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别关注!高速通行费免了 为何这些集卡司机没有享受到?

2020-03-17 22:32:22 沐凡

“锅里”的普惠政策,可以积极争取,但“碗里”是谁的就是谁的,不可贪婪。

特别关注!高速通行费免了 为何这些集卡司机没有享受到?

前段时间,由于集卡司机复工难,导致道路货运不畅,外贸进出口受到一定影响。

为了保障疫情防控期间生产生活物资运输,国家及地方多部门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集卡业率先复工复产。交通运输部还宣布,免收疫情防控期间公路车辆通行费。

上述举措,极大的提升了集卡司机复工复产的热情,但集卡司机最终是否享受到了优惠政策带来的实惠?

日前,笔者接到爆料称,在浙江省宁波市和义乌市,部分货代以免收车辆通行费为由,要求车队向货代让利,扣除相关运费。

事实究竟怎样?政策利好究竟去了哪里?

笔者联系到了义乌某集卡车队司机秦师傅。他表示:“本来,高速公路免过路费是恢复经营性运输车辆和人员的补贴,但现在,一些货代企业在给我们结算运费时,会将这笔钱扣掉,算作自身的营业外收入。”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另外两位义乌集卡车队经营者的证实。

某义乌集卡车队运营者刘先生为笔者算了一笔账。

按照单车核算,疫情发生前,宁波港到义乌的基础运费为2000元左右,高速公路通行费是350元。但现在,货代企业在结算运费时,会扣除高速公路通行费,也就是说,集卡司机最终到手1650元。

他进一步表示:“如果这笔钱到了外贸货主的手里,我们也可以理解,起码对于货主来说,整个物流环节的费用降了。但是我和好几单的货主交流后发现,他们的实际结算运费并未减少。”

据刘先生介绍,一直以来,宁波地区的集卡运价相对于其他沿海港口地区偏低。按照集卡司机的说法,由于宁波、义乌等地有相应的集卡协会,运价方面主要执行行业自律价格。

秦师傅也表示:“宁波和义乌的运价如果按照箱公里数计算,仅为上海地区的70%,是深圳港等华南港口的50%,也远低于青岛、天津、大连等地的运价。”

基础运价低,再加上政策利好被货代扣除,也引发了当地众多集卡司机的不满,尤其在复工后,因为前期积压的货物逐步出清,企业产能又未能完全恢复,之后一段时间的货源也是问题。

“目前宁波地区的集卡出车率维持在30%,因此,货代要求车队让利。”多位当地的集卡司机也向笔者表达了上述观点。

特别关注!高速通行费免了 为何这些集卡司机没有享受到?

另据了解,宁波和义乌等地,已经针对货代企业出台了相关优惠政策。除了享受小微企业特殊补贴外,作为地区综合性仓储、办公地,义乌港还面向货代企业,推出了免除办公租金和仓储费用两个月的政策。

已经享受到优惠政策的货代企业,还克扣集卡企业费用,更令集卡司机难以接受。
对于当地集卡司机反映的情况,笔者也联系了浙江综合交通物流与集装箱物流分会。相关人士表示,上述情况确实存在,但是也不能忽视市场的因素。

“复工初期,货物急需运输,司机没有拿到(补贴)是不可能的。现在货物慢慢减少了,运价往下跌,所以司机感觉获利少了或没有了。”上述人士同时强调,当前外贸不景气,后期运价可能还会下跌,在这个过程中,很难区分到底是运价下跌了还是相应的补贴被扣除了。

无论孰是孰非,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地集卡运输业已经出现了恶性竞争的局面。刘先生就表示:“因为货代压价,已经有车队选择了低价承运,甚至出现了恶意抢单的情况。”

对于宁波、义乌集卡运输业的复工情况,《中国航务周刊》还将持续关注。

如果您所在的地区也存在政策补贴未发放或扣除的现象,欢迎留言提供新闻线索。

莫贪“碗里”的政策红利

日前,交通运输部发布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免收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免收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

可以说,上述举措对于当下货车司机尽快复工复产,打破交通运输“毛细血管梗阻”,促使整个物流链条的流畅运转有直接的效果,是不折不扣的政策红利。

然而,这一企业急需的红利,却被一些人当作“蛋糕”,争抢着来“切一块”。

近日,宁波和义乌一些集卡司机就反映,部分货代企业在结算集卡运费的时候,以“高速公路免通行费”为由,扣下一部分运费,堂而皇之的算作了自己的经营外收入。

而与掌握货主资源的货代相比,集卡司机更缺乏话语权。

疫情期间,集卡业运转受到极大影响,成本明显抬升,司机普遍短缺。港口堆场、园区货场、企业仓库库存高升,整个物流体系运转不畅。

从中央到地方,出台的系列优惠政策,就是要力促集卡率先复工复产。上述货代企业的行为严重的打击了集卡司机的复工复产热情。

政策红利,有普惠性的,也有针对性的。“锅里”的普惠政策,可以积极争取,但“碗里”是谁的就是谁的,不可贪婪。

疫情危机还未过去,整个行业尚处于艰难运营的状态,需要同舟共济、抱团取暖的精神。

别让自己成为政策红利这面“照妖镜”里的“妖”。

行业动态时事热点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