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添加救援费”让卡友透心凉 建立完善监管制度迫在眉睫

2020-01-15 11:45:44 赵建国

“泡面就榨菜,面包加火腿;渴了矿泉水,累了车上睡;罚款是常事,路上要防贼;长途伤腰椎,胃病是标配……”这段顺口溜充分反映出卡车司机的苦和累。其实,不仅是生活艰辛,很多时候在路上遇到的奇葩事,也令卡车司机忧心忡忡。

“添加救援费”让卡友透心凉 建立完善监管制度迫在眉睫

“不要再提这事了。”尽管已经过去一月有余,但对于卡车司机刘师傅来说,被迫滞留潭衡西高速十天的经历,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事件:漫天要价滞留十天

2019年11月18日晚6时许,卡车司机刘师傅驾车运送一台价值600万元的风机机组从江苏去往广西,途经湖南境内许广高速潭衡西高速雨母山服务区路段,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当时车轮在坑上一颠,大梁被震断了。”司机刘师傅发现车辆出现故障,便立即拨打12122高速公路报警救援电话。与路政救援人员一起赶来的,还有一家贺氏吊装服务公司(以下简称“贺氏公司”)的服务人员。

这帮“不请自来”的人一到现场,就要求刘师傅使用他们的吊车把货物转运到另一辆货车上,并声称如果不同意就会强制拖车,收费20万元,同意则只需要8万元。对此,刘师傅并不接受,一是吊装公司不是自己找来的;二是他们收取这么高的费用并不合理。不过,当时已是深夜,刘师傅别无他法,只能被迫签字。

为能够快速解决问题,刘师傅随后又拨打电话寻找车辆维修人员,并为此预付1万多元费用。第二天下午14时许,江苏两名维修人员赶到现场,开始修车。

在此期间,贺氏公司的服务人员百般阻挠,即便在货车修好、不需吊装服务后,仍然索要5.9万元的费用。刘师傅不肯交钱,他们就用私家车和吊车拦截货车。虽然期间路政和高速交警进行调解,但贺氏公司却一口咬定价格,不为所动。

11月20日早上,刘师傅拨打110、市政府热线、物价局、高速服务电话,但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僵持局面一直持续到11月27日,刘师傅的朋友在网上发文讲述此事,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当晚,湖南高速集团有关负责人来到服务区现场进行处理。

最终,经过刘师傅与贺氏公司反复协商,交付2000元才重新启程。此时,已是11月28日的凌晨1点左右,最终货物送到目的地比原计划晚了12天。

11月30日,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高速集团”)发布通报称,对此事经调查后责成集团公司湘潭管理处从严从快处置。

当日,湘潭管理处对该事件负有监管责任的蒸湘路政大队3名路政人员采取停职措施,进行专项调查。目前,相关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专家:货车司机困境堪忧

很多人在问,贺氏公司索要59000元有没有依据?根据湖南省发改委、交通运输厅联合下发《关于湖南省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明确公示20吨以上货物收费2800元一车次,而且不能重复收费或者分解作业收费。

据悉,潭衡西高速公路由隶属于深圳泰邦集团的湖南潭衡高速公路公司(与湖南省高速集团没有隶属关系)投资建设、经营管理,是潭衡西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管理主体。

2017年,潭衡高速公司以合同方式引入湖南邦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作为救援力量,邦田救援公司在潭衡西路段共设立了三个服务站点,其中包括雨母山邦田车辆救援服务站。另外,湘潭管理处蒸湘路政大队属于监管主体,但没有执法权。

贺氏吊装公司系雨母山施救站外协单位,在此次事件中提供吊装服务。事件过后,曾有媒体去采访贺氏公司,但该公司已是人去楼空,杳无踪影。

“该事件中,首先涉及的是经济纠纷。”重庆交通大学公共交通学者王健在接受《中国汽车报》笔者采访时认为,目前各地高速公路救援基本是地方自订规章,在救援队伍建设、收费标准等方面差异较大。

在上述事件中,卡车司机刘师傅与贺氏公司并没有合同关系,所以贺氏公司索要59000元属于不合理收费,当然可以拒绝。

从全国范围来看,天价道路救援费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在两个多月前,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一辆渣土车发生事故需要拖车,不到10公里的距离,被收取拖车费1.6万元。

“被索要天价救援费的事件中,卡车司机是处于绝对弱势的。”中汽兄弟(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刘雁君向笔者表示,对于卡车司机而言,一是没有办法选择救援公司(一般都是由高速救援站负责联系的);二是没有议价能力;三是司机很难有拒绝天价救援费的底气,承载运输公司的货物,加上货主的催促,迫使卡车司机向天价运费低头。

“天价救援费事件,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前公路物流运输发展中的不均衡。”卡车兄弟俱乐部秘书长杨金国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是涉及路政等各个配套管理部门,另一方面是涉及卡车司机的营运救援,相应的管理制度还不够规范、完善。

“2017年7月,国务院要求大件运输车辆一证通全国,到现在仍然没有实现;车辆安检与综检‘二检合一’应在2018年底执行,国务院出台安检、综检和环保‘三检合一’规程,要求到2019年底执行,但现在仍有一些地区对这些要求熟视无睹。”公路货运行业维权人士王金伍对《中国汽车报》笔者表达了他的忧虑。

事实上,前几年,曾经有媒体曝光天价施救收费的类似事件,引起各地重视。为此,有的省份出台了施救收费具体标准,之后国家发改委也作出规定,要求高速公路作为施救主体,免费施救。

“然而时至今日,全国没有一个地方的高速公路做到免费施救。相反,仍有个别地方高速公路管理机构借机敛财,敲诈司机。”王金武说。

“一般情况下,道路救援公司之所以敢狮子大开口,重要的原因就是行政垄断与勾兑。根据相关规定,在高速公路上的车辆救援,由高速公路经营管理单位统筹组织实施,具体工作主要由其建立的专职救援队伍承担,但实践过程中,高速公路管理公司多委托给第三方救援服务公司实施救援,尽管各地都有对高速救援服务的政府指导价甚至定价,但高速公路管理公司委托第三方救援公司后,往往对其违法收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有高速路政人员与非正规救援公司人员勾结乱收费的情况。”物流运输行业专家刘维(化名)指出。

律师:依法维护司机权益

卡车司机刘师傅被迫滞留潭衡西高速,遭遇天价收费的情况,是否涉嫌违法?笔者为此请教了有关法律专家。

“如果是一个商业救援,首先要确认合同关系,司机打电话给路政部门,派来的是救援队,并没有要求贺氏公司参与,从法律上说,司机与贺氏公司之间没有合同关系,因此贺氏公司不能强制服务,更不能强制收取高价服务费。”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指出,贺氏公司的这种行为涉嫌违法,直接相关的罪责是强迫交易罪。

邱宝昌表示,卡车司机的车辆发生故障,应该得到及时救援,贺氏公司不仅不施救,还趁人之危抬高价格,从商业角度上看是不道德的,卡车司机完全有权力和理由拒绝贺氏公司。

如果贺氏公司仍然要强迫交易,则属于违法行为。同时,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如果发现是路政人员恶意串通贺氏公司,那就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实际上,刘师傅完全可以去行政部门申诉,或去法院起诉,要求有关部门追究责任,要求相关方面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也有律师认为,在高速公路上限制交通工具通行,就等于限制人身自由。而且此次事件中的卡车属于个人财物,除公检法机关,贺氏公司的人员作为普通行为人没有权力实施强制措施、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个人财物。

据介绍,强迫交易罪,按照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的规定,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同时,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相关条的规定处罚。

还有人提出质疑,上述事件中的贺氏公司是否也涉嫌敲诈勒索罪?有律师表示,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财物的行为。而强迫交易罪与敲诈勒索罪,看上去有些相似,但还是有所不同。

其中,强迫交易罪行为人在强迫对方达成交易后一般会给付对方一定数额的货币或商品作为代价,而敲诈勒索罪的行为人则完全是无偿占有被害人财物。

在主观上,强迫交易罪行为人实施强迫交易行为是为了达成交易,牟取不法利益,而敲诈勒索罪行为人则是为了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所以上述事件的贺氏公司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关注:卡车司机生存不易

卡车司机的生存不易,就像上述事件中的刘师傅,他已经开了十多年的卡车。2019年7月,他找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元,又贷款40多万元,购买了一辆新车。本想多跑活儿、多赚钱,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谁曾想遇到上述的糟心事。

“现在运输市场行情不好,一个月最多能挣个1~2万元,除去燃油费、过路费、维修费、罚款和车贷,根本剩不下什么钱。这次又遭遇天价救援费事件,让我白白耽误了10天,还车贷都成了问题。”提起此事,刘师傅的情绪非常不好。

事实上,在物流运输过程中,卡车司机遭遇的“坑”和奇葩事还远不止于此。乱罚款、被坑信息费、花式碰瓷……这些都让卡车司机防不胜防。

除此之外,受禁行、限行、运价下调等因素的影响,目前70%的运输从业者雇不起司机,只能一个人开完全程。为了赶时间他们会疲劳驾驶,而且一路上还要与盗窃作斗争。

曾经有幅照片,一位卡车司机躺在车旁的小床上,嘴里咬着一根绳子,这根绳子的另一头则连接着油箱。看到这张照片,一般人或许不明所以,了解真相的同行却感到无比心酸。

笔者与卡车司机交流时,一谈到在高速服务区和各种厂区附近被偷油的经历,他们就恨得咬牙切齿。

深圳卡车司机张上升介绍说,一般“油耗子”都是开着改装过的小轿车来偷油,靠近货车后,车不熄火,人也不用下车,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用自制扳手将货车的油箱盖撬开,再把油管插入油箱内抽油。

“这还算好的,有的偷油团伙直接选择在油箱上打洞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偷油,被偷的卡车司机不仅损失了一箱油,还要花钱补油箱,真是双重打击。”张上升说,就算报警也没用,油耗子开的都是套牌车,除非是当场抓获,否则根本治不了。

“都说我们卡车司机经常疲劳驾驶,其实不是我们不想休息,而是不敢睡。一箱油好几千块钱,2~3分钟就被偷个精光,而我们跑一趟活儿才能挣个千八百块钱,运价低的时候甚至还要赔钱。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停车休息。如果停车时油被偷了,那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山西卡车司机刘闯无奈地说。

曾经有份《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卡车司机工作强度大,四成司机每日驾车平均时间超过8小时。

报告还指出,卡车司机群体以男性为主,近八成来自农村,且近一半司机育有两个孩子,家庭负担重。长期繁重的劳动加上作息不规律,使得该群体患慢性病几率上升,样本数据显示,32.77%的卡车司机患有颈椎病,23.5%的司机则患有胃病,22.71%的司机患有腰椎病。但即使付出如此代价,卡车司机一年平均收入也只有10.7万元。

为解决卡车司机运输途中的难题,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推出了“司机之家”工程。自2018年宣布试点建设以来,已让不少卡车司机获益。与普通高速公路服务区或休息点相比,“司机之家”为卡车司机提供了更加优质的配套服务,在安全、舒适方面更有保障,让卡车司机真正能体会到家的感觉。

“司机之家”的实施不仅在生活上帮助卡车司机解决了吃饭和睡觉的问题,更是从日常洗澡、洗衣、无线上网等方面为他们提供了便利条件。同时,“司机之家”还保证了车辆和货物的安全,让卡车司机精神得以放松。

笔者了解到,全国各地还有不少相类似的“司机之家”,它们或由物流园区建设,或由当地工会牵头组织等,目的是给卡车司机提供吃、住、用以及提供相关支持。

“改善卡车司机的生存状况和权益保障,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都是迫切需要的,但这项工作仍然是任重道远。”杨金国认为。

刘雁君表示,改善卡车司机的生存环境,是涉及多个方面的难题。一是国家扶持政策要在基层落实到位,二是要对相关机构工作人员进行制度性约束,三是应该开通更多卡车司机的求助渠道。

“上述事件中,卡车司机被堵求救,直到被曝光后才得到有效解决,这是值得深思的。实际情况中,更多的可能是司机吃闷亏,花钱消灾了事。”她说。

对于上述这类事件,是否形成良好的制度和机制建设,则是业界最为关心的事。王健认为,一是要明确高速公路救援职能机构及其职责;二是要组建主管机构隶属的专业救援队伍;三是高速公路救援应属于公益行为,应由专业救援队伍给予免费救援。相关费用,可以从高速公路收费或高速公路相关管理费用中列支。

“维护卡车司机的合法权益,杜绝不合法、不合规行为,既需要健全相关制度措施,也需要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多位被采访者一致向笔者表示。

行业动态卡友辛酸路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