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国2050年前 有望实现传统燃油车退出?

2019-05-28 17:38:54 张诗萌

5月20日,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和政策研究项目(以下简称“油控研究项目”)在京发布由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iCET)撰写的《中国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研究》报告。

我国2050年前 有望实现传统燃油车退出?

报告在深入研究国内外传统燃油汽车禁售情况、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趋势、市场经济作用、石油供应安全和环保与碳减排等驱动力的基础上,提出了中国传统燃油汽车替代与退出的设计方案,并对其不确定性及风险进行了分析。

报告认为,传统燃油汽车的退出将会是强制性指令与市场发展共同作用的结果,既包括政府作为推动主体,通过行政命令如禁售的方式或其他政策手段引导退出,同时也包括以市场为主体,利用技术与成本优势对传统燃油汽车进行市场淘汰和退出。在两者的共同作用下,我国有望在2050年前实现传统燃油车全面退出。

传统燃油车逐步退出是不可逆转的全球性趋势

石油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但其生产与消费给水、空气、土地、生态系统及气候变化等方面带来了负面影响。

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70.9%,能源安全隐患较大。据统计,车用石油消耗为石油总消耗量的42%,而车用汽柴油消耗占比更是超过成品油消耗总量的80%,机动车已成为中大型城市污染物与温室气体主要排放源,是大气污染防控的重点。

降低汽车对石油的依赖,减少尾气排放影响,其核心手段就是要引导高能耗高排放的传统燃油汽车逐步退出,包括强制性禁止其生产与销售;推动发展低油耗低排放的先进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以及零排放的纯电动汽车、燃料电池汽车。

报告认为,传统燃油车的逐步退出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全球性趋势。放眼国际,在节能减排、污染治理和汽车产业转型等因素的驱动下,自2016年以来,多个国家、地区及城市陆续公布将禁售燃油车。

尽管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燃油车禁售仍以主管部门的表态为主,但挪威、荷兰、英国等国家已通过议案、国家计划文件或交通部门战略书等方式提出了燃油车禁售的具体时间表。

此外,一些汽车企业也针对这一趋势提出了相应的发展战略。如大众汽车计划在2030年实现所有车型电动化,传统燃油车彻底停止销售;北汽集团提出2025年旗下自主品牌将在中国全面停售燃油车。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部分城市和地区已率先启动了这一进程。今年3月,海南省出台《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成为全国首个提出所有细分领域车辆清洁能源化目标和路线图的地区;深圳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公交车和出租车全电动化的城市,在传统燃油车的退出之路上走在了前列。

按照“分地区、分车型、分阶段”步骤推行 

报告指出,我国发展新能源汽车、逐步退出传统燃油车的第一大驱动力是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力度与提高空气质量。国务院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要求各地出台实施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及其行动方案,其中,发展新能源汽车是道路交通污染防控的重要手段。

与此同时,减少石油消耗,提升国家能源安全;实现交通节能与减碳目标;汽车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发展等均是助力传统燃油车逐步退出的相关因素。

根据报告,传统燃油车的禁售与退出可以按照“分地区、分车型、分阶段”的步骤逐步推行。基于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汽车人均保有情况、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等因素,报告将中国大陆区域划分为四个层级。

第I层级为特大型城市(如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和功能性示范区域(如海南、雄安等);第II层级为传统汽车限行限购城市和蓝天保卫战中的重点区域省会城市等;第III层级主要是蓝天保卫战的重点区域和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区域(如华北、长三角、泛珠三角和汾渭平原);第IV层级(如西北、东北、西南)紧随其后。传统燃油车退出过程由点及面推进。

记者注意到,按退出的难易程度,报告将燃油车划分为五大类车型,并排列其退出的优先级顺序。公交车、出租车、分时租赁及网约车、邮政与轻型物流车、机场港口场内车、环卫车行业、公务车等车型应先行替代或退出,私家车和普通商用车随后。在第I层级中的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城市和第II层级中的广州、天津、南京等城市,私家车应在2030年全面退出。

报告同时建议,公路交通运输中的轻卡、中卡和重卡应根据其电动技术发展和应用的难度制定退出时间表。报告预计,随着传统燃油车在我国的逐步退出,柴油消费量目前已达到峰值水平并进入消费平台期,汽油消费量将在2025年左右达到峰值。

此后汽柴油的消费量将持续走低,到2040年和2050年分别相较峰值下降55%和80%。我国燃油车终端温室气体排放有望在2024年达到峰值,2040年和2050年终端温室气体排放水平将较峰值分别下降51%和77%。

传统燃油车退出以及进度尚存很大不确定性报告强调,考虑到锂等稀有金属资源供应、电池回收利用和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传统车企转型、外部环境,以及重大技术突破等不确定因素,我国传统燃油车的退出以及进度具有很大不确定性。

在此背景下,报告提出了旨在推动我国传统燃油车退出的政策建议。具体包括成立跨部门、跨行业的专家论证委员会,深入论证传统燃油车禁售的可行性及时间表,建立多部门协同推进机制。

构建法律依据并在重要法规文件上体现出某一阶段传统燃油车退出的目标优先级;鼓励具备条件的地区先行并出台激励机制;引导传统汽车产业转型;构建完善的评估机制,对传统燃油车退出和电动化进程进行定期评估;在消费端,研究制定新能源车通行管理及存量燃油车引导退出政策。

“除市场外,政策是传统燃油车退出的主要工具,需制定完善的实施细则,并持续不断地评估政策效果及影响力,调整原定的方案。”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创始人兼执行主任安锋指出。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油控研究项目核心组专家杨富强表示,研究燃油车退出时间表不能“一刀切”,要有扎实、前瞻性的研究供政策制定者参考,投资者、生产商和消费者也将需要足够的时间进行战略和规划调整。

同时,也要考虑到汽车技术和能源技术“突破”的可能性,新能源汽车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会加快传统燃油车退出的速度。此外,更优化的低碳交通系统规划和共享出行等方式也将加速推动我国传统燃油车的退出。

据悉,油控研究项目下一步将联合更多机构继续开展交通系统全面低碳化研究,并将选取具体的典型城市和地区开展燃油车退出路线图的深入分析,使地区传统燃油车的退出速度可以比全国制定的时间期限更快。油控研究项目未来基于更多深入的研究,将不断完善传统燃油车退出的时间表。

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