于网易考拉、亚马逊、小米、中粮等企业用户,后来小米与其的合作终止,每天单量保持在8千-1万单左右。然而,剩余的企业用户其也难守住。

以网易考拉为例,据如风达内部员工介绍,“给网易考拉价格比较便宜,还是大客户的服务,都是优先配送,但是和网易考拉的合作一直都是亏损的状态,而其因为双十一需要增加设备,所以如风达也放弃了合作,那个时候开始中信就不投资了。”

于是,2018年天地华宇被上汽物流板块全资收购之后,如风达再次经历了一次卖身。这次接盘的是“深圳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3.卖身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事实上,当如风达再次卖身的消息传出后,一些行业人士的惊讶点在于“竟然有人下得去手”。

工商信息显示,“接盘方”深圳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股东包括:江苏通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新余市智和投资中心、深圳六合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瑞丰创新产业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弘达投资合伙企业等。

据张薇介绍,“这只是一个空壳公司,专门给人处理无法申请破产的公司。这是去年其他人告这个公司的,今年才处理完。”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如风达员工提供的通用物流被限制消费材料

除了上述材料,也有如风达广州供应商反馈,“通用物流之前也收购过其他公司,也是不开工资,等员工自动离职,闹的比较狠了,就给一点钱赔偿,有的供应商起诉了,半年之后才给一半的钱”。

对于翻出来的这些消息,张薇和她的同事很恼火,“找了一个空壳公司收购如风达,现在也不说破产,就等着员工自动离职。这摆明就是一局,就是坑我们这些底层人员,我们也需要工资养活家庭。”

尽管恼火,据悉目前已经也有70多名如风达员工自愿离职,“因为有房贷,有家庭,都需要生活”。

全峰:“资本”闯入之后的烂局

1.血汗

“主体一直在变,现在都不知道找谁要啦!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主体了,实在搞不清楚啊。”

如风达和全峰的命运虽然不同,但多少有些相同,至少都曾拥有“光环”,然而对于员工而言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关心的是属于自己的钱,是不是还能要回来。

作为全峰的区域代理,老马之前交了15万的押金,如今虽然合同与押金条均在手中,自己也跑去北京两三次,至今没有人给他解决这个问题。他说,“15万块钱,都是血汗钱”。

和老马境遇一样的是乔安民。作为行业老人,乔安民从全峰起网就开始跟着干,一直干到倒闭,欠了一屁股债。回忆过往,乔安民感叹,“当时苦一点,难一点都可以,都好过现在被坑。”

深究如今境遇的原因,乔安民将责任归给了青旅物流——

“完全是因为青旅。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它如果不想接盘的话,当时就不要接;接了之后,钱又不投,你这不是把我们祸害了嘛;既然接了,就要对我们全峰的品牌负责;承诺的钱不进来,后期也参与管理,还把原总裁罢免了,罢免了之后,网络搞得一塌糊涂。”

“如果没有青旅的踏入,我相信现在的全峰应该更加辉煌。我们原董事长是一个特别有能力的一个人。他在快递行业已经摸爬滚打N年了,对于他个人的能力,我们是不否认的。”

2.“黑马”

乔安民的信服自有原因,作为曾经全峰快递的创建者和掌舵人,陈加海在快递行业沉浮多年,经验丰富,当年其“出走”中通,创办全峰快递,一度获得了马云旗下云锋基金的注资。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全峰快递创始人陈加海

全峰快递业务在创办7年间覆盖华东、华南、华中、华北和西部地域,快递网点7000余家,并在投资亚风快运后布局“快递+快运”的双品牌运营战略。

除此之外,还先后推出互联网金融P2P网贷产品“全峰e收贷”、社区O2O服务、移动APP“峰宝”等,并一度曝出谋划上市的传言。

然而,随着快递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全峰快递经过系列调整,和其他中小快递企业一样逐渐陷入尴尬境地。2017年全峰快递被曝出“拖欠班车司机、分拨、站点等方方面面钱,分拨不正常,快递班车无法运转。”

乔安民介绍说,“当时全峰没钱,网络又要运营,需要很大一笔资金”,这时青旅物流和全峰快递对接上了。

青旅物流由中青旅实业投资设立,自2015年起,青旅物流开启了 " 买买买 " 模式,有媒体统计,两年多的时间里,被青旅收购/设立的物流企业达到了28家,除开投资全峰快递、北京一统飞鸿速递、乌鲁木齐宽容速递这三家未公布具体投资金额的企业外,其他企业的投资总额就高达5亿元。

2016年11月1日,全峰快递官方正式宣布引入青旅联合物流集团的战略投资,按照双方签订的《增资协议》,青旅物流拟注资12.5亿元成为全峰主要战略投资人,并将陆续补充完成营运资金20亿元。

2017年4月,全峰快递就从一家独立的公司变身为中青旅的快递事业部。陈加海任高级副总裁,负责集团的运营管理工作,分管各大区;负责集团快递业务的经营管理工作,直管青旅快递事业部。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全峰快递内部公告显示青旅物流曾对其投资11.19亿元

而后,又曝出其欲借鉴“三通一达”的经验模式,采用“中心直营+网点加盟、直营”的运营模式起网青旅快运。

然而,规划成了畅想,不仅青旅快运迟迟再无消息传出,全峰快递也乱成了一锅粥。最后陈加海出走,出任了快服务总裁。

2019年3月13日左右,有媒体报道“青旅物流母公司中青旅实业涉债超48亿,被申请破产。”

3.告别

“青旅进来之后就基本上没有运营了,那段时间也不倡导发货,分拨中心也一直不往下分拨,工人的工资也不往下发放,好多地方都出现罢工。”

“谁知道它进来了之后这个钱就没有投过,反正也没有见过。他们进来了之后,基本上网络已经瘫痪了一大半了,之后各项开支各项费用,都不正常了。”

李天是全峰快递湖北省某市的加盟商,也是该市全峰快递的法人。他从2013年开始就参与了全峰快递的运营,至今其下属网点的全峰快递门头还在。

刚起步的时候,他的快递事业并不顺利,“一直赔钱”,直到2015年,经过努力终于获得不少客户认可,选择通过全峰快递发货,算是有了一席生存之地。

“全峰总体运营还是不错的,速度在不受资金链影响的情况是可以的。自从卖给青旅后,一天不如一天,每天忽悠站点,没一点实质性政策出台,最后销声匿迹。”

李天介绍,后来其和同事曾多次去北京维权,但没有结果,中间也曾有名为张海礁的工会主席说一定解决问题,然而一年过去了,还是一分钱没有。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全峰快递的讨薪者

“其实我们就是想拿回我们的血汗钱,但是青旅这边不出面。我们三番五次到北京讨要说法,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根本没人管咱们。”

如今,李天已经告别了快递行业,他说:“多年的快递梦想在青旅手里毁了。现在不干物流了,和付出的太不成正比了,付出了六年多的青春,对这行很失望”。

快捷:牵手之后的“交恶”

1.消失的创始人

和李天命运相似的人有很多,比如也从快递行业转行西蒙,之前他是快捷快递青岛分拨的一名员工,其从2016年就开始在快捷快递工作,一直干到快捷快递“倒闭”。

“我们不抛弃,不放弃,一定要让他们还我们的血汗钱,辛苦钱”,西蒙说他和他的同事无时无刻不在找吴传龙,他们这些人的工资没有一个人发下来。

据西蒙介绍,当初快捷休网自己还是很诧异的,“当时我们正在工作当中,倒闭了之后我们领导还不说,到了后来没有货了,我们问公司,领导才说倒闭了。”

为了讨回自己的工资,西蒙和同事们找了劳动局,也找了律师事务所,后来律师告诉他们已经找不到(吴传龙)人了。忙碌了一阵子之后,西蒙说自己再也不干快递了,“再不转行,我们一家六口人吃什么啊,一个人挣钱六个人吃。”

2.落下的“选手”

事实上,快捷快递的历史并不输给现在的三通一达,甚至也曾和顺丰站在同一起跑线。

据亿欧梳理:十年之前,顺丰的业务线只在香港和广州地区活跃,而快捷快递除了香港,业务量已经覆盖到广东全省境内。与韵达、申通、圆通等比较,快捷快递无论是从网点布局还是从规模上也不落后。

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是快递行业最好挣钱的时期,顺丰、韵达、圆通等快递企业迅猛发展,快捷快递却出现资金链断裂,并在2012年末被吴传龙收购。

重组之后,快捷快递把快递、物流、电商一体化定位为公司的战略,并在2015年上线电商平台一一幸福拍拍,符供应链、快捷洋淘等等,又在2016年联合货兜推出国际快递,不过种种尝试均告失败,与后来完成上市的顺丰、申通、圆通等头部快递企业差距也越来越大。

后来,快捷快递开始转型到快运领域。然而货物从快递小件转为大件之后,生意也并不好做,人力、车辆、油费等费用每天都需要投入,自此导致公司亏损严重。于是,吴传龙开始“求援”,寻求资本的帮助。

传言,吴传龙曾求助于多个业内大佬,最后只有讲义气的“好人”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伸出了援手。

2017年8月,申通快递以1.33亿元入股快捷快递,获快捷快递10%股权。同年11月,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拟与快捷快递共同出资5000万元设立供应链管理公司——申通快运。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吴传龙与陈德军

后来,申通快递确实与快捷快递度过了一段甜蜜期,双方合力推荐的申通快运也于2018年3月1日正式宣布起网运营。

然而,好景不长。

3.公开“交恶”

2018年4月18日,快捷快递突然在公开宣布:即日起全网暂停运营,并将直斥申通快递“不诚信”,其称“申通快递单方面宣布申通快运暂停运营,这一事件致使快捷快递生产经营陷入困境。”

当天深夜,申通快递发出“严正声明”解释原因: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曾约定共同出资设立申通快运,合同约定:若快捷快递未按时(2018年3月31日)缴纳出资款,快捷快递将自动放弃公司发起人/股东的权利义务。截至2018年3月31日,快捷快递未履行出资义务。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曾就“停运”几番声明

此外,申通快递提到:“2018年4月12日,快捷快递股东会纪要确定:快捷快递的股东未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公司的债权人兼持股10%以上的创始人股东吴传龙于2018年4月13日向青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公司进行破产程序。截至目前,快捷快递董事长吴传龙先生仍未履行该决议。”

也就是说,申通方面将事件起因归咎于快捷快递吴传龙的“爽约”——未能及时履行出资义务导致快捷快递无法正常运营。

此外,申通快递也曾公告,暂停申通快运业务原因在于快捷快递在部分地区服务运行出现异常,若继续按照合作的方式推进申通快运项目可能会给申通快递带来不确定的风险。

后来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一封封公告上演了一出“撕逼”大戏。再后来,快捷快递寻求重组自救,然而有多名内部人士向物流指闻透露,“快捷快递重组失败,相关方因快捷快递财务状况而不愿意接盘。”

据“艾问人物”报道,后来失财失意的陈德军给吴传龙发了一条让人唏嘘的短信:我对你已仁至义尽,以后请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之下,是至今仍无动静的申通快运,是销声匿迹的快捷快递,是一个个失财失意的个体。

远成:以“加盟”求“再生”

1.留不下,走不了

“人家说了,不是不发工资,只是公司没钱,有钱逐步发放。过年前发了一批,给员工过年,4月份再发一次,争取在6月之前全部发完,离职的也发。”对比和其他快递企业人员表现出的沮丧情绪,在远成快运一个门店交流群中,张雄的表现多少显得更乐观一些。

张雄说:“去年拖工资,都是为了把快运的老油条给撵走,留的久的现在基本都升职了,宁波分拨的司机现在都是销售经理了,我同学也是人事部经理了”,不过他也同时坦言“工资都发不下来,留下来并不容易,所以都是看个人情况,我留是因为我没家庭。”

不过,对于张雄的说法,有很多人并不赞同。“首先我们并不是老油条,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如果长时间没有生活来源的话,家也没了。你要我们走,可以,打个招呼,我们走。但总得把工资给我们,人走了,工资反倒留下了。”

另外,也有离职员工表示,“以后打死都不能干远成,欠了我4个月的工资,留在那里饿死了,温州远成当时连场地费都付不了,对远成失去信心了。”

对于张雄说的“离职员工也发工资”的说法,也有不少前远成员工提出了质疑,之前在远成快运淮安转运中心工作的刘成表示,其去年就被通知放长假,目前为止也没通知上班,虽然他至今没有办理离职。为了生活,近一个时期以来,他一直在打零工。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远成快运官方微博下的留言

2.“求生”

对比上述快递企业,远成快运的背景多少显得“深厚”一些。

其所背靠的远成集团,1988年创建于广东广州,逐渐发展成为以铁路运输(行邮专列、行包特快、五定班列、集装箱等)、公路快运、航空海运、城际配送、仓储货贷及物流方案策划等为主导,集实业投资和国际贸易为一体的综合性现代化企业集团。

2014年6月,远成快运由远成集团注资成立,其整合了物流、零担、快递的运营模式,以快递的时效做物流的产品,定位于高端定制化配送服务公司。

为了达到高时效,远成快运大肆开展直营网点。数据显示,两年时间远成快运共建设了6500家直营网点和3500家加盟网点。2017年,远成快运拿到了快递经营牌照。

然而,重资产的模式,快速的拓展,给远成快运也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今年春节前后,远成创始人黄远成发布《内部信》。

他在信中坦言“2018年是我们远成的发展史上最艰难的一年,我们经历了大环境的经济下行,经历了金融去杠杆,银行抽贷断贷而造成的资金链断裂,经历了企业未来自救而转型业务模式及人员精简优化,经历了数月无法支付员工工资而受到阻工闹事,经历了供应商的挤兑等等。”

不过他同时也表示“严峻的2018年即将过去,崭新的2019年已在我们脚下”。

而后,今年3月5日,远成快运在上海召开全国网络启动大会,宣布远成快运全国网络重新起网运营,这一次他们决定采用加盟模式——以远成品牌加信息化技术为核心,推行省内大包加盟模式。

独家调查:各个快递平台洗牌 悲凉一线!

209年3月5日远成快运的网络启动大会

据远成快运方面介绍,全新的远成快运全国网络是结合远成快运优势,以加盟商和资方为主体,由远成快运集团推进把控的全新运营模式。

该模式不仅停留在品牌授权与系统使用上,目前远成快运正在将运营、结算、定价、质量、系统、客服六大关键模块整合,全面推动网络建设,最大程度的给予加盟商最有力的支持,让加盟商迅速融入远成快运体系,实现共赢。

3.再见

和刘成一样,虽然知道远成快运重新起网,但是没有被通知返岗的人还有很多。

有前远成员工介绍说,“业务外包只是挂个名字,节约成本,提高服务。加盟店都会代替直营店,直营店员工属于远成,要么离职,要么调去其他分公司。”

该员工之前属于远成快运直营门店,后来远成快运全国停止运营,直营人员基本清退,他也是其中之一,“现在还有很多直营人员工资没有结清,我们是大家团结起来才把工资要过来,但是社保至今没解决。”

不过无论如何,远成快运算是挺了过来,据张雄介绍,“现在远成集团基本上都正常运行了,远成其他项目部都开始正常工作了,就差远成快运员工工资了。”

谈起远成快运,这个年轻人依然很有信心,他说:“远成不会倒闭,快递和快运做起来简单,但是做的人多了,分的钱少了,必须要控制在几大家。

去年就是一次淘汰,把小的公司淘汰了,留几家就够了,该垮的都垮了,背后资金雄厚的就几家。远成快运价格便宜,服务也算中规中矩。而且大部分都是自有车,这点就算是韵达、申通、中通都做不到。”

不过,即使有信心,张雄也在近期离职了,因为“杭州消费太高了,一个小单间都是1000块。”

尾声:

据国家邮政局最新数据,今年1-2月,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1.3,较1月上升了0.1。这意味着,快递市场正在加剧整合,市场份额不断集中,这样的过程中注定会有一批快递企业被淘汰出局。

就在这篇文章写完不久,国通快递也被曝出全网停运,虽然随即又被国通方面否认,但这样的情形依然令人唏嘘。有业内人士评论称:这只是二三线快递全面洗牌的继续,过几年也将轮到一线。

此番断言结果如何,留待将来验证,只希望曾为这个行业洒下汗水的那些人,最终都能有个好的结果。

物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