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汽车产业倒退十年?疫情重创产业链 不止降薪裁员

2020-03-23 19:42:47 北岸

疫情,是一面世界通用的照妖镜。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未在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疫情期间看了加缪的《鼠疫》和凯瑟琳·阿诺德的《1918年之疫:被流感改变的世界》,反观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肆扩散,历史于今,何其相似乃尔。

汽车产业倒退十年?疫情重创产业链 不止降薪裁员

算了一下,西班牙大流感始于1918年,消退于1920年,现如今刚好一百年过去。可是合上书,打开手机翻开新冠肺炎相关的新闻,似乎百年前那些曾让世人“惊掉下巴”的疫情乱象,依旧在当下再次重演。

最初的哨声,依旧不被大部分人听到;欧洲封国与封城的阴霾之下,依旧有人拒绝佩戴口罩,甚至上街公然游行;英国“群体免疫”的荒诞路线,也只是政治侥幸的一个借口;而大洋那边特朗普的疯狂甩锅,又像极了大流感时期费城狗急跳墙的那几个卫生官员。

所有这些,就像翻拍了一部黑白老电影,所有的角色被换上不一样的新衣,被赋予了不一样的社会情绪,但所有的故事早在一百年前就被悄悄定下了基调。而汽车行业身处制造、经济、文化与消费的复杂坐标系,在此次新冠肺炎遭遇的重创,也只是这部史诗级灰色电影里的一个桥段。

因为疫情在全球范围的逐渐升级,汽车产业经历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几乎是一夜之间,全线告急,哀鸿遍野。强制停产,被迫裁员,盈利亏损预警频频拉响,每次打开路透社或彭博的汽车头条,总觉得自己所处的行业被套在一个天圆地方的大笼子里,就像电影《楚门的世界》一般,所有参与者被困其中,成为黑天鹅的人质,或是灰犀牛的手段。

据《汽车公社》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0日,包括德系、日系、美系在内的十余家汽车制造已经关停或计划关停的一线工厂已超过100座,而包括博世、大陆等Tier One零部件巨鳄也已经着手关停欧美基地的生产。

一个月前,我们还为中国零部件和整车生产的停滞而扼腕焦虑,现在想来,跨国
在中国经历的产业链波及,只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戏剧前奏。如今,这大戏的帷幕已在全球骤然拉开,台上的演员措手不及,台下的看客唏嘘一片,情况,究竟有多糟糕?

欧洲:因疫情肆虐倒退十年

显性数据不会说谎,截至3月21日,意大利累计确诊47021人,西班牙确诊24926人,德国20099人,法国12612人,英国3983人。而这些受疫情波及最大的国家和地区,又是全球汽车和零部件的生产重镇,拥有精密又环环相扣的产业链条。

《福布斯》(Forbes)近日援引了汽车行业分析专家、瑞士圣加仑大学研究员Ferdinand Dudenhoeffer教授的一份报告,2020年西欧的汽车整体销量降幅将超过10%,从2019年的1430万辆下滑至1270万辆,未来如果要恢复到2019年的销量水平,至少要等到2030年。

这意味着,欧洲车市或将倒退十年。

生产最先停滞的,是意大利。

“这是最黑暗的时刻。”一周前,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签署了紧急法令,要求全国范围实施戒严,启动“封城”,以遏制疫情的持续蔓延。而疫情中心的伦巴第大区等地,又是意大利经济最为发达的地方,“半停工”带来的经济损失目前尚不可估量。

截至目前,菲亚特克莱斯勒(以下简称FCA)、标致雪铁龙(以下简称PSA)、大众汽车麾下的大众品牌和兰博基尼都在意大利的生产基地按下暂停键。

根据意大利汽车产业协会(UNRAE)的数据,此次新冠肺炎的肆虐将让该国汽车市场失去约30万辆的注册量,全年新车销售带来至少15%的缩水,连带的经济损失也将高达290亿欧元以上。汽车产业约占意大利全国GDP的10%左右,而在刚过去的2019年,意大利全国的汽车销量同比增长了0.3%,约为192万辆。

意大利告急的一周后,英国汽车生产全线崩溃。

先来看看该地区的产能基本面:

截至2019年,日产在英国的年产能约为44万辆,本田16万辆,丰田13万辆,宝马包括Mini在内拥有23.4万辆产能,捷豹路虎两大工厂累计46万辆。步入3月以后,这些汽车制造商纷纷表示,由于疫情的肆虐,它们将暂时关闭在英国的工厂,而日产和沃克斯豪尔也暂停了英国工厂的生产,原因是疫情导致销量下降和零部件短缺。

宝马在英国约有8000名员工,该公司在该国拥有一家制造Mini汽车的工厂,在伯明翰附近的Hams Hall和Swindon则负责生产发动机和其它车身零件,并在Goodwood生产基地制造劳斯莱斯汽车。由于迅速蔓延的冠状病毒,他们决定从3月23日开始暂停牛津和Swindon的生产,直到4月17日结束。

丰田也在本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计划关闭在欧洲的所有工厂,恢复时间另行通知。这两家工厂在英国雇佣了约3000名员工,这些员工将因疫情至少休两周的带薪假。同属日系阵营的本田也在英国停产,至少停滞至4月6日,该工厂目前约有3000名员工,按照计划,本田将在2021年被彻底关闭。

说到英国,捷豹路虎值得多花点笔墨。

2月中旬,考虑到英国工厂库存的中国零部件可能在短期内耗尽,捷豹路虎已着手将部分关键零部件装在行李箱中空运,以避免相关车型的停产。3月初,该公司宣布关闭其Halewood工厂九天,并调整其Castle Bromwich等工厂的生产计划,虽然发言人否认了此举和中国的零部件短缺有关,但业内普遍认为,捷豹路虎的供应链已对下游制造带来了生产层面的负面反馈。

除此之外,戴姆勒在欧洲的大部分工厂也计划于3月16日起暂时关闭,沃尔沃的比利时根特工厂和瑞典哥德堡工厂也计划于3月17日起停产,福特也将于这一时间段关闭位于欧洲大陆的所有工厂(共四家)。这些汽车制造商的零部件供应商也在疫情中苦苦挣扎,米其林已经关闭了其在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的工厂至少一周,其它核心零部件制造商也因冠状病毒暂停了生产。

新冠肺炎的黑天鹅在欧洲上空飞过,这些跨国车企就像被铁链拴在一起的象群,一只摔倒,累及所有,扬起的灰尘背后,无一能幸免。

法国政府已于本周告知PSA和雷诺,他们有权获得贷款担保、票据方面的帮助,以支持这些汽车企业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带来的负面影响。法国在本周公布了一系列帮助企业渡过危机的措施,包括3000亿欧元的政府贷款担保,以及对需要担保的企业推迟征税和工资补贴。

想必随着疫情对欧洲汽车产业的重创不断加剧,会有会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政府和法国一样,对汽车等核心产业进行政策扶持。

北美:底特律三巨头集体停产

疫情面前,马斯克一度嘴硬。

他在内部邮件里说,特斯拉在美国不会停产。

只是在这封致员工的信件发出的第二周,特斯拉就公开了歇业的消息,其美国加州的弗里蒙特工厂计划将减少约75%的员工,从此前的1万人削减为2500人,以保持新冠肺炎期间“最低限度的基本运营”。美国当地时间3月19日,特斯拉宣布自3月23日起,弗里蒙特工厂将有序地进行短暂停产,同时一并宣布停产的还有特斯拉位于纽约州的工厂。

截至停产消息正式拍板的3月19日,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350例,死亡188例,治愈106例。其中,纽约州是全美疫情最重的州,有确诊病例5298例。纽约市确诊病例为3615例,比一天前增加2276例,增幅接近170%。而该州也是特斯拉本次停产工厂的所在地。

特斯拉在弗里蒙特工厂生产旗下Model 3、Model S、Model X和最新推出的Model Y,该工厂也是特斯拉在当地的唯一一家组装厂,目前的年度产能略高于41.5万辆。在执行“最低限度基本运营”期间,特斯拉在该基地的基本操作包括维护库存、确保安全以及处理员工的工资和福利。

被“打脸”的,不仅马斯克一人。

强势如底特律三巨头,也因此次疫情妥协了生产。

当地时间3月17日,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就应对新冠肺炎的后续措施达成了一致意见,各方均同意削减美国工厂的产量,并限制上班工人的人数,以防止疫情对15万名工人造成健康威胁。短期内,三大汽车巨头的美国各工厂将轮流关闭部分工厂,工人轮班上岗,且轮班的间隔时间被刻意延长,以避免更多员工相互接触。

这基本上意味着限制生产。

每家公司都将公布自己的计划,但其中一种方法是将三班倒改为两班,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深度消毒,工人之间的接触也会减少。这种妥协的代价要比完全关闭汽车工厂要低,如若暂时关闭工厂,这些汽车制造商本季度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将受到极大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通用和福特汽车都在近日透露,两家公司都有一名员工在冠状病毒检测中呈阳性。这也是美国汽车制造商首次在美国从业人员中公布确诊病例。

通用汽车表示,受影响的员工在其密歇根技术中心工作,是UAW会员。目前,该公司的医疗团队正在与可能接触到这名员工的同事进行沟通,他们将被告知自我隔离14天。福特确诊的员工在密歇根州Dearborn产品开发办公室工作,在下班后感染了冠状病毒,并在重返工作岗位前被确诊。

由于零部件供应短缺,福特在芝加哥的装配厂已经于周二停产,那里承担了林肯飞行家,福特探险者等新车的生产。FCA也几乎在同一天宣布北美各工厂会暂停生产,这样的状态将一直持续到3月底,期间公司将采取更严格的审查和安全措施,并对下一步决策进行评估。

截至目前,UAW并没有详细声明他们希望从美国政府得到什么,但随着冠状病毒的封锁威胁到经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行业寻求政府的援助。

实际上,此次疫情对美国汽车制造商的影响远超本土生产线。在欧洲有三名工人确诊之后,福特就宣布于3月16日开始暂停西班牙工厂的基本生产,而在福特按下暂停键之前,FCA已经先后关闭其位于意大利、塞尔维亚、波兰的生产基地,而旗下豪华品牌玛莎拉蒂也宣布同步停产,关闭其位于欧洲的几个工厂。

全球汽车产业遭遇重创

早在2月初,新冠肺炎刚开始在中国肆虐,汽车市场研究机构HIS Markit曾在第一时间做过一组预测,如果疫情持续到3月中旬,对乘用车领域造成的损失约为170万辆,如果停产只持续到2月底,那打击面或许只有35万辆。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逐渐升级,该机构于近日又更新了一组相关预测数据——

新冠肺炎或将给第一季度的新车产量带来200万辆的损失,这一体量将占第一季度总产量的40%左右,在欧洲,乘用车产量将在未来几周减产88万辆,美国则接近50万辆。而根据日本经济新闻则推算,即使逐渐恢复元气的中国能保持满负荷生产,2020年全球汽车的生产将比2019年同比下滑将近40%。

横向对比,现实或许更加残酷。早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的新车销量在短短两年内持续减少约20%,但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分析,这一轮新冠肺炎对美国车市的打击,将远超昔日的雷曼危机。

接下来,还将面临就业等一系列问题。在美国,汽车和产业链相关的零部件领域累计雇佣了约100万人,如果将终端的销售门店也算进去,雇用人数将超过400万人。根据日经的统计,美国的汽车销售额(包括贷款买车)已经在2019年达到1.15万亿美元,占到零售业销售额的18%。

欧洲地区的影响或将更加严峻。

就连销量和营收方面一骑绝尘的大众汽车,也无奈地表示今年将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在3月17日的年度收益发布会上,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 · 迪斯(Herbert Diess)表态称,目前他们很难预测新型冠状病毒在欧洲带来的整体影响,疫情已经导致供应中断,并迫使大众集团旗下多家工厂停产。

只是,疫情是一面世界通用的照妖镜。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日前曝光了疫情暴发前的一段秘密录音,内容显示美国已有多名议员预料到新冠肺炎将如1918年大流感一般肆虐。但是,这些参议员却一面隐瞒疫情,对公众表示美国疫情可防可控,另一面却提前抛售股票,提前为这场危机做好准备。

而在《鼠疫》的最后,作者如此描述:

鼠疫杆菌永远不会死亡,也不会消失,里厄知道它们能在家具或内衣里休眠几十年,知道它们在房间、地窖、箱子、手帕和废纸里耐心等待。并知道有那么一天,为了给人们带来灾难并教训人们,鼠疫会再次唤醒老鼠,并让它们死于一座幸福的城市。

新冠肺炎对整个汽车产业、甚至全球的经济冲击还在持续,但是如桑塔亚纳所言,“那些忘记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返昔日的覆辙”,我们震惊于此处疫情的无情与冷峻,也更应该思考这一轮的磨难过去,整个行业该如何警戒,如何自省,如何未雨绸缪。

或如加缪在《鼠疫》里所写:人们在这场灾难中学到的东西,那就是在人的身上,值得称赞的优点总是多于应该藐视的缺点。

阴霾过去,阳光终将照进来。

行业动态载货车武汉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