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2020-06-01 15:07:59 沈天香

一纸公告,让持续近一周的传闻尘埃落定。2020年5月29日早上9时许,江淮汽车(证券代码:600418)对外发布关于安徽省国资委、大众中国投资、江汽控股签署《关于向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增资之意向书》的公告。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约一小时后,上述三方在人民大会堂签约的现场图片便见诸各媒体平台。

与江淮汽车的合作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大众汽车集团计划购入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母公司——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江汽控股)50%的股份,另外50%股份由安徽国资委持有,并掌握控股权。

第二部分,大众汽车集团将增持其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股份至75%,获得合资公司管理权。上述两部分合作预计今年年底完成交易。

按照规划,江淮大众计划到2025年再推出5款纯电动汽车,同时建立完善电动汽车工厂和研发中心。此外,大众集团有意愿授予合资公司大众集团旗下的主流品牌及一系列新能源产品,预计2029年产量达到35万-40万辆。项目总投资10亿欧元。

与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简称国轩高科)的合作则先行一步。

5月28日深夜,国轩高科发布公告。当天,大众汽车集团和国轩高科在北京举行签约仪式,大众汽车(中国)将投资11亿欧元,获得国轩高科26.47%的股份,并成为大股东。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至此,大众汽车集团成为首家直接投资中国电池生产企业的外资汽车公司。国轩高科产品覆盖从原材料到回收的完整电池生产价值链,成为大众汽车的认证供应商后,未来将向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市场的纯电动汽车及MEB平台产品供应电池。

这的确是一个三方共赢的局面。于安徽省国资委,继奇瑞汽车混改之后,为另一家地方国企江淮汽车和国轩高科引进颇具实力的大众汽车集团,无疑为下一步将安徽省打造成中国电动出行的产业基地做好布局。

于江淮汽车,大众汽车集团入局,一方面带来跨国公司较为成熟的管理流程和管理方法外,另一方面还可通过合作引进产品,助推其战略性核心业务新能源汽车目标的实现。江淮汽车计划至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总销量比重达30%以上。

于大众汽车集团,从电池供应商到主机厂全面布局,表面看起来是大众汽车集团将以安徽省为目标城市,在此建设一个完整电动汽车产业链——当地新能源汽车生产及销量目前占据全国整体市场近13%。其更进一步的意义则在于,在中国,除已有两个合资公司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之外,遵循不要把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的商业原则,大众汽车集团有了新的腾挪之地。

这一点,只要看看大众汽车集团在安徽省的布局就很清晰。2019年5月,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与安徽省合肥市政府、江淮汽车及逸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拟在智慧城市及相关出行领域展开合作。该项目是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首个智慧城市项目。

正加快电动化转型步伐的大众汽车集团来势凶猛。5月28日,大众汽车集团表示,其监事会已经批准与福特汽车合作的多个项目。

这些合作项目包括,福特汽车将开发一款中型皮卡和一款更大的商用货车,大众汽车集团将开发一款城市厢货。此外,福特汽车面向欧洲的一款新电动汽车将以大众汽车集团的电动汽车架构为基础。

“今年4月,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市场的销量逐步恢复,并超过去年同期,市场份额上升1.7%,达到21%。”5月6日,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迪斯(Herbert Diess)在社交平台上写道。

中国向来是大众汽车集团成功的引擎,这是过去36多年来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的第一家合资公司所能告慰我们的事实。而在接下来的大众汽车电动化全球版图中,中国无疑仍将扮演关键角色,这就是现在和未来大众汽车在中国市场上进行的战略布局。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大众汽车集团曾在电气化转型战略中明确表示,将在2024年前向混合动力、电气化和数字化领域投入600亿欧元,其中330亿欧元用于电气化领域支出。

按照规划,大众汽车集团将在2028年前推出近70款新款电动汽车,预计基于电动汽车平台PPE和MEB生产的电动汽车产量将达到2200万辆。其中,在中国生产的纯电动汽车数量将达到1160万辆,占比超过其全球纯电动汽车目标产量一半以上。

在已经拥有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两者年产量400万辆基础上,入股江汽控股50%股份,以及增持江淮大众股份至75%,实则为在中国市场持续加码新能源汽车。

这可以从以下两个角度来分析。

其一,最直接的是产能。

8年内大众汽车集团要在中国实现1160万辆产量,且在5年内上市30多款新能源汽车,这就意味着平均年产能要达到约150万辆。而在入股江汽控股前,一汽-大众佛山和上汽大众安亭这两个MEB工厂,其一期产能各30万辆,再加上江淮大众10万辆产能,年产量为70万辆。江淮汽车新能源基地加入,当是极大的补充。

其二,获得新能源积分。

积分不达标就要受罚,大众汽车集团显然不希望再为此买单。新能源积分一直是包括大众汽车集团在内的大多数跨国公司心头之痛,事实是,大众汽车集团在华两家合资企业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的新能源积分并不乐观,前者为-145274分,后者为-96664分,尤其是一汽-大众,处于垫底位置。

大众汽车集团高管曾对外表示,在中国可能无法实现2020年油耗(积分)目标,需要从外部购买排放积分。值得注意的是,江淮汽车是新能源积大户,积分为263637分,有望抵销大众汽车集团目前的负分。

从这个角度再来看对国轩高科的控股,其目的也相当明确——获得中国电池制造商的直接所有权,实现动力电池国产化。

电池是电动汽车的核心,电池成本占据一辆电动汽车生产成本约40%以上。特斯拉成为电动汽车的一哥,松下就有一半功劳。对于大众汽车集团而言,惟有实现动力电池国产化,才能确保不受电池供应和对冲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从而最大限度降低电动车制造成本。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帮宁工作室了解到,截至2030年,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每年至少需要300GWh动力电池供应,需求量超过当前全球电池装机量。尽管这家企业已与LG化学、三星、SK创新和宁德时代签订供货协议,并在瑞典和德国自建电池工厂,但仍然不能满足需求。

国轩高科正在加快动力电池业务布局。按照规划,它将在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新建国轩电池年产16GWh高比能动力锂电池产业化项目,在合肥市庐江县新建国轩材料年产3万吨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项目。

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入主江淮汽车,还是成为国轩高科最大股东,这两笔交易均释放出大众汽车集团迫切转型的信号。两场资本途径的行动,可看作大众汽车集团加速电动化的捷径,将决定其能否后发制人,与特斯拉、丰田汽车等行动者在电动化领域抗衡。

现在把目光转向江淮汽车。

回看大众汽车集团、安徽省国资委以及江淮汽车三方2019年的频繁接触,似为后来签约抛出的橄榄枝条。

早在2019年2月13日,迪斯一行造访安徽,就江淮大众合资项目推进、创新研发展开探讨。

3个多月后,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合肥市市长凌云、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一行访问位于马多力的西雅特总部,并签署框架协议。三方协议明确提出,江淮大众将成为大众汽车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大众汽车集团的全球制造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三方还将合力打造合肥智慧城市项目。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其后的故事顺理成章。一位了解双方合作进程的业内人士告诉帮宁工作室,2019年每个季度,大众汽车集团(中国)首席执行官冯思翰(Stephan Wöllenstein)同安徽省主管工业的副省长都要见面沟通一次——双方对合作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早在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江淮汽车与西雅特三方签署谅解备忘录时,江淮大众就拟建立一座全新研发中心并导入MEB电动平台。但因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范围内收缩支出,有舆论认为,西雅特MEB Entry项目被大众汽车集团方面叫停,甚至被解读为大众汽车集团放弃与江淮汽车的合作。

帮宁工作室了解到,该项目拟定的产品规划、研发中心建设、销售等都在艰难推进中。此番签约,无疑将加快产品引进步伐,解决合资公司面临的困境。

在资深分析人士看来,江淮汽车引进世界级资源的混改,或许是国有资本在新的历史时期的高水平融合。国有汽车企业混改,运作得当既能解决企业治理结构优化问题,增量盘活存量,甚至可以解决重复建设问题。而将混改对象锁定为大众汽车集团,显然是江淮汽车的一大机遇。

在另一个人士眼中,这或许是江淮汽车最好的出路。

背后折射的是以江淮汽车为代表的地方国有企业转型之困境。中国市场已经进入存量竞争时代,马太效应正激化竞争加速淘汰。

财报数据显示,江淮汽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出现亏损,分别为-1.946亿元和-6.345亿元。2019年,江淮汽车终于扭亏为盈。今年一季度,其归母净利润为-3.56亿元,扣掉非净利润为-4.287亿元,江淮汽车仍处在低谷期。

大众入局江淮汽车 究竟是抓住机遇还是棋走险招

大众汽车集团深度参与混改,必将为江淮汽车带来产品、技术和成熟的管理方式。正如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的那样,江淮汽车转型,要拥抱国际先进品牌和企业,跟大众汽车集团合作,某种意义上是全球化概念。

全国乘用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的解读更为直接。他认为,外资企业一般希望独资或合资新建产业链基地,而各地政府给予的资源支持类似特斯拉一样享受巨大的政策红利。但这次大众汽车集团入股,体现出地方国资体系的清醒认识,靠单打独斗效果很难体现。

但市场竞争不是乌托邦,而是凶险的丛林。要在竞争中生存,就得深谙丛林法则。随着此次大众汽车集团战略持股落定,帮宁工作室认为,至少还有三个问题需要厘清。

对安徽省国资委而言,如何让当地汽车自主品牌健康成长?对江淮汽车而言,如何把握在合资公司中的话语权,并把具有江淮特色的自主品牌大旗坚定不移的传承下去?而对大众汽车集团而言,如何权衡与中国一汽、上汽集团和江淮汽车三方关系?

大众汽车集团躬身入局,并非结局,而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企业动向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