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载入刑”又成焦点 热议背后能否实行 卡友:希望不要全怪司机

2020-05-28 10:19:44 晓春

2020年全国两会上,住陕全国政协委员、民革陕西省副主委、西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韩宝生建议,对货车超载入刑,引起了很大反响。

“超载入刑”又成焦点 热议背后能否实行 卡友:希望不要全怪司机

超载危害不言而喻。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就开始治理超限超载。从有关部委的单独治超到多部委联合行动,出台了多个规章。

交通运输部在解读《关于进一步做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意见》时介绍,“违法超限超载被称为公路第一杀手。”

据统计,截至2016年,载重货车道路交通事故中有80%以上是由于超限超载运输引起。

超载入刑呼声由来已久

201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马光瑜就提出,在当前治理方法的基础上,从刑罚、经济、信用等方面综合施策,治理超限超载。借鉴“酒驾入刑”的方法,将公路货运严重超限超载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追究有关人员刑事责任。

201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安全生产法、道路交通安全法执法检查报告并进行专题询问。在回答如何治理货车超限超载问题时,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建议,要加快研究推进将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追究有关人员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形成强大震慑。

货车严重超限超载入刑的呼声 为何越来越高?

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行为极大危害公共交通安全,同时也严重危害公路桥梁和公路运输市场秩序。同时,货车超限超载运输给公路和桥梁也会造成巨大损害。据测算,车辆超限超载率30%时,公路养护费用要增加200%。

货运行业恶性竞争,通过恶意超限超载来保证运输利润,这一现象已极大扰乱我国公路运输市场秩序。

据2016年全国人大道路交通安全法执法检查报告显示,2006年至2015年,在货车肇事的重特大交通事故中,因超限超载引发的约占60%。近年来,我国发生的一系列群死群伤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也大多与货车超限超载运输有关。近年来,数起特大交通事故在民间可以说群情激奋。

货车超载 按目前规定并不算危险驾驶

“超载入刑”又成焦点 热议背后能否实行 卡友:希望不要全怪司机

现行法律威慑力不够,有车辆一年内竟违法上百次。那么,目前对超载尤其是货车超载是如何处罚的呢?

韩宝生委员介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二条规定:公路客运车辆载客超过额定乘员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超过额定乘员百分之二十或者违反规定载货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质量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超过核定载质量百分之三十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

有前两款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机动车至违法状态消除。运输单位的车辆有本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的情形,经处罚不改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款。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危险驾驶罪是指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定额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根据《关于进一步加强车辆运输车超长违法运输行为治理的通知》要求,三部门已决定实施信用联合惩戒,将严重违法超限超载运输失信的车辆运输车、驾驶人、整车物流企业以及指使、强令车辆运输车驾驶人违法运输乘用车的企业纳入严重违法超限超载运输失信当事人名单。

超载损害触目惊心

因货物超载造成的危害和损失,令人触目惊心。小编从网上收集了10年来货车超载压垮大桥部分案例汇总,大家一起感受一下超载带来的灾难。

2009年 河南省漯河:260吨超载货车压垮澧河桥

2009年4月12日凌晨2时45分,河南省漯河市的一辆车牌号为豫L51078的重型拖挂货车由南向北行驶到位于漯河市的107国道澧河桥上时,该桥一段桥面突然发生坍塌,挂车掉入水中。经过对事故车的检测表明,该货车主车重达96吨,挂车载货量约150吨,加上车身自重,总重约260吨,属严重超载。

2011年 北京:货车超载压垮大桥被判赔1556万

2011年7月19日零时许,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运载沙石料,行驶至怀柔区宝山寺白河桥时,因车辆严重超载110余吨,致使桥梁垮塌。检方认为,车辆严重超载是导致桥梁垮塌的直接原因。一审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某某有期徒刑4年,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赔偿怀柔公路局1500余万元的损失费。

2012年 黑龙江哈尔滨因车辆超载阳明滩大桥坍塌

2012年8月24日5时32分许,哈尔滨市三环路群力高架桥洪湖路上行匝道垮塌,导致4台货车翻落,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

据事故调查组介绍,4台货车同顺方向倾覆匝道右侧翻落至地面,由北至南排序分别编为1—4号车都为6轴重型半挂车,均属非标车辆。

经调查和实际称重,1至4号车核载总量为102.135吨,实载总量为395.4吨,总超载为293.265吨,车货总重485.185吨。

2016年 上海中环货车超载压踏大桥

2016年5月23日凌晨0时30分左右,上海市中环线(内圈)真华路至万荣路匝道之间发生一起单车事故,一辆装载预制管桩的卡车侧翻后造成高架路段主桥面翘起损坏,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导致中环道路部分通行中断。

肇事车辆核定载重为30吨左右,而本次载重达百吨以上,而中环为城市快速路,只允许小客车、客车等中小型车辆通行。

2019年 无锡高架桥坍塌致3死2伤

2019年10月10日18时10分许,江苏省无锡市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

“超载入刑”又成焦点 热议背后能否实行 卡友:希望不要全怪司机

经现场搜救确认,桥下共有3辆小车被压,其中一辆系停放车辆(无人,驾驶员已找到),另外2辆车上共有3人,已死亡。侧翻桥面上共有5辆车,其中3辆小车、2辆卡车。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

结语:

目前超载治理以罚为主,“治标不治本”,即使现在提出的一超四罚,也阻止不了超载超限的现象。不能一味的“罚”,把问题全甩给货运行业从业者。

超载危害如此严重,应该考虑立法解决这一社会问题。酒驾立法后,还是得到很好的遏制,超载应该考虑立法来解决。虽然货运行业实际情况非常复杂,但货运更是关系经济发展和国计民生的大事。

韩宝生委员建议将货车超载入刑,作为刑法规定的危险驾驶罪。“可根据不同程度及后果,对改装货运车辆的行为,超载运输行为的司机和直接获益人,均应追究相应刑事责任,以杜绝此类恶性事故发生。”

是否能立法还需要多方面论证,但愿通过立法从根本上解决超载带来的危害,还公路运输一片繁忙祥和的景象。

治超政策法规2020两会热点